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09

右眼
夜色浓重,海浪不安分地翻动,船上的海盗们吵嚷不休,更有对船长位置虎视眈眈的海盗纠集手底下的兄弟,趁船长受伤之际意图夺位。
没有人想到作为一切导火索的一目连还有胆子回来。
一目连回到船上时,全身被海水浸透,挥动匕首的动作却丝毫不受影响,他身姿灵活地穿过杀作一团的海盗们,直奔船内的监牢。
监牢里只余被被海盗掳来的人,海盗们则全跑上面暴动了,一目连用匕首砍断铁锁的环链将所有人放了出来,唯独不见那个曾与自己关押一处的少年。
“那孩子被海盗带走了……”
“我知道了。”一目连朝他们安抚般地笑笑,“船尾有小船,你们找到后赶紧离开,不用等我。”
说完,他冲到监牢外,干净利索地解决了挡路的海盗,顺便把他们的武器交给那些人防身。
“原来你没跑!”
寻找少年的途中,有人认出一目连,正是先前领命带走一目连的海盗,他看到一目连身上的单薄衣衫湿透,露出的胸口皮肤又白又嫩,做到一半被打断的怒火夹杂着欲火同时上头,势必要擒下一目连彻底教训一番。
“我的同伴是不是被你带走了?”一目连眼神凌厉,盯着他问道。
“船长果然有眼光,小男孩玩起来就是爽!”那海盗的笑容令人作呕,他对一目连道,“把你交出去之前,先叫我好好玩一……”
话未说完,一目连手中的匕首寒光一抹,已然逼至他的咽喉,那海盗躲闪不及被割开一道不浅的伤口,顿时鲜血喷出捂着脖子不断后退。
适时其他海盗围了上来,一目连转身就跑,在船舱里与海盗们进行惊险的躲避追杀。
而就在一目连一路跑到杂物室,终于找到了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少年,安慰的话等脱离危险再说,一目连抓住对方的手,只说了一句跟我走。
似乎受到了严重惊吓,少年的腿脚虚浮,跑得很慢,一目连没有显露任何视他为累赘的意思,反而负责断后抵挡着海盗们的攻击。
到达船尾时,一目连的脸上,手臂及大腿被划出五六道血痕,他示意少年快跳,距离海盗船几米之外的海面上飘着两艘小船,小船上的人正冲他们着急挥手。
少年不敢跳,一目连搂住他的腰,直接往后一翻,迎上来的刀刃擦过一目连的额发,被削断的几缕碎发悠悠飘落在地,一目连和少年已倒仰着坠入海水中。
一目连推着少年游向小船,海盗们自然不肯善罢甘休,纷纷跳进海里,甚至有海盗转动炮口瞄准了他们。
“别开炮——”水里的海盗疯狂叫喊。
下一秒,炮弹射出,世界为之静了一瞬,一目连深吸一口气潜入海下,然而这次不再像之前那么幸运,他没有躲过海盗们的炮击。
一目连听不见人们的声音。
他眼前最后一片景象是摇晃的破碎的水波,他的右眼溢出鲜红色的血,于冰冷的海水中蜿蜒成线,逐渐浮上海面。
陆地上的人们将死亡埋在土里,海洋上的人们将死亡沉入海底。
“还不到时候。”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呢喃,一目连瞬间清醒,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女人未着寸缕的大腿上。
“……”
“一目连船长,您总算醒了。”那是位非常美丽的成熟女性,银发蓝眸,妆容清冷,头饰和衣饰都以青蓝色为主,领口滑至肩下,毫不遮掩地露出整片白皙胸口。
“青行灯……?”一目连坐起身,“你怎么会在……这是哪里?”
一目连环顾四下,阴暗湿冷的监牢,空气里带着海水特有的咸腥味,铁栏杆上生满锈迹,仿佛又回到曾经的那艘海盗船上,连航行在海上独有的微微摇晃的感觉也如此真实……
“我们在八歧大蛇的船上。”青行灯的唇角带着淡笑,好像并未对自己现下的处境产生对应的担忧。
一目连想起来了,风神岛的小巷,帐篷里不怀好意的八百比丘尼,当他的匕首即将刺进对方脖子里时,帐篷轰然倒塌,桌上的水晶球随即碎裂,从中释放出诡异的灰色烟雾。
是陷阱。
一目连难得有分懊恼,他承认那时的自己到底冲动了,在看到水晶球里人鱼被送进大蛇嘴里时,那种所有物被觊觎被抢夺的感觉,让他内心浮现出类似愤怒的情绪。
还是被那条人鱼影响了……一目连皱起眉,一时陷入沉默。
“人鱼……”青行灯忽然开口,一目连迅速抬头看向她。
“八歧大蛇想吃掉你的人鱼,借此获得重生的力量。”青行灯眼里幽光闪烁,娓娓道来前因后果,“八百比丘尼偷走了我的灯杖,意欲集中海上亡灵,做成一张人鱼无法挣脱的大网。”
“你是饵呢,一目连船长。”青行灯轻笑出声。
“……”一目连叹了口气,苦笑道,“怪我轻敌了。”
他看着青行灯,回忆起当初的第一次见面,实在没料到多年后会在八歧大蛇的船底监牢重逢。
当时他命悬一线,被海水不知裹挟到何处海域,载沉载浮之际,远处海面突然出现无数的幽蓝河灯,朝着他所在的方向漂浮过来。
河灯中心是一片木筏,上面坐着一个不似人类的女人,与一目连擦身而过时她手里的灯杖伸出一挑,将人勾到了木筏尾部。
“还不是时候。”女人对一目连说,“死亡的终点离你还很遥远。”
话音落下,万千灯火摇曳,有一盏河灯倏地灭了。
后来一目连才得知,那些河灯是海上亡灵的化身,世人有说人死如灯灭,而在青行灯眼里,人死便化作她身边的灯,灯火最亮时则意味着再无生还可能。
一目连活了下来,右眼却因为得不到及时医治彻底失明。
监牢里,一目连问道,“我睡了多久?”
青行灯道,“没有很久。”
闻言一目连刚想松口气,青行灯接着说道,“两天而已。”
“……”
一目连尽力不去想那条迟迟等不到自己会作何反应的人鱼,他思索片刻,对青行灯说道,“目前只有先取回你的灯杖,我们才有机会对抗八百比丘尼和八歧大蛇。”
“不必担心。”青行灯却道,“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等待什么?”
“你的那条人鱼,以及……”青行灯的笑意愈深,“一把刀。”
“……”

评论(6)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