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07

港口
独眼海盗船已经在海上航行了两月之久,原定计划是前往风神岛进行归岸补给,结果被突然出现的八歧大蛇彻底打乱了航程。
风神岛作为这片大海上最为繁荣的岛屿,犹如镶嵌在海岸的一颗美丽珍珠,既有着自由的港口码头,又囊括了丰富的物资资源,有火辣迷人的ji女,同时堆满了香醇的烈酒。
风神岛是漂泊在海上的人们短暂的归所,无论是整装前来的海军亦或衣衫不羁的海盗,它都会一视同仁将其温柔接纳。
每年季节替换时期,独眼海盗船会停靠风神岛的港口,享受难得走在陆地上的休闲时光。
“换原路线的话肯定比往常晚两三天。”一目连的手指点在羊皮制成的航海地图一处,接着移到另一处,“如果直接穿过海怪海域,我们甚至能提早一天。”
“所以……问下你们的意见。”一目连说道,看着被他召集到船长室的几个海盗,没有催促,耐心地等待他们答复。
“兄弟们确实想上岸了……”
“淡水也快不够了。”
“不过海怪是个棘手问题……”有海盗想起什么,“对了,早上老五瞎叫什么,好像说您被海怪抓走了?”
一目连的表情有点奇怪,却转瞬恢复到往常的温和,他索性道,“我找了两个……帮手,虽然不能确保完全安全,但可以将危险降到最小。”
帮手?海盗们面面相觑,正想着船长是在什么时候叫的帮手,就听门外的甲板上传来纷杂的脚步声以及其他海盗的大喊声。
“海怪来了!”
话音未落,海盗船被什么东西推了一下,晃动幅度并不剧烈,倒像是一种不痛不痒的提醒。
船长室的几个海盗赶忙跑了出去,不小心撞到了一个来向一目连报告情况的海盗,恰好是他们口中的老五。
老五见到人,脸上的焦急顿时变为扬眉吐气,“我就说有海怪抓了船长!你们不信,哈哈,这下海怪真来了!”
“……”
来的海怪海盗们很眼熟,昨天晚上扒住船不放的章鱼海怪,本来做好准备拼个你死我活,结果海面上突然爆出难以形容的可怕歌声,所有人被震晕了过去,等醒来只看到了漂浮在船侧的一目连。
章鱼海怪的触手勾住船围栏,海盗们拿刀砍了半天砍不动,又发觉它似乎没有攻击的意思,迟疑不定地放下武器,徒留炮手激动地大喊,“我要开炮了!你们快……嗯?你们怎么不动了???”
喊打喊杀化作小声嘀咕,一腔激奋热血的炮手觉得自己被孤立了。
“它不是敌人。”适时一目连的声音响起,他从先前船长室的那几个海盗身后走出,解释道,“其实……”
海浪声蓦地变高,海盗们齐齐发出惊呼,一目连转身去看,章鱼海怪举起的一条触手上放了十几个颜色暗淡的宝箱,搁到甲板时没注意箱口开了,色泽诱人的成堆金币立刻撒了出来。
海盗们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纷纷去捡还拿牙咬。
“你在贿赂我的船员吗,人鱼?”一目连抱肩靠住船围栏,看着疯狂数金币的海盗们,不由有些好笑道。
荒不知何时出现在围栏外,他侧身坐在章鱼海怪的触手上,长长鱼尾垂在半空中,不断滑下晶莹的水珠。
“你不喜欢吗?”荒的手臂搭在围栏上,问道。
“金币没有人会不喜欢。”一目连道,明白过来早上分开后对方去做了什么,“可我不收不义之财,说你的要求吧。”
荒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类海盗头子,新换的衣饰鲜亮,黑眼罩重新遮住右眼,神采奕奕仿佛又是初见的那天。
那张嘴明明教了他亲吻的滋味,那双唇明明曾任他肆意妄为,现在却吐出客气到几乎疏离的话语。
就像风一样让人无法抗拒,却也像风一样令人无法理解,摸不清轨迹。
荒说道,“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一目连嘴边的笑意淡了下去,“抱歉,你想要的我暂时不能给你。”
那边被金币冲昏头脑的海盗们回过神,鉴于一目连和荒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更有明眼人看出章鱼海怪非常敬畏地托举着荒,于是他们很明智地没有过去,开始大声嘀咕起来。
“我的天哪,你们看,那里居然有一只人鱼!”
