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10

诅咒
晨光熹微,海与天的交界处黑暗尚未退去,晨雾笼罩住海平面以上,使望向远方的视野变得模糊不清。
不过这对于人鱼的视力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荒浮出水面辨认着方位,灰白色的条带斜勒住他的肩膀至腰侧,他的后背上是一把巨大长刀,刀柄裹着血红色绑带,刀身是不详的黑色,隐没在水下的刃尖则是诡异的明黄色。
“到了吗?”
荒出声问道,这片海洋空旷寂静,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唯一一个活物。
“快了。”
有一道毫无起伏的女声回答他。
“还要多久。”
“按照现在的速度,晚上便可。”女声说道,“我认为最好在白天靠近。”
荒潜回水下,上身再度绷成水阻力最小的直线,修长的鱼尾猛地摆动,竟以比之前还要快的速度疾速游去。
“你战胜不了亡灵,人鱼。”女声如影随形,穿透海水在荒的耳边道。
“他违背了约定,我必须给予他惩罚。”荒的神情冷漠,回答得似是而非。
片刻后,女声才说道,“我并未感应到你的杀意……”
荒没有再说话。
两天前的风神岛礁石群,月落日生,荒没有等到他的船长,却见到一个肩披盔甲着装异常古怪的少女寻来,她自称妖刀姬,乃是从她背上背着的锋利长刀而生。
同那双金色妖异的眼眸对视刹那,荒便看出她不是人类。
“我收到青行灯的消息,她需要帮助。”
荒的眼里带着审视,不远不近地浮在水面上看着她。
“她说,船长在等你。”
荒的表情立即变了。
八百比丘尼有着占卜女巫的可怕能力,青行灯则拥有读取亡灵意识的灯杖,八歧大蛇闯入亡灵海域的时候,青行灯强行熄灭了一盏河灯,借助亡灵入梦的力量向妖刀姬传信。
妖刀姬的手里拿着浅色的匕首鞘,荒认出那正是一目连随身携带的,“我追踪八百比丘尼的踪迹,在她最后出现的地点发现了这个。”
“他在哪里。”海水开始不安地涌动,荒的底线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挑衅触动,怒火在吞噬着理智,他的脸上布满阴郁的寒意。
“亡灵海域,我来带路。”说完,妖刀姬直直走入海里,待到荒的面前,少女的身影消失在海水里,只有长刀横在水面。
黄昏时分,荒到达了亡灵海域。
不正常的浓雾从四面八方涌来,荒仰面沉在水下,鱼尾摆动的幅度几近于无,尾侧的鱼鳍随着水波柔柔飘动。
犹如深海的幽灵,荒安静地、耐心地,像最老辣的猎手,任由巨大的海船阴影逐渐覆盖自己的全身。
荒解开绑在身上的条带,握住长刀的刀柄缓缓向上游动,而就在海船远离的瞬间,他将长刀插进了船体的尾梢。
立在船头的八歧大蛇似乎警觉到了什么,回头往后看去,其中靠在外侧的两个蛇头更是钻入海水搜寻,然而注定是一无所获。
荒漂浮在水面上,鱼尾轻抬,浓雾恰好掩藏了他的身影,蛇眼穿不过雾气,因此使得无论水上还是水下,八歧大蛇都找不到可疑之处,除非它选择掉头。
海船远去,荒的鱼尾重回水下,他直起身,手臂却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一盏跳跃着暗蓝色光芒的河灯。
荒转身看去,相同的河灯被海水推送至他的身旁,数量之多如同灯海,正渐渐将他包围,不期然间营造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
河灯的中心,是一片简单到粗陋的木筏,上面躺着一个人,当看清对方的脸时,荒的瞳孔骤然一缩。
荒迅速游到木筏边,手指触碰脸颊的力度却小心翼翼。
“荒……?”那人醒了过来,左眼在暗色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愈发通透碧绿。
“你说过晚上会回来。”荒低声道,手指抚摸着青年的脸颊,确认并不是自己过于思念造就的幻影。
“抱歉……”
“你说过会给我带人类的食物。”
“荒……”青年抬手握住荒的手,脸颊轻轻地蹭了蹭他的掌心,“对不起,是我太过轻敌,让你担心了。”
“你有没有受伤?”荒问道。
青年摇摇头,“八百比丘尼想要献祭青行灯,不过被我们看穿,青行灯夺回灯杖,我趁势跳下了船。”
“然后醒来时就看到了你……”青年的声音越来越低,不顾木筏翻倒的危险,他忽然前倾身子抱住了荒,“还好你来了,荒。”
周围的河灯暗沉如墨。
青年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慢慢对准了荒的心脏位置。
这时只听荒突然问道,“亡灵也会有温度么?”
“……”
荒的手瞬间掐住青年脖子,狠狠往木筏上一按,匕首失去了力气和准头,仅仅在荒的后背上留下一道淡淡痕迹。
“他在哪里。”荒沉声问道。
青年既没有反抗,也没有露出阴谋败露的表情,他依旧温柔地注视着荒,下一刻手中匕首举起,竟是直接插进了自己的右眼中!
纵使明白眼前的青年不是一目连,荒的心脏仍不禁剧烈跳动了一下。
黑色的血液从青年右眼流下,掉到了荒还未抽离的手背上。
“我诅咒你……”青年轻轻说道,好似在吟唱一段格外动听的歌谣,“你将从神坛跌落,你会失去海洋的庇佑,你会葬身于……”
“离开他!!”
一目连的声音仿佛在荒的耳边重重敲了一记,荒瞬间推开青年,用力之大直接推翻了整片木筏。
青年沉入海中,诅咒被打断。
荒扭头看向一目连的方位,却见对方身后随之而来的八歧大蛇。

评论(6)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