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06

海怪
气氛一时陷入僵持。
海怪们既不发动攻击,也不再出声,一目连彻底冷静下来,开始尝试挣开荒的怀抱,然后他就看到荒的耳边鼓出了战斗状态下的鱼鳍。
“……”
一目连从荒的怀中离开的瞬间,荒的鱼尾猛地一甩,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弧线,眨眼间跳入了海里,朝着海怪们急速游去。
出乎意料的是,海怪们仍然不作回击,反而四散游窜尽可能地远离荒。
一目连坐在礁石上,有幸见识了一群海怪被一只人鱼追得逃跑的场景。
海怪们不时发出或低或高的叫声,听着不像是威胁发怒,倒像是在和荒交流,可惜荒根本不理会它们,鱼尾如锋利长鞭毫不留情地抽过海怪们庞大的躯体。
海水翻涌,海怪们躲避间激起的海浪拍到礁石上,同时打湿了一目连的裤脚。
一目连的眼里带了点笑意,不过很快消失无踪,他迅速站了起来,分辨着远方正逐渐接近的一道船影。
而当一目连终于能看清那艘船上的旗帜——熟悉的独眼骷髅头时,船头好巧不巧地撞上了一只章鱼形态的海怪脑袋,那只章鱼海怪飞快缩回水下,片刻后浮出于船一侧,挥动着触手攀上船体,露出布满獠牙的底盘。
章鱼海怪重新冒出水面时,一目连已经跳进海中,向着他的独眼海盗船游去。
本来四处躲着荒的海怪们察觉一目连入海,突然间约好一般齐齐包围住他,眼看一只挡在前方的海怪张大嘴巴要吞下一目连,荒及时赶到。
宛如一道拖曳着蓝色辉芒的流星,荒从一目连的左侧方直掠过去,两人身体相碰的一刹那,荒搂住一目连的腰,鱼尾拍出高高水花,在海怪闭合嘴巴前带人冲了出去!
荒抱着一目连距离海怪们几十米外停下,英俊面容上表情紧绷,眼里显而易见是真的发怒了,他抬手捂住一目连的双耳。
人们通常认为人鱼的歌声拥有蛊惑人心的力量,是花瓣下藏着的刺,造成的影响和伤害往往精神大于肉体,但实际上人鱼的歌声也可以作为武器,当提升到人类耳朵无法听见的音高时,所产生的声波能震碎海怪内脏。
荒的歌声仅持续了几十秒,海怪们纷纷潜入海底逃离,扒住船的那只章鱼海怪动作慢了点,直接被震晕了过去,半边身子漂浮在水面上不动了。
船上的海盗们同样全部倒地,只有处于歌声中心的一目连安然无恙,荒的双手隔绝了一切声音,等拿开时海面上除了他们,船还有章鱼海怪外再无活物。
汹涌的海浪平息,一切又恢复了夜晚独有的宁静,荒的眼神柔和下来,对一目连说道,“我们继续。”
“……”一目连偏头避过荒的唇,“我的船来接我了。”
初体会到人类间接吻的美妙滋味,人鱼自然不会放开他的船长,况且荒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一目连的抗拒较之以前变小了些,从对方那个主动的亲吻,荒能感觉到他们的关系产生了某些变化。
人鱼是种非常敏觉的生物。
荒再度靠近,追随着一目连的唇重新吻上,水下款款摆动的鱼尾斜向上弯出一个弧度,恰好支撑住一目连的双腿,尾鳍悄无声息地缠在一目连腿间,上一刻的杀气环绕此刻柔如鲛绡。
“嗯……”
荒吻得格外温柔,一目连内心想要挣脱,手放到荒的肩上时却没有推开,每当他有一丝扭头闪躲的倾向,荒便会迅速跟上,反应比捕猎杀敌还要敏感。
然而这次亲吻的过程中,人鱼渐渐地不再满足于只是亲吻,他环住一目连背后的手往下,撩开上衣伸了进去。
一目连不像海盗的另一点是,他的皮肤白皙,摸起来的感觉、尝起来的感觉胜过了深海最难撬开的贝壳肉。
是的,一目连昏迷在沙滩上时,荒就是用舌直接舔过他的腰侧,治愈了八歧大蛇留下的蛇毒,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抹了自己的血。
像是水滴融入海洋,人鱼血毫无阻碍地融进一目连皮肤中,融进青黑色的淤血中,吸收了八歧大蛇的蛇毒。
一目连动了下腿,人鱼的尾巴顿时缠紧,而就在这时,海盗船边上的章鱼海怪醒了,它注意到不远处正拥吻人类的人鱼,触手轻声离开海盗船,伸了过去。
眼看偷袭即将成功,荒突然抱着人下潜,消失在了海平面。
章鱼海怪直觉不对,随即收拢所有触手亦沉入海水,结果它没想到的是,入水后荒立即放开了一目连,紧接着面朝它游去。
海上风平浪静,海下人鱼与海怪在搏斗,章鱼相比大蛇弱了许多,所以可以说是单方面的碾压。
海盗们苏醒得迟了一些,好在没让海里的一目连泡太久,忙扔下绳索把一目连拉了上来,随即准备驶出这片海怪海域。
但是一目连没有让他们重新开船,反而吩咐抛下船锚,将海盗船停在了原处。
糙汉海盗们无条件地信任着他们的船长,因此没有人提出异议,守夜的时候甚至没算进一目连的名字,毕竟无论相处多久,即使清楚明白船长不会输给他们任何一人,仍旧忍不住在某些方面照顾到对方。
首先是船长,其次是家人。
他们都被一目连救过命,正因如此,浓雾散尽后八歧大蛇的船载着一目连失去踪影,他们义无返顾地跑到海怪海域来寻找。
一目连换了身干净衣服,夜晚的气温逐渐下降,在破晓前达到了最低,他拿了条深色毛毯,盖在了甲板上不知何时睡过去的海盗身上,脚步声轻轻地走到船围栏旁。
荒放开一目连的瞬间,嘴唇阖动,一目连读出他的意思,他在说,“等我。”
太阳升出海平面之际,海上慢慢浮现章鱼海怪的脑袋,一目连往外探了探身子,人鱼坐在海怪头顶,彼此视线对上的一刻,人鱼的鱼尾拍了一下,章鱼海怪立刻抬起一条粗壮触手,带着不断滑落的海水举到围栏外。
一目连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踩上那条触手,任凭自己被放到海怪头上,被放到荒的旁边。
章鱼海怪的脑袋滑溜溜的,一目连坐稳后,荒递给了他一把匕首。
“这是从它的巢穴里找到的。”荒的鱼尾又拍了两下,章鱼海怪掉头,载着他们面朝日出方向游远些许。
匕首大小和先前一目连所用的相差不多,不同的是这把匕首柄上的花纹已脱落模糊,唯有匕刃锋利如初,散发一种奇异的悚然冷意。
一目连觉得自己在哪里看见过这把匕首,可一时想不起来,便当作错觉不再多费心神。
他对等待回答的人鱼笑了笑,“谢谢你,荒。”
“你终于……”荒凝视着一目连,“叫了我的名字。”
早晨的阳光朦朦胧胧,照在荒的脸上,那双深海颜色染成的眼眸被光线影响,此刻竟显变浅了一点,将此刻内心的情感显露得更为直白。
想吻你。
想抱你。
想……
“船长——!”船上守夜的海盗醒了,“人都死哪了?!海怪来了!!快救船长!!”
“……”

评论(24)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