“是的呢,看起来好眼熟啊!”
“这些金币是他给我们的吗?”
“要我开炮打它吗?”炮手完全没注意伙伴们一字一顿的口吻神似东瀛地区的棒读,兴奋地接道。
海盗们不说话了,再次孤立了炮手,他们的眼睛放回金币上假装一副着迷模样,实则耳朵悄悄竖起。
海盗们一边偷听,另一边凭借出生入死以来培养出的默契进行无声交流。
那条人鱼居然没被那个怪蛇吃了?
是不是船长又当好人救了他?
他半个多月前就跟着船长,到底想干啥?
说你笨你还真就不聪明,我问你们,咱们船长好不好看?
好看!
咱们船长要是女的,我绝对……ma的,是女的我更追不上了。
追你个头,也不瞧瞧你那歪瓜裂枣的样!敢碰船长我第一个打死你!
好了好了,所以说那条人鱼在追咱们船长?
ma的,那明显是个带把的人鱼啊!敢碰船长我第一个打死他!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那个义愤填膺的海盗身上,眼神在说你他娘的有本事现在就去打死那条人鱼。
那个海盗瞬间怂唧唧了。
“哎我说。”炮手突然出声,被打扰的海盗们不满地瞪过去,炮手坚持说完,“船长被那个人鱼拽下去了,咱们不救吗?”
“……”
还好当他们跑到船围栏往下看时,一目连没有摔进海里,而是坐在章鱼海怪的触手上冲他们挥了一下手示意自己没事。
然后他们看到那条人鱼从后面搂住一目连,望过来的眼神可以说是极为和善了。
和善到让他们集体打了个寒颤。
有了人鱼和章鱼海怪护卫般的跟随,独眼海盗船虽然后来遇到了几只海怪却都顺利摆脱,最终全员无伤地抵达风神岛。
回到陆地有种难以言喻的踏实感,海盗们的糙汉心瞬间忘了自家船长被人鱼纠缠,该喝酒的喝酒,该逛ji院的逛ji院,补给通常定在最后三天,他们剩下的时间足够享乐。
一目连自然也要上岸,荒在海里可谓是无所不能叱咤一方,可陆地对于他来说是唯一不能攻克的存在。
当然,如今还要再加上一目连。
大海给了人鱼最得天独厚的容貌与力量,同样为它们留下了哪怕终其一生不会遇到的弱点,离开海水走上陆地。
缺水会使人鱼的鱼尾像摘下来的鲜花逐渐枯萎,而长时间的缺水会使人鱼的生命一点点流失,直至死亡。
荒不惧怕死亡,他拒绝的是没有彻底得到一目连的死亡。
“我晚上回船上睡觉。”
似乎在表达不满,人鱼的鱼尾拍了两下礁石。
“注意别让人看到。”
鱼尾拍得更大声了。
“岛上的海产有几家很好吃,我买一些给你。”
鱼尾迟疑了一下。
犹如猜中了荒的内心想法,一目连笑了笑,随即不再多说,离开岛上这片人烟稀少的礁石群,朝着人多的集市走去。
荒目送他的身影直到消失不见,鱼尾一扬,水花飞溅的同时已跳进海中,他游远了些,仰面朝上缓缓沉入海底。
阳光明亮,人鱼的心中却已开始期待夜晚。
然而白昼过去,荒等待了整个夜晚,一目连没有回来。

评论(18)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