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老师(二)

“一目连老师,你喜欢我?”
放学后的教室,黄昏的阳光,暖风吹动窗帘发出沙沙的声响,荒注视着坐在自己左侧的清秀男人,饶有趣味地看对方露出惊慌的表情。
“我猜对了?”
荒的手搭在一目连坐着的椅背,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好整以暇地说道,“否则老师怎么会主动提出补习?”
“不是的……我没有……”一目连挣脱不开,眼中竟带了泪光,一闪一闪得格外可怜。
“说谎。”荒轻笑一声,“老师不乖,看来是要学生来教教你,什么叫做诚实……”
“不要……荒同学……”
“老师,不准逃……”
“荒同学……不行……不可以……”
砰!
荒的额头猛然间和坚实的桌面亲密一碰,紧随而来的疼痛不仅赶走了困意,更震碎了做到一半的美梦。
荒起身去卫生间察看额头情况,幸好只是有点红,并不影响他英俊帅气的外表,荒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点了点头,然后洗了把脸走回书桌。
桌子上摊着练习题册,满眼的代数方程式和永远不会自己算的小明小红。
题册旁边是打开到一半的漫画书,一脸霸道总裁相的学生正压着柔弱的老师调情,手已经伸到了老师的裤子里。
荒又往后翻了几页,对于这种画出来的两个男人zuo爱场景没什么兴趣,尽管作者把最关键的部位画得惟妙惟肖,他合上漫画书扔到一旁。
这些买回来的漫画书也毫无参考价值,顶多让荒的梦多了些具体情节,还都是脱离了实际情况。
明明最难的一步亲口表白他已经做到了,如果按照漫画书里面的发展,这个时候他应该和老师开始秘密同居享受美妙的夜晚生活,而不是一个人开着台灯在书桌前思考无聊的数学题。
但谁让荒在白天书店分别时,答应了一目连会每天做两页习题,解题步骤必须完整清晰,不能和答案给的一模一样,要有自己的想法。
荒唯一的想法就是,为什么一目连会是数学老师?而且比起数学,一目连的气质明显更适合语文英语这类偏文科的学科。
“因为数学是一门很好的学科啊,当然排在第一的是挚友教的体育。”对于荒的困惑,茨木数着手里的作业本,“数学的魅力就在于得出答案那一瞬间的成就感。”
茨木忽然冲荒伸了伸手。
荒道,“你继续说。”
茨木不耐烦道,“不说了,先把数学作业给我,就差你一个。”
“……”
“你不会没写吧?”眼见荒的表情一变,茨木挑出自己的作业本扔到他课桌上,“赶紧抄,谁让咱们是一个联盟的。”
荒盯着茨木的作业本,假如数学老师没换他肯定二话不说开抄,但现在数学老师是一目连,他喜欢的那个人。
所以荒决定了。
“我不抄,以后也不抄。”像是一种誓言,却透出几分年少特有的稚气,荒认真道,“我会学好数学,追到一目连。”
茨木哦了一声,“那你到底交不交作业?”
忙了一晚上唯独忘了写作业的荒,“……”
午休时间荒带着作业本习题册去了数学办公室,坦然以对其他数学老师震惊的目光,荒走到一目连的办公桌旁,一眼看到对方未收起来的饭盒。
hello kitty粉红色经典爆款。
“这个啊……超市买一送一的。”注意到荒的视线,一目连解释道。
“很可爱。”荒停顿几秒,话里带了几分试探,“很适合老师。”
“谢谢。”一目连的神色丝毫不变,微笑着说,“说一下吧,今天没交作业的理由是?”
“……我做了习题。”
“对过后面答案了吗?”一目连示意荒把题册递过来,随即打开看了看,没一道对的。
沉默片刻,一目连说道,“这样,做习题的事先放在一边,作业我会单独给你留,你的问题是基础知识不够……”
“老师。”
一目连停下声音,荒一手撑在书桌上,压下身子,拉近两人对视的距离,当然在旁人眼里就是学生单纯在请教老师问题,想将解答听得更清楚而已。
一目连的刘海遮住了侧脸,却遮不住那双浅色的眼瞳,透亮而清澈,毫无成年人或多或少的世故圆滑,仿佛从未蒙尘的水墨书画,让人一见便难移心神。
“荒同学?”
荒回过神,脑海中浮现一句昨天看到的漫画台词,虽然场合差了点,外人多了点,但眼下时机正好,荒以只有两人的音量问道,“老师……你为什么只对我这么好?”
一目连愣住了。
荒的心跳不受控制加快,一直撑在桌上的手掌感到发麻,既迫切听到一目连的回答,又紧张万一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答案。
“我……”
“一目连老师在吗!”
“一目连老师……”
两人之间的气氛被来人打断,荒冷着脸站好,看着那两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矮个女生拿着习题册挤过来,准确说是其中短头发的那个挤过来,另外那个小心翼翼地站到同伴身后。
荒认得她们,数学倒数第二倒数第三的金鱼姬和辉夜姬,不过与前者哪科都一般般相比,辉夜姬文科科目很好,尤其是英语常年排在第二。
而第一名是被荒牢牢地占据着。
“我并不是只针对你一个。”一目连对荒说道,“对于数学感到吃力的学生都是我的关注对象。”
然后他扫了一眼金鱼姬递上的习题册,好歹做对了一道。
午休结束的时候,一目连叫住了荒,此刻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两人,窗户打开着,吹进来的风翻动着谁忘记合上的书页,发出哗啦哗啦的轻响。
“关于昨天你说的那句喜欢我……”一目连表情郑重,“或许是一时冲动,或许你已经考虑了很久,我不会否定这份感情,但很抱歉,我不能接受。”
“对于你来说,我并不是最好的那个选择。”一目连笑了一下,带着淡淡的无奈,“不提性别,光是年龄我就比你大了十几岁。”
荒当然想过这些问题,性别,年龄……他有信心为了一目连去面对去接受去解决所有可能的阻碍。
“老师,你知道吗?”荒转过头,望向办公桌后的一目连,“你讲课时习惯站在讲台左边。”
“每隔十分钟你会看一遍班上的所有人。”
“你从没有系歪过袖口。”
“你爱喝花茶,用粉色的饭盒,会对每个学生微笑……”
“老师你说你不是最好的选择……”荒的唇角上扬,带了一点挑衅一点傲气,“可我偏偏不想要最好的。”
“我不会放弃的,一目连老师。”

评论(7)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