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星辰予风(十八)

最近两天模特圈接二连三爆出猛料,先是知名模特荒的身世被扒,幼时沦落孤儿院,多年后因母亲重病住院而来往几次医院。
爆料的神秘人士贴出了病历记录还有几张略为模糊的监控截图,其他二三流的小刊物嗅到商机,报道这件事时明里暗里的表示荒与母亲不和,甚至有胆大的猜测荒的出生并不光彩所以被父母送走。
这些故意博人眼球的言论惹恼了荒的粉丝,一时间撕得圈外不少路人都知道了。
与此同时平安京的公关极为迅速,不仅向胡乱猜测造谣的刊物们提出警告追究责任,而且当天晚上就召开了记者会。
会上晴明侃侃而谈,烟烟罗适时搭腔,不着痕迹地回避了好几个敏感问题,荒自始至终只回答了必要问题。
不过结束后荒全部是工作内容的微博竟然更新了一条偏私人的照片,上一次并且唯一一次的私人照还是那张疑似出柜结果很快删除的露手照。
照片拍的是荒家里的那两条王蛇,配的文字则是谢谢大家关心我们的主人,我们会好好监督主人工作,不让他辜负大家的心意。
看起来又乖又可爱的王蛇,再加上这种卖萌犯规的说话口吻,荒的粉丝们集体捂住胸口,几分钟便将这条顶上了热门。
【aaaaaa可爱到失声】
【糟糕,我觉得荒大人的人设不仅没崩而且变得超级可爱无敌可爱,我更爱荒大人了呜呜呜】
【有没有人组团去荒大人家偷蛇的?】
【朕倍感欣慰,这片属于猫狗的天下,我蛇派终于崛起了[图片]】
【没想到荒大人居然也是蛇友!我家小宝贝最近总闷闷不乐的,荒大人能不能帮我看看,拜托小伙伴顶我上去![图片]】
……
橘金色的王蛇缠住一目连的一只手臂,一目连边逗弄着它边抽空瞅一眼手机屏幕,荒正在清理蛇箱,听到一目连语带笑意的念着评论,不禁勾了勾唇角。
然后他转头一看,他饲养多年的两条王蛇一左一右爬到一目连的脸边,蛇头蹭完还用蛇信子不停轻碰。
“好痒……”
一目连被碰得忍不住笑出声,无奈赶走一只还有另一只,索性随便它们玩,额头鼻子耳朵通通沦陷,最后即将亲上嘴唇时荒及时赶到,干脆利落地捏住两条王蛇,把它们放回蛇箱并盖好了盖子。
在宠物和恋人间,荒选择吃前者的醋。
“不要太宠它们。”
荒揽住一目连的肩,凑过去亲了亲对方脸颊,仿佛在标记领地。
记者会开完已经九点,借着夜色掩护,他们一路顺利回到荒的公寓,荒去喂蛇,一目连便走到厨房做了两碗面,冰箱里还有昨天保洁阿姨买的蔬菜,他顺手炒了两个清淡的素菜。
一顿温馨的晚饭兼夜宵吃完,一目连习惯性地刷了碗,本来荒也想帮忙,结果洗洁精倒多了,一目连嘴上哄着手上却推着他的背把人温柔的赶了出去。
随后等一切收拾好,一目连在客厅稍作休息,荒正准备清理蛇箱,他就接过照看两条王蛇的职责,将它们放在沙发上接着拿起手机开始拍照。
再然后得到荒的许可,一目连登上荒的账号发了王蛇卖萌的那条微博,原意是感谢给那些维护荒的粉丝们,没想到引发的效果却好得出乎预料。
“我很宠它们吗?”一目连反问,似乎察觉到荒话语里面隐藏的淡淡醋意,他的笑容意外透出一丝狡黠,“我明明最宠它们的主人。”
说完一目连突然转过头,单手捂住了脸。
“连?”
荒拨开一目连挡脸的手,发现对方脸很红。
“不成……”一目连道,“我果然不擅长说这种话……”
荒意识到刚刚那句情话是对方故意说的,结果反倒自己先不好意思,荒轻轻笑了一声,“没关系,我喜欢听你说这种话。”
荒凝视着他,“再说一句。”
一目连被那深邃目光看得只觉无处可躲,就像荒永远不会拒绝一目连,一目连对荒的请求也从不拒绝。
不过再说一句情话实在有点难为一目连,于是他伸手拽了一下荒的领口,在荒顺着力道靠近时他主动亲了一下……荒的嘴角。
“方向没对好……”
近乎低喃,荒的手放在一目连脑袋后,加深了这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
一目连倒在沙发上,任由荒解开他的衣服,由上至下地吻着,然后就在荒的手落到大腿上时,他忙推了推对方肩膀。
“荒,你的蛇好像在打架?”
荒停下动作,看向蛇箱,两条王蛇不知何时紧紧纠缠一起,在铺着的落叶堆里抱着滚来滚去。
“它们没有打架。”荒的声音停顿了几秒,朝着一目连颇意味深长道,“我们在做什么……它们就在做什么。”
“……”
一目连满脸通红,想从沙发上下去,脚刚沾地便被荒横抱起来,直接抱回了卧室。
同居的第一个晚上,荒只做了一次。
身世的爆料,现实或网络的议论纷纷,荒根本不在意,一目连虽然嘴上不说却全记在了心里,白天的时候帮着晴明处理那些趁机蹭热度的报刊,期间还回了一趟工作室跑个外景拍摄单子。
荒知道一目连其实很累了,所以彼此释放过后就抱着人早点休息睡觉。
【肉渣=。=】
 https://m.weibo.cn/3177970452/4122627305688061

评论(13)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