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犬物语

*突发摸鱼短篇完
*灵感/图来自_@禾禾禾火 感谢河大佬的荒犬连犬,你们都是世界的宝物!!!
*吸汪势力登场! ​​​
————————
平安京警局旁边有一家特殊的犬类培育中心,与警犬不同的是,这里的犬类全部属于搜救犬。
搜救犬的工作非常繁杂,既可以分担警犬的追踪嫌疑人工作,又可以到自然灾害现场搜索与救援失踪人员,有时还能帮助寻找走失儿童或者老人。
而培育中心里荣获数次表彰,不管实力、人气,或外表皆排在第一的是一条德国牧羊犬,不过它的血统并不纯正,仔细看会发现与一般德牧不尽相同。
它的名字叫荒,毛发为蓝黑色,四肢修长体态结实有力,眼神有着狼一样的冷傲,却没有狼时刻外露的凶狠。
荒的脖子上挂着带有一枚勾玉的项圈,两只耳朵别了类似银杏叶形状的耳环,闪着银色的金属光。
培育中心有规定,每名训练师配备两条搜救犬,一条经验丰富,另一条则经验稍微欠缺,意在通过犬类同伴之间的观察学习,促进后者的进步。
荒的同伴是一只苏格兰牧羊犬,由于遭遇了地震被倒塌的房梁压住,三四天后才被找到。
当时还有余震发生,浑身灰扑扑的德牧刚钻到这只苏牧旁边,大地猛地震动两下,断裂的钢筋裹着碎石泥土落下,挡住了来时的路。
空气里弥漫着多种气体混合的味道,再加上地方狭小氧气无法流通,人类待上十几分钟便觉难以忍受,更不要说嗅觉灵敏百倍的搜救犬。
然而荒并没有露出烦躁不安的情绪,他的身上绑着定位仪,相信外面的人类不久后就能找到他。
荒看着眼前毛发上沾满了血迹的同类,对方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勉强睁开了一只眼。
昏暗的空间里,那只绿色的眼眸清澈通透,竟然看不出一丝被苦痛折磨的浑浊,他的嘴巴动了动,发出的声音几不可闻。
荒安静地看了一会儿,然后凑近去舔他的嘴,将自己的涎液渡了过去,为对方尽可能地补充一些水分。
“主……人……”
苏牧短暂地恢复了一点精神,他转动眼睛,眼神落到某处,随后再度看向荒,带着恳求。
“我知道了,会有人救他们的。”荒低声道,如同许下什么重要的承诺般,“而我负责救你出去。”
后来荒确实履行了这个承诺,可惜苏牧的主人一家却没能活下来,荒在专门为动物搭建的医疗棚里找到对方,绷带裹住头和一只眼睛的苏牧趴在角落里,看见荒的时候立刻站了起来。
荒走近他,用鼻子轻轻顶了一下他的左脸,接着在他耳朵,脖子,嘴边分别嗅了嗅,确认对方目前的状态健康良好。
两只牧羊犬互相依靠着趴下,看着人类医生前前后后忙碌地救治动物,半晌苏牧开口道,“……我看到了。”
“主人,还有主人的家人们……”他的眼里浮现出悲伤之意,小声对荒说道,“我没有家了。”
荒的回应是碰了碰他的耳朵,没有铺垫也根本不给对方拒绝机会地说道,“跟我走。”
于是培育中心迎来了一位新成员,尽管这位成员丧失了右眼,无法进行某些特定的搜救,大家还是充满善意地热情接纳了他。
毕竟那可是荒亲自领着进门的,这还是大家第一次见到荒对同类如此关照,惊奇之余忽然意识到,这只苏牧貌似是公的吧……?
这年头,不仅帅哥和帅哥搞基,帅狗也要和帅狗搞基了吗?
这样的人生思考几乎漂浮在每个人的头顶。
总之他们为苏牧起名一目连,右眼的伤医生建议不要照射太多太阳光,所以便缠着绷带一直到了现在。
每日训练完毕,荒回到自己的窝里休息,一目连比荒结束的早,却还是在训练场边等着荒一起回去。
一目连的窝挨着荒,所以休息没多久,两只狗会自然而然地贴到了一起,甚至一目连整个趴到了荒的背上,脑袋搁在荒的双耳间。
由于体型相差一倍,他们看起来就像毛茸茸的一大团,托着毛茸茸的稍微小的另一团,路过的人纷纷举起手机拍照。
偶尔有附近聋哑学校的小朋友过来玩,一目连就主动去陪着他们,那些小朋友非常乖,每次都洗干净了手才去摸一目连。
但是小孩们不敢摸荒,打着手语交流。
好酷喔……
好像电视里的狼。
会不会被咬掉手指?
