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星辰予风(十六)

“在这里乖乖等妈妈,天黑之前妈妈就会来接你。”
小小的手攥着女人的衣角,男孩的眼睛非常漂亮,黝黑而清澈,此刻正安静地盯着女人,似乎在说不要走。
“……听话。”女人被看得心乱,她蹲下身子亲了亲男孩的额头,说出的话几乎令自己信以为真,“妈妈有事情去办,办完就来接你。”
“妈妈……”
男孩刚张开嘴软软地喊了一声,女人就趁机甩开了他的手,转过身匆匆走了,好像背后有什么洪水猛兽般。
男孩追了几步,不小心被石子绊倒,等他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时,前方已没有了女人的身影。
男孩呆呆站了半晌,最终走回最开始的地方,膝盖摔得有些火辣辣的疼,他便抱着膝坐下,视线一直留在女人离开时的方向。
阳光正盛,照得男孩后面建筑物的名字,尤其是孤儿院那三个字格外清楚。
荒站在一幅悬挂在墙壁正中央的照片前,那是一个青年的侧颜照,闭着眼睛,嘴角勾出轻柔的笑意弧度,表情透出淡淡的惬意与舒适。
青年的耳后夹着一朵白色的银莲花,为整幅画面又增添了一层柔美。
“银莲花在希腊语中是风的意思。”荒忽然开口说道,眼睛依旧在看着那张照片。
“这个模特……一目连?”同样穿着修身西服的晴明走到荒的旁边,有些迟疑地念出下面的模特名字,“你认识他吗?”
“朋友。”
“原来是朋友……”晴明有些意外,“你居然还有这样的朋友?”
“……”
晴明清了清嗓子,“我的意思是这个朋友外形条件很好,在考虑把他签到平安京,到时交给你带。”
“什么时候有这种规矩了?”荒瞥了一眼晴明,十足的冷淡意味。
“这不是看你们的关系不一般吗。”晴明笑了笑,“你知道在看这张照片时,你的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么?”
荒没有顺着晴明的套路,反而道,“他不会当模特的。”
“真是可惜……”晴明叹了口气,适时有人靠近攀谈,便迅速换上客套的微笑。
荒听着晴明和那个外国人谈论获奖作品,很快注意到那张照片,惊艳一闪而过,不过最终却集中在荒的脸上。
那人连用了几个英文感叹词,没多久就与晴明开始讨论品牌代言的条件合同。
他们聊天的时候,荒仍是没什么表情的矜贵模样,然而实际上,他的思绪已经飘向了曾经的某个时刻。
荒想起照片上的青年拆下脸上的绷带后,睁开的眼睛里仿佛有明亮温暖的光在闪烁,当望向自己时,美好得几乎让他控制不住地想去亲吻。
我要去当摄影师。
我想用这双眼睛去看,去寻找,去记录世间许多美好的东西。
青年的声音充满了期待和希望,随即停顿了一会儿,表情竟然多了一些紧张。
在那之后……我可以拍你吗?当然这是作为朋友……
荒还记得当时自己是如何回答的。
不管多久,我等你。
那是自幼时那场无疾而终的等待后,时隔多年荒重新和他人定下了如此的约定。
从青年的眼中,荒好像看到了未来约定实现的那一天。
不过俗话说好事多磨,就在荒将人总算从头到尾吃个干净,还未等多温存一些时间,偏偏陈年旧事此刻找上门来,不得已提前结束假期。
荒坐在会议室长桌的一侧,看似听着晴明和烟烟罗与几个没过多关注的上层面孔商讨应对之策,其实手机已放在桌下。
不动声色地垂下视线,荒手指飞快地打着字。
【密码是你的生日。】
【……】
【这样每次开门都能重复一遍你的生日】
【不会忘】
十几公里外,一目连站在荒的家门前,看着屏幕上的对话脸上不由有点发热,思考几秒他回了个两只浣熊蹭来蹭去的表情。
工作室的微信群里女员工们经常互发萌萌的表情,一目连觉得其中的一个卡通浣熊挺可爱的,所以随手就下了下来。
结果发过去后一目连又觉得太卖萌了不太好,刚想点撤回荒那边也发了个表情。
是同系列的,胖嘟嘟的浣熊捂住双眼,一脸小娇羞。
一目连忍不住想象了一下如果荒作出同样的表情动作……以至于他走进屋子里时嘴边的笑容迟迟未散。
荒只说工作上有急事处理,分别之际却不忘提醒一目连搬进他的家里,两人既然确立了恋人关系,虽然暂时结不了婚,但目前可以先享受同居生活。
荒不介意搬到一目连那里,不过一目连租住的房子是单人间,而且隐私保护一般,自然不能让荒这种身份地位的人物住进来。
万一被粉丝们发现那可就麻烦了。
于是这两天一目连忙完了工作室的单子,又收拾一番租下的房间,好在东西不多,而且距离到期还有一周左右,他便先背着包装了些换洗衣物,来到了荒所住的公寓。
大概恋爱真的能改变人的某些地方,比如一目连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如此主动的住到别人家。
难不成我也隐藏着粘人的习惯?
一目连将帆布包放在沙发上,屋里的装修非常工整简约,反倒显得缺少几分‘家’的味道,如同某种高星级酒店。
而这里除了一目连以外,唯一的活物居然是蛇箱里的两条王蛇。
那是荒饲养的宠物蛇,微信头像选的就是它们俩的合照。
蛇箱很大,箱口只比一目连的身高低了几厘米,里面布置得仿佛一个微缩丛林,树叶无风自动,眨眼间探出来两个蛇头。
或许看久了荒的头像,一目连不怎么怕这两条王蛇,而且近距离下更觉得比照片好看,甚至不由让人产生一种好萌啊的感觉。
其中一条橘红偏金色,另一条为灰白,腹部印着玫红色花纹,此刻它们游到玻璃前,圆圆的蛇眼睛盯住一目连,蛇信一吐一吐的。
一目连往旁边挪了一步,发现蛇头亦随着移动,他有点好笑地伸出食指,隔着玻璃点了点两只蛇的脑袋。
然后在一目连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拿出查看时,那两条王蛇无声无息地爬出了箱口。

评论(10)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