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2

底舱
以荒的实力,那张看似牢固的鱼网稍微一用力便能撕碎,可是他没有动手,任由海盗们坑哧吭哧一路将他抬到了底舱。
全程荒保持着面无表情,只是被海盗们的糙手不小心碰到时会嫌恶地甩动一下尾巴。
人鱼体长超过两米,底舱的水池不过几十米,放进荒以后立刻显得狭小起来。
水池里的水还算干净,荒的表情勉强少了一点嫌弃,他来回游了一圈,同时观察一遍底舱构造,然后沉在水底陷入思考。
歌声虽然没有成功诱惑到青年,但荒将计就计,假装失去反抗能力地被捞上了船。
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青年来到底舱,这次他不会失手,哪怕手段粗暴一些……
当然荒并不想弄痛他的海盗船长,可是通过前些天的观察,青年的身手很好,敏捷灵巧,就像秋天的海风,不冷,却萦绕着一股肃杀之意。
对那副年轻俊秀的外表掉以轻心的话,最好的例子就是那些被抢得一干二净的海盗船。
荒开始等待的第一天,青年没有来,糙汉海盗搬来一桶半死不活的鱼当作人鱼的食物。
荒等待的第二天,青年依旧没有来,糙汉海盗往水池里扔了两条鲨鱼。
荒等待的第三天,青年终于出现,不过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孤身一人,手里提着一个铁桶。
青年盘腿坐在水池边,身为船长,他的穿衣打扮没有和船员们拉开太大距离,既干净又整洁,领口敞开些许,露出一部分白皙胸膛。
青年自腰间抽出一把精致匕首,柄端镶嵌一颗圆形绿宝石,相比青年的眼眸少了几分鲜活气息。
铁桶里装满了成年人半个脑袋那样大的贝壳,青年挑出一个后用匕首撬开扇壳,挖出柔软的贝壳肉扔进了水池里,顿时发出啵地一声。
“你的歌声很好听。”
安静的底舱中,青年突然出声,左眼注视着荒从水池另一边游向他,紧接着浮出水面双臂撑在池边,水珠从荒的上身滚落,荒与青年相对平视。
人鱼的头发为深蓝,眼眸亦然,他的眼神幽静深邃,在底舱略暗的灯光照射下,透出莫名的冰冷。
“荒,我的名字。”荒的视线从青年的脸下滑至一侧脖颈,那里刺着粉红色的花纹,让荒很想咬一口。
“一目连。”
礼尚往来般报出自己的名字,一目连手指轻轻一动,匕首隔着大约指甲盖的距离停在荒的喉咙前,“你靠得太近了。”
“一目连。”
荒低声念出这个名字,随即蓦地后仰重新入水,水花飞溅,一瞬间模糊了一目连的视野。
刹那的分神给了人鱼偷袭的机会。
荒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反转身体,手掌攥住一目连的脚腕,直接将人拖进了水中!
海盗生涯中无数次直面危险,一目连的反应已经比一般人快了很多,尽管和眼前的这条人鱼相比仍差了一些,但这是造物主定下的不可逾越的差距。
冰凉的池水包裹住一目连,他手中握着匕首,在荒欺身贴近时用力划了过去,然后蹬脚狠狠踹向对方腹部。
荒抓住一目连的腿,任凭匕首擦过他的喉咙和肩膀,人鱼的皮肤特别是雄人鱼的皮肤在防卫状态下如坚硬岩石,一目连的匕首只留下一道浅浅痕迹。
荒的另一只手猛地扼住一目连的咽喉,一目连无法再闭气,池水顺着食道涌进胃部,他的左眼猝然睁大,张开的嘴冒出气泡。
下一刻,荒却吻住了一目连的唇。
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啃咬,仿佛猎食者毫不留情地吞吃着垂涎已久的鲜美猎物,几秒后血迹从两人的唇间溢出。
然而这并不是荒造成的,人鱼的头脑里保留着不让交配对象流血受伤的准则,况且人类真的是太脆弱了,他们的皮肤人鱼们只需指甲随意一划,便能划出深深的伤口。
荒的袭击虽然看着粗暴,但未含杀气,仅仅是让交配对象臣服于自己,可惜一目连不这么想,他咬着荒的唇,以齿尖狠蹭过荒的舌。
嘴唇和舌头是人鱼为数不多的弱点,荒被一目连咬出了血,眼神暗了下去,抓着对方的脖子一同冒出水面。
荒将人按住抵着池壁,一目连不住咳嗽着,却因为荒的禁锢咳嗽的声音又小又急促,他的唇上沾着荒的血,头发湿淋淋地贴着脸颊,绑住右眼的黑色眼罩由于水中激烈的动作而变得松散,要掉不掉的挂在脸上。
荒看着一目连的衣服彻底湿透,勾勒出清晰的身体线条,握着他小腿的手欲要往上,然而一目连随后的举动使荒停住了。
一目连握着从始至终没脱手的匕首,刀尖冲着自己的胸口,似乎眨眼间就要刺进去。
“你希望我动手吗,人鱼?”一目连的气息平复下来,语气近乎温和的问着,如同在询问天气这种琐碎无聊的小事。
“……不。”荒慢慢松开一目连,往后退了退,“你可以叫我荒。”
他又补充了一句。
一目连道,“你跟在我的船后面那么多天,为的就是这个?”
一目连抬手擦了一下唇,匕首依然稳稳当当停在自己胸口前,“想吃我的肉?”
“……”
并不是。
我只是想和你交配。
没等荒把这句话说出,海盗船突然剧烈地晃了一下,一目连神色一凛,手臂撑住转身翻出了水池。
“船长!”有船员砰地一声推开底舱的门,见到浑身滴答着水的一目连时一愣,紧接着想起正经事,急忙道,“有船在攻击我们!”
“海盗?”一目连收好匕首,没再多看一眼荒,拧着衣服的水一边走向那个船员。
“不是……不知道。”船员意识不妥,改口道,“那艘船挂了一面有好多蛇头的旗子,不像海军也不像海盗。”
一目连的脚步停住,表情多了一分凝重,转头看向水池里的荒。
荒正盯着一目连的背影,见对方转过来用一种在看盘子里鱼肉的眼神,鱼尾下意识地在水中拍了两下。

评论(9)

热度(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