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04

蛇毒
冰冷的海水瞬间包裹住了一目连,下一秒他的手被猛地攥住,丢下大蛇随之跳下来的荒将他拉入自己怀抱,然后堵住了他的嘴唇。
救命的氧气被渡了过来,一目连搂住荒的脖子,下意识想要汲取更多。
隔着海水,八歧大蛇的咆哮显得模糊不清,荒抱着一目连在水下疾速游动,直到与那艘海船距离几百米后方露出海面。
“它把我们带入了海怪的海域。”彼此嘴唇分开之际,荒说道。
“我们要在日落之前赶回去。”
蒙住右眼的眼罩已经彻底脱落,不知掉到了哪里,全身上下再度湿透的一目连瞥了一眼远方和海平面相接的天空,太阳即将沉下。
“看起来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一目连抬手将湿成一绺一绺的刘海拢到耳后,右眼紧闭,神情却没透出多少紧张。
“你似乎不怎么担心的样子。”荒看着他的脸,无论置身何种境地都不曾染上阴霾。
“因为……”一目连露出淡淡的笑容,“冒险可是海盗的最爱。”
如果不是尚未摆脱八歧大蛇,荒真的很想再一次吻住他的海盗船长,就像刚才在水里面紧紧相拥。
他禁锢着一目连,而一目连渴求着他。
人鱼的脑袋里开始有什么暴虐的情绪在横冲直撞,叫嚣着要吃掉这个人类,干干净净一点不剩。
然而不是眼下。
“抓好了。”
示意一目连趴在自己的背上,荒双手向后抓住对方的大腿,鱼尾扬起一个优美弧度紧接着重重拍下,水花四溅,他带着一目连犹如一道利箭冲了出去!
“人鱼——!”
八歧大蛇浑厚粗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九条相缠的巨大蛇身舒展开来,运足力量逐渐追上了他们。
“你们是跑不掉的,放弃吧!”八歧大蛇蛇口大张,现出寒光獠牙,朝着荒和一目连咬去。
海水受到冲击引发轰然巨响,可惜荒早已判断出它的攻击方位,立即下潜,游出几百米后再重新浮出水面。
“我们不能回去。”见甩不开八歧大蛇,一目连对荒说道,“我的船肯定还停在原处等我。”
荒明白了他的意思,以八歧大蛇此刻的力量,一目连的海盗船无法全身而退,势必损失惨重,甚至两败俱伤,荒虽然不惧八歧大蛇,但保证不了每个人的安全。
明明作为海盗头子,一目连对他的船员负责到简直不像个海盗。
“我知道了。”荒低声道,改变了原定的方向。
太阳完全沉下海平面时,这场追逐终于有了结果,一座布满茂密植被的海岛出现在远处,荒又一次带着一目连潜入水中,不过这一次他松开了对方大腿。
一目连屏气向着海岛所在方位游去,荒则鱼尾一甩,凌厉气势中却透出十足优雅地转过身,丝毫不见犹豫地冲向了八歧大蛇。
片刻之后,一目连从海水里冒出,他回头找寻荒的身影,恰好看到荒的鱼尾狠狠扇过八歧大蛇的某个蛇脑袋,八歧大蛇发出一声痛呼,蛇身拍打出巨浪。
一目连闪避不开,幸好无形中八歧大蛇拍出的海浪直接把他推到了岸边,他跪在沙滩上咳嗽了一会才站起身来。
天空已呈夜色,一目连往前走了两步,脸色苍白,脚步愈发不稳,最终身子一晃倒了下去。
“还是……碰到了吗……”
一目连手发抖着慢慢解开上衣,露出健瘦白皙的上身,他的腰侧不知何时呈现一片青黑色,正是在船上时与八歧大蛇口中獠牙擦过的地方。
先前隐藏得有多好,此刻蛇毒的痛苦犹如灼烧,一目连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耳朵产生耳鸣,听不见远处海上八歧大蛇的吼声,同样也看不清周围事物,不久完全失去了意识。
“喂……!”
“醒醒……!”
一目连猛地睁开双眼,他的右眼同左眼一样完好通透,眼眸澈绿,有种不谙世俗的单纯美感。
他发现自己在一艘海盗船上,确切地说是船内的监牢里,叫醒他的是一名少年,脸上露出劫后余生般的表情。
一目连坐了起来,低头有些出神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明显是少年未长开的骨架,身材纤瘦腰身纤细,手腕处留着捆绑造成的淤青。
“我们逃走吧。”少年小声地带着祈求地说道。
这是……一目连想起来了。
这是他的过去。
咣!
舱门被粗鲁地推开,惊得少年全身抖了抖,一目连抬起脸,有海盗走到牢门前打量着里面的他们,尽管眼神嫌恶,竟透出一分掩饰不住的淫亵之意。
“船长挑货物的眼光一向不错。”那海盗啧啧道,看了看一目连,又看向那名对比起来更为柔弱的少年。
“你……”
一目连突然站起身,“我想见船长。”
“哦呦,挺稀奇。”货物主动站了出来,那海盗也便不搭理牢里另外的少年,叫人开锁放一目连出来。
临走时一目连对那名惊惧的少年笑了一下,笑意温柔得令他忍不住涌出懦弱的眼泪。
船长是名体态臃肿的中年男人,一目连双手被绑被带到了船长室,然后其余的海盗全部退出了房间。
“听说你要见我?”中年船长饶有兴趣地问道,虽然看着与自己平常爱玩的少年年长了两三岁,但一目连的脸非常对他胃口,说着手就要搭到一目连的肩上。
一目连不着痕迹地往后推了一步,避过了男人的那只手,“希望您可以放我的同伴离开。”
“好啊,”对于一目连的躲避中年船长眼里闪过一抹不快,嘴上却道,“你先伺候我一晚上。”
门外,守卫的海盗无聊地小声说起话。
“不知道老大玩剩下还能不能用。”
“明天不就靠岸了?我看玩男人还不如玩那些xiong大的ji女们。”
“老大找的男人都跟娘们没什么……”
话说一半,只听船长室里传出咚的几声,伴随着东西被扔到地上的声响,两名海盗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彼此,犹豫要不要敲门问时,门从里面被猛地打开。
一目连身上,脸上都沾了血,不过不是他的,而是刚刚用匕首cha进中年船长脖子里溅出的。
趁着海盗们没反应过来,一目连迅速跑到船围栏边,不带停留地跳了下去。

评论(9)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