他们中有一个小女孩总是游离众人之外,不像其他人围着一目连还有其他搜救犬,她会隔着几步远蹲下与荒对视,直到要离开时才回到老师那里。
“我觉得那个小女孩喜欢你。”
一目连踩着荒的背,玩闹般咬住荒的耳朵,随即被荒推开侧躺在地,任由长着柔软茸毛的胸腹部被对方鼻子来回顶弄。
“或许。”荒说道,干脆身子一趴,压住了一目连。
“荒……你好重。”一目连笑着抱怨道,想跑开却被荒一爪子按得牢牢实实。
“这是白天的回礼。”荒不为所动,淡淡回了一句。
无奈一目连只好去舔去蹭他的嘴巴,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放过,最终他们对着同一方向侧卧,一目连靠在荒的怀里睡着了。
然而下一次聋哑学校的孩子们来到时,却意外地没有那个小女孩的身影,一目连蹲坐在孩子中间,看见荒忽然站起身走向训练师,咬了一下对方的衣角。
荒冲着孩子们的位置轻声叫了一声,训练师随之望了过去,似乎懂了荒的意思走到学校老师的旁边。
“老师,我看那些孩子好像少来了一个?”
“是……丹丹她没有来。”女老师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丹丹的爷爷奶奶说她昨天晚上就没有回来,我们联系了警察……”
话未说完,她看到训练师脚边那只帅气的德牧冲了出去,而陪着孩子们的苏牧也跟着跑了出去。
“去学校。”荒对一目连道。
一目连嗯了一声,“我们会找到她的。”
“当然。”
如同以往的每次搜救任务,荒的回答低沉而笃定,那是一目连初次与他相见时就被深深吸引的强大。
发霉潮湿的旧房子里,小女孩醒了过来,她的身边倒着几个年龄相仿的孩子,有的脸上带了些淤青,是挣扎时被大人打的。
“呜……”
细微的犬类特有呜咽声响起,小女孩睁大了双眼,下意识去找声音来源,布满灰尘和裂纹的玻璃窗外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眼睛,眼眸是十分少见的绿色。
她认得它,那是培育中心的狗狗,因为右眼看不见,班里其他的人常常多带好吃的给它。
小女孩张张嘴,想让它快跑,可她天生失声,根本说不出话,急得掉出了眼泪。
好在几十秒后,那只眼睛离开了,小女孩吸吸鼻子,然后听到外面传来男人的愤怒叫骂,伴随着犬类的低吼声,闹出很大的动静。
再然后,她听到了一声枪响。
——
这两天平安京培育中心的搜救犬又立了一个功,找到被拐卖的小孩们,与赶来的训练师和警察们共同制伏犯人,还上了当地新闻,得到了许多热心人士的匿名赠礼。
一目连在堆成小山似的礼物里面嗅了嗅又拿爪子扒了扒,扒出一个印满可爱小骨头的礼物盒,接着叼给训练师打开。
打开后,他又小心不弄撒地叼住盒边跑回荒的身边。
荒趴在窝里,一条前腿缠了一圈厚厚绷带,感觉到一目连的靠近,他眼睛睁开一条缝,随即被舔了耳朵。
“荒,尝尝好不好吃。”
荒抖了抖耳朵,没动作,就是用眼睛看着一目连。
一目连简直拿对方没办法,先前没料到犯人持枪,荒替他挡了一下伤了腿,幸好没打到重要部位,休息一段时间便能正常行走跑跳。
结果借着自己是伤员期间,在一目连愧疚又心疼下,荒提出了很多要求,比如晚上要枕着一目连软软的肚子睡觉,比如每隔一小时舔舔嘴巴,眼睛,耳朵……
一目连伸出爪子推了两下荒的背,然而推不动,他只好随对方的愿,从盒子里叼出一根小骨头,接着喂到荒的嘴里。
吃到一半时,培育中心来了一位小朋友,正是那个叫丹丹的小女孩。
丹丹的家人和训练师道谢时,她走到荒和一目连的面前,打了几个手势,是手语里“谢谢你们”的意思。
迟疑了片刻,她伸出手似乎想摸摸荒,但最终还是有些畏惧,而就在她即将收回去的时候,荒忽然抬起头鼻子蹭了蹭她的掌心。
“!”
温凉湿润的触感令小女孩无声惊呼,随即鼓足勇气摸了摸荒的耳朵。
“……笑什么?”
任凭小女孩的手在自己脑袋上摸来摸去,荒注意到一目连的表情,沉声问道。
一目连没有回答,嘴边依旧带着笑,紧接着靠在荒的背上,毛发厚实温暖,让他不由眯起了眼睛。

评论(7)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