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老师(六)

教学楼前的林荫道,微风拂过,树影斑驳,似乎连空气都沾染了葱茏的绿意,散发出清新的味道。
“荒同学,我喜欢你!”
早操结束,随着人群走向教学楼的荒突然被人拦住了。
那是个长相可爱的短发女生,即使周围人来人往也没有退缩,勇敢吐露出自己的心意。
然后她就听到荒说,“《数学模拟考卷》做了吗?”
“……什么?”
“《课后习题集锦》做了吗?”
“……”
荒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五三做了吗?”
“做,做了……”
“是数学吗?”
女生快哭了,“不是……”
“先做完这些题,再谈别的事情。”无视路过学生的惊悚眼神,目前数学成绩排名年级倒数第一的荒说道,“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有意义一些。”
女生含泪跑走了。
作为围观群众之一的茨木表示,“你拒绝女孩子的方式真特别。”
期中考试逐渐迫近,荒能感觉到无形的压力,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归根究底还是那个考进前五十的赌约。
荒有预感,他和一目连的关系会因为这个赌约出现重大突破。
然而事实上复习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运动会结束的下一周就是期中考试,期间荒做数学题几乎有点走火入魔的状态,从他对每个来表白的女生问出那几个问题后就能看出。
放学后的补习由于一目连要参与出题工作暂时停止两周,所以荒将为数不多认识的数学成绩好的茨木扣了下来。
茨木本来不愿意,荒以参加十一月篮球比赛的条件将人勉强留住。
不过相比一目连巨细无遗的讲题方法,茨木的就要简单粗暴多了,常常上一秒还在说用哪个公式,下一刻就直接得出了答案,荒不得不频繁打断他询问具体过程。
期中考试从周一开始为期四天,数学在周二的上午,早上留有一段时间供学生们做最后的复习,老师们基本上不再为学生讲题,但是一目连为荒开了特例。
他带着荒捋了一遍知识重点,又讲了几个重点题型,时间便差不多了。
“老师,可不可以……”临走时,荒忽然回到办公桌旁,眼神却微妙地越过一目连头顶,盯着墙面某处,“给我一件你的东西?”
一目连愣了两秒,明白荒的用意后他忍不住笑了一声,随即从桌上的笔袋里拿出一根圆珠笔,“这是我常用的一根笔,拿走吧。”
当荒去接时一目连又往回撤了一下,他看着荒的眼睛说道,“对我而言,哪怕你只比上一次的自己提高一分,之前的补习就有意义。”
换作别的老师说这种话,荒会觉得他们很虚伪,可从一目连的嘴里说出,他只觉得非常温暖,心里竭力压制的忧虑瞬间被抚平。
大概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坐在考场里,荒握着一目连给他的那根笔,看了一眼讲台上的监考老师,趁着四周同学们都在看试卷时,他在笔身上飞快吻了一下。
考试结束,茨木故意凑过来道,“我们来对题吧!”
“……不对。”
茨木重重叹息一声,“这次的题好难啊!”
“是啊,最后一题用了我十几分钟才算出来。”经过的班长搭腔道。
“希望能及格。”经过的其他同学说道。
“……”
荒终于见识到了这些数学排在前列的人的丑恶嘴脸。
老师们判卷的速度很快,下周五早上就将各科成绩名单贴在了楼道里,荒站在数学那栏从前往后看,看了足足两分钟。
旁边的茨木似乎想安慰他,奈何天生不擅长这种事,干巴巴地说道,“嗯……还是挺好的。”
“八十六。”荒面无表情地反问,“挺好?”
茨木不说话了。
荒就这样保持着低气压直到放学,周五正好轮到荒那一排同学做值日,荒的家离学校最近,最后锁教室门的任务便落到了他的身上。
一目连走到教室门口时,荒正在关窗户,暖黄色的夕阳为身型高挑的少年笼罩一层柔和轮廓,更衬托出那双指节分明的手愈发修长漂亮。
“老师?”未曾预料一目连的出现,荒下意识叫了一声。
“我看了排名。”一目连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脚步顿时停住,荒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嗯。”
“你进步得非常快,老师们都很惊讶。”一目连笑了笑,“我对他们说你本来就很聪明,认真学的话肯定没问题。”
荒的回应依然是嗯了一声,他转过身准备关上剩下的窗户,边说道,“我记得今天不是老师负责值班……”
身后响起靠近的脚步声,荒说到一半,声音像是被突然按了静音键。
荒慢慢低下头,看到腰侧的衣服被一双熟悉的手抓住,这双手拿过白色的粉笔,也曾数次碰过他的练习册和作业本。
“别转过来。”
一目连的语调微微拔高,失去了往日的平稳沉静。
这场突如其来的后抱仅仅维持了十几秒,可被一目连触碰过的地方,隔着一层衣服的掌心,揽在他腰际的手臂,以及额头轻轻抵住他的背部时,所传来的热度却久久不散。
似乎又回到了第一次告白的时候,安静得仿佛学校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窗帘被风吹起一角。
心跳得很快。
荒没有动,依旧背对着一目连,他低声说道,“老师……那个赌约是我输了。”
“什么赌约?”
“……”
“我只知道我的学生努力了,进步了。”一目连看着终于转过来面对他的荒,脸上还带着一点未退的红晕,笑容温柔地说道,“所以他想要的奖励,我会给他。”
“……不够。”
荒的声音太小,一目连没听清,而在他疑惑地问了句什么,下一秒就被荒从正面抱住了。
推开对方的念头一闪而过,一目连的身体短暂紧绷,随即放松下来,任凭荒抱着他,带着小心翼翼的力道,带着无比柔软的珍惜之意。
“好了,还想抱多久?”
“才过了半分钟。”
……
“一分钟了,可以放开我了吧?”
“还没到。”
……
“荒同学,不要以为我看不到表就可以拖时间。”
“老师,我喜欢你。”
“……”

评论(15)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