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05

鳞片
一目连醒过来时,夜幕低垂,星子围绕着银月闪烁,耳边有人鱼的歌声飘荡,海水有规律地拍打沙滩,仿佛流传至今不变的应和。
人鱼的声线低沉,相比初见时的意有所图,此刻他的歌声平和舒缓,曲调古老却动听,有着夜空的辽阔,也包含了海浪的轻柔。
腰侧蛇毒造成的痕迹意外变淡了些,一目连此时的精神还算不错,不过力气尚未完全恢复,手脚略微发麻,但不影响正常行走。
一目连从沙滩上起身,先是拍了拍衣服上的沙粒,随即重新系好扣子,朝着不远处的礁石群走去。
海上已没有了八歧大蛇庞大狰狞的身影,荒坐在离岸边稍远的一块狭小而突出的礁石上,耳边的鱼鳍不知何时收起,手臂随意撑在两侧,自然垂下的鱼尾不时轻轻晃动一下,浸在海水里的尾尖拨出水花,仿佛也在搭着节拍。
月光的照耀下,那条修长的鱼尾仿佛发着淡蓝色的光芒。
歌声蓦地停止,荒回过头,朝岸上的一目连问道,“还痛吗?”
一目连似乎明白了什么,“是你帮我清除了蛇毒?”
荒应了一声,解释道,“人鱼的唾液能治愈伤痛。”
“……”
一目连的表情微变,不由自主想象了一下当时画面,这条人鱼可能直接舔过他的腰,也可能吐到手里再涂抹到他的腰上……
不管如何,总归是对方救了自己一命,一目连道,“谢谢。”
“你睡了一天一夜,我很担心。”
一目连踩上礁石的动作停顿了几秒,问起正事,“八歧大蛇有回来过吗?”
“没有。”荒淡淡说道,“而且它也不敢。”
丝毫不把恐怖的海怪放在眼里,也只有站在生物链顶端的人鱼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礁石分布零碎,大块小块间都隔着涌动的海水,一目连脚下使力轻巧,不多时来到荒所在的礁石,荒随即往旁边挪动些许,为一目连让出能够坐下的位置。
礁石的表面坚硬且冰冷,一目连坐下以后,忽然道,“刚才的那首歌很好听,叫什么名字?”
荒摇了摇头,“那是天生存在我们脑子里的歌谣,当同伴受伤或死亡时才会唱。”
“我想让你的痛苦减少到最小。”荒侧过头,凝视着一目连,他没有说的是,在看到对方一动不动躺在沙滩上时,从未惧怕过什么的心竟然猛地跳动了一下。
“谢谢,我好很多了。”
荒的视线不知为何让一目连无法直视,他的目光落到荒的鱼尾,近距离观看下,那副鱼尾显得越发逸丽,层层叠叠的鳞片折射着月光,犹如缓缓流动的月夜海水。
“我可不可以……”一目连说到一半,才发觉自己的手几乎要摸上荒的鱼尾,他忙缩回手,道了声歉。
荒没有计较他的一时失态,反而低声道,“在人鱼眼里,抚摸鱼尾意味着求偶。”
“……”
荒说道,“你可以摸。”
预防再被迷惑,一目连转头望着大海,“不用了。”
下一刻荒突然抓住一目连的手腕,然后放在了自己的鱼尾上。
一目连不禁屏息,他的手碰到鱼尾的位置大概是人类大腿,鳞片有些凉有些湿,被包裹其下的肌肉带着蓬勃的旺盛的生命力,既可以对敌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眼下亦能平静到近乎温顺的地步。
一目连的抚摸力道温柔,荒的鱼尾轻轻摆动了几下,好像在无声表达着被人类温热手掌摸过的舒适。
而就在一目连的手离开瞬间,荒再次抓住了他,不过这回是直接把人拉进了怀里,出于防卫的本能,一目连抬手格挡,然而受伤前的他就打不过荒,更遑论受伤后的现在。
一目连侧倒在荒的怀里,臀部压坐着荒的鱼尾,整个人被对方牢牢禁锢,双腿踢动了片刻,最终搭在礁石上不动了。
人鱼的皮肤细腻光滑,一目连的手抵住荒的胸膛,十分怀念他掉在八歧大蛇船上的匕首,“你是饿了么,人鱼?”
荒盯着一目连脖颈处的花纹,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
荒没有回答一目连,对方手指划过鱼尾鳞片的感觉无形中摧毁了他的理智,他低头咬住了一目连的脖子。
但比起狩猎猎物时的那种毫无感情的致命撕咬,荒的力度无比温和,甚至隐隐约约透出点亲昵。
荒用牙齿轻咬一目连颈侧的皮肤,紧接着探出舌尖舔着那粉红色的纹路,吮出暧昧的红色痕迹。
一目连的身体因为荒的举动不受控制地热了起来,感受着荒的呼吸喷在颈边,荒的唇舌肆意滑动,荒搂在他腰间的手不停摸索揉捏着,一目连终于意识到,这只人鱼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饿。
联想到先前对方的种种奇怪行为,可以得出荒接近他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捕猎,而是……
在追求他。
以人鱼的方式在追求他。
在大海上漂泊历险了许多年,一目连第一次遇到被人鱼所追求,还是一条徒手打跑大蛇海怪的雄性人鱼。
察觉到一目连的走神,荒停下吮咬的动作,欲向一目连的嘴唇发起进攻,结果即将贴上时被一目连的手挡住了。
“作为救了我的答谢……”一目连的脸有点发红,夜晚下倒不怎么能看出来,他说道,“我教你……人类间的亲吻。”
一目连的手移开,随即放到荒的脑后往下压了压,吻住了荒的嘴唇。
虽然一目连不曾和别人接过吻,但以前靠岸时他会和船员们一起去酒吧,甚至去ji院,当然他是负责结账以及拎回睡过头的某些船员。
那些男女间的qing事不可避免地会看到、撞到,偶尔还碰到过男人和男人间的qing事,船员们从没见过他们的船长和谁做过,不论男女。
船员们暗自认为船长的情人一定是蔚蓝大海。
而此时此刻,他们觉得会和大海厮守一生的船长,正在洒满月光的大海面前,缠绵地吻着一条雄人鱼。
一目连的舌探进荒的嘴里,回忆着曾经见过的画面,勾动对方的舌头,仿佛两尾小巧的鱼,围绕着彼此互相旋转蹭动着,一刻也不愿分离。
人鱼的学习速度非常快,一目连只待了一会就被反客为主,荒的舌钻进他的嘴中,卷住他的舌头吸吮着,发出细微却清晰的水声。
人鱼的鱼尾开始用力拍打起礁石,溅起数朵哗啦作响的水花。
这个漫长甜腻的亲吻结束在从海面传来的一声嗡鸣。
两人向着大海望去,海水里不知何时浮现出一群巨大的奇形怪状的海怪脑袋,那些脑袋上顶着或一只或十几只的眼睛。
它们全都在看着荒和一目连。
“……”
不愧是所有海盗船不敢涉足的海怪海域。
一目连心想。

评论(19)

热度(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