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08

深夜更文jpg
——————
占卜
“朗姆酒!威士忌!东瀛的清酒!不来一口吗大兄弟!”
“菠萝苹果椰子枣!刚运到的水果买够就送黄油面包啦——”
“特制海产!腌制海产!带给你地中海的浓郁风情!”
“老板,请问这些海产……”
“这位小哥不仅人长得好看眼光也这么好!你来我这里买海产真是太对了!”老板是个中年壮汉,胳膊上带着几道吓人的刀疤,他热情地招呼驻足摊位前的一目连,“喜欢什么口味,咸的甜的还是辣的?”
一目连看着摊子上摆放出的大大小小海鱼食品,腌制过后的那种特别味道萦绕鼻尖,他思考片刻,最终在老板期待的目光下选了……
两条鳕鱼。
鱼类产品会根据捕捞难度和制作技巧决定价值,前者一目连能用丰富的航海经验判断,后者则需要鼻子仔细分辨。
一目连闻出那些海产里鳕鱼最为新鲜,老板拿纸包好后他撕下一小块鱼肉放嘴里尝了尝,表皮酥脆肉质鲜美,似乎被炭烧过。
一目连觉得不错,只是不知道合不合人鱼的口味。
鳕鱼肉偏咸,一目连不紧不慢地逛着集市,许多摊主见他眉清目秀年龄不大,以为是外行人便想试着占到便宜,结果没料到对方气质看着温和,砍价时条理清晰口齿伶俐,反而白送出去不少。
但是当结账时一目连露出了礼貌友善的笑容,又让他们觉得能看到这样的笑容似乎也挺不错,然后就被老婆拧住耳朵训了一顿。
一枚金币约等于十枚银币,一枚银币约等于一百枚铜币,钱币得之不易,每一枚都要物尽其用。
这是一目连的钱币观,纵使他的船上堆了十几个盛满金币的宝箱亦不曾改变。
不过照顾到人鱼的口味与食量,一目连最后选的海产都是上等货,味道好,卖相好,肉量足,价格自然低不到哪里去,况且一目连除了最开始的鳕鱼条,其他产品全部论箱买。
至于为何单独买鳕鱼条,一目连是这样回答好奇的ji女们的,“为了将海里的鱼引到岸上。”
有ji女惊奇道,“什么鱼会吃腌鱼啊?”
一目连笑了笑,“是一条人鱼。”
“天哪原来是人鱼!”ji女们夸张地哇了一声,表情摆明了不信,不禁吃吃笑道,“船长您居然会开玩笑了,真可爱!”
热闹的酒馆里笑声不断,光顾的客人郁闷地发现自从一目连来了后,漂亮的小姐姐们大姐姐们纷纷去对方身旁转悠,要不是那桌坐满了独眼海盗船的海盗,他们早过去闹事了。
客人眼馋,独眼海盗船的海盗们更眼馋,他们借着地理位置的优势与ji女们搭话,“船长没在开玩笑,那人鱼可能吃了,什么都吃!”
“真的假的?”
“当然真的,不仅吃海里边的海怪,我们船上的罐头果干肉脯全被他吃了。”
一目连要了杯清淡的果酒,小口啜饮,边听着他们聊天,聊到人鱼时嘴角一直勾着,不过被杯口挡住导致没人看到。
“那是挺能吃的,话说船长你就没管管那条人鱼?”
“船长管了。”又有海盗一本正经地接道,“船长把他的那份零嘴全给人鱼吃了。”
闻言ji女们眉头一皱,察觉事情并不简单,“这个人鱼……公的母的?”
“好了,聊些别的吧。”果酒喝完,一目连出声打断他们越来越歪的话题,“我先回船上了。”
ji女们顿时发出一阵失望叹息,“今天怎么走的这么早,不多待一会嘛?”
一目连取下钱袋搁在桌子上,笑道,“里面是这几天的酒钱,麻烦你们照看我的船员了。”
他拿好随身东西,在ji女们不舍的挽留声中离开了酒馆,外面天色才至傍晚,阳光没那么强烈却还残留着热意,云彩偶尔飘过遮挡,投下得以松口气的阴影。
虽然说了晚上回去,一目连心知荒一定会等得不耐烦,也许待会用鳕鱼条引他出水没准还会闹脾气。
想到荒拍着鱼尾却面无表情闹脾气的样子,一目连索性抄了近道,预计穿过几条隐蔽的小巷直达港口。
这个无意的决定致使后来的一目连付出了极大代价。
如果说风神岛的集市作为整片岛上最繁华的地带,犹如贵妇人的迤逦长裙,那么穿插其中的小巷则是裙摆点缀的金线,那些不能轻易示人的稀罕货物藏在巷尾搭建的无数黑帐篷中,仿佛深海秘宝等着有心人寻找开启。
穿过最后一条巷子时,一目连终于被一顶帐篷引起了几分注意,与其他帐篷不同的是,这顶帐篷是浓艳的红色,入口上方悬挂的木牌刻着古老的文字。
占卜。
这个词让一目连回忆起某些不怎么愉快的经历,腰侧的蛇毒印迹已完全消失,但那时为此承受的痛苦一目连仍记得很清楚。
一目连比常人强大的一点在于,他记住痛苦,却不憎恶痛苦,因为痛苦能使人清醒,促使人最终找到解决一切的办法。
他走了进去,帐篷内点着红色的蜡烛,占卜女郎坐在桌子后,从头到脚裹着黑色的大袍,兜帽遮住她的脸,只能见到弧度优美的下颔。
“您想问些什么呢?”桌上只摆了一个灰扑扑的水晶球,女郎的手指纤细白皙,如同抚摸情人脸庞地擦去球面的灰尘。
她喃喃细语,“是财宝,还是命运……亦或一份惊世骇俗的爱情?”
一目连没有坐下,平静地回答道,“我要问杀死八歧大蛇的方法。”
女郎的动作一顿,低声道,“水晶球会给您指引。”
只见水晶球里仿佛承载了一方小天地,大雨倾盆,海水翻涌,巨大的蛇身海怪缠住风雨中飘摇的海盗船,船上有人鱼正在与蛇头缠斗,下一刻人鱼被蛇尾卷住,眼看被送入蛇嘴中时——
一目连的手放在了水晶球上,所有景象立即如烟雾般消散。
一目连一字一顿道,“你不会如愿的,八百比丘尼。”
帐篷里的气氛瞬间凝滞下来。
“哎呀,被发现了呢。”女郎的声音变回平常的成熟妩媚,即使被一目连随之拔出匕首抵住喉咙,她的语调依旧轻快,“一目连船长,我要称赞你的勇气。”
“可惜你注定要为这份勇气失去一切。”

评论(10)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