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果味水成精了怎么破(16~18)

16
哪里大的问题先搁在一边,之前买的衣服一目连能穿是能穿,但明显小了一号,荒索性打电话给公司请了两天假,连着后面的周末可以说是一个小长假了。
一目连泡了一晚上的果味水,精神恢复到最佳状态,正巧荒这几天都不去上班陪着他,心情不由变得更好了。
难得清闲下来的荒心情也很好。
果味水精每天要有一定的时间泡在果味水里,荒摸清这个特性,没有带一目连去远处玩。
小型游乐场,亲子乐园,游戏城……白天的游戏城没什么人,一目连非常喜欢玩那里的太鼓达人,可惜节奏一快就手忙脚乱,敲不到点上。
荒见状,挪到一目连的背后,握住一目连的双手领着对方跟节奏敲鼓面,与此同时贴着他的耳边说多练练就会了。
结束的时候,屏幕忽然暗了几秒,一目连看到上面的倒影,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比那个太鼓小人还要红。
晚饭是在一家居酒屋解决的,荒看到网上一边倒的好评,甚至提到店宠是可爱的白毛小狗,荒便带着一目连去了。
结果居酒屋根本没有什么白毛小狗,只有看起来凶巴巴的红头发老板,还有明明长得很帅偏偏一脸痴汉相的店员。
不过来都来了,况且端上来的食物尝起来味道不错,两人坐在无人打扰的角落,边吃边聊天。
“荒……”一目连忽然压低了声音,“这里的老板是不是很讨厌那个店员啊?”
荒不着痕迹地观察了一下那两人,没发现什么不对。
“我看到老板打了好几下那个店员的屁股。”
“……”
最后荒告诉果味水精他们其实是在闹着玩。
一目连便点点头,然后在荒去结账时叫住那个店员,称赞道,“你们感情真好啊。”
“那当然!我和挚友的感情最好了!”原本冷着脸的店员一下喜笑颜开,将手里的一个小瓷瓶送给了一目连。
小瓷瓶里面是居酒屋特制的梅子酒,非常受客人欢迎,一目连好奇地打开闻了闻,甜甜的好像果味水,于是喝了一口。
17
荒万万没想到,自己去前台结个账的功夫,再回来时就收获了一只喝醉的果味水精。
一目连抱着个酒瓶,侧脸贴在桌子上,左边眼睛向上瞅着人,“告诉你……我其实是果味水精……”
被瞅着的白毛店员歪了下头,“其实我也不是人。”
“哇……你也是果味水精?”
“非要说的话应该算狗吧……?”
“我喜欢狗狗!唔……猫猫也喜欢……”
两人的对话像极了小孩子,既好玩又带了几分荒诞意味。
无奈一目连软着身子一步都不愿动,荒尝试把人横抱起来,几秒后又改成蹲的姿势,让一目连趴在他的背上。
果味水精松开瓶子,小手在荒看起来宽阔又牢靠的后背摸了摸,最终双手抓住荒的肩膀,有些莫名兴奋地贴了过去。
完全不在乎店里其他客人的目光,荒面色平静地背起一目连,甚至对方在自己耳边喊出发时笑了一下。
居酒屋离家不太近,步行的话需要半个小时,好在荒虽然坐办公室却没有疏于锻炼,况且一目连很轻,像个刚长大不久的孩子。
荒托着一目连架在自己腰两侧的腿,走得稳稳当当,一目连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似乎是困了。
天暗了下来,街边的路灯依次亮起,两人身体相贴的地方传来暖融融的感觉,一目连忍不住蹭了蹭荒的颈侧。
“荒……”
“嗯。”荒被他的动作弄得有点痒。
“其实……猫什么的……”酒真是个非常厉害的东西,因为它可以让埋在心底最深处的话轻而易举地说出来,一目连小声道,“我更喜欢的……是荒……”
“我想尝……荒的味道……”
荒突然停住,好一会儿才开口,声音里仿佛在压制着什么,“连,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果味水精碰到喜欢的果味水精……”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好意思,一目连开始解释着,“就会想尝对方的味道……”
“我又不是果味水精。”
荒笑了一声,一目连觉得自己的胸口被轻轻震了一下,不由跟着笑了笑,“荒是特别的,即使不是果味水精……我还是好喜欢……”
荒又不说话了,果味水精的直球接二连三打过来,饶是荒也得缓一下。
一目连正奇怪,抬起头去看荒,然后发现荒的脸变红了,红得并不明显,可由于离得太近一目连稀奇似地瞧个不停,伸着手正想去摸摸,结果被颠了一下。
一目连下意识搂住荒的脖子,害怕被颠到地上。
“回家……”荒清清嗓子,说道,“回家随便你尝。”
18
然而到家以后,一目连还没站稳就被荒按在了门上,突如其来的热切亲吻使他懵住了,尤其是荒的舌头伸了进来。
“唔……?”
舌尖被卷住的感觉异常鲜明,一目连憋得脸通红,快喘不过气,不禁抬手抵住荒的胸膛,同时扭头要躲开。
“用鼻子呼吸。”荒察觉到一目连的反应,有些无奈地暂时放开他,“是谁说要尝我的味道?”
一目连喘了好几下气,气息略急地对荒说,“我们果味水精不是这么尝味道的……”
荒有意逗他,“可我们人类就是这么尝味道的。”
果味水精的表情变了,眼里透着难以置信,还有隐隐的伤心,“荒……你尝过很多人的味道吗?”
“……”
“没有。”荒忙道,随即拢了下遮住一目连右眼的刘海,认真中透着一丝怜惜道,“你是第一个。”
“我现在无比庆幸,那一天选择了你在的那瓶果味水。”
“我也非常想尝你的味道……”荒的声音低了下去,仿佛引诱般说道,“我想喝掉你,连。”
内心的小人拼命喊不可以,一目连挣扎半晌,终于下定了决心,“如果是荒……被喝掉也没关系……”
一目连的表情透出几分哀求,“但一定要留一口,否则……会死的。”
荒的眼神暗了下去。
🚗
http://m.weibo.cn/3177970452/4117572930853974

评论(17)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