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13

海神
海神波塞冬,容貌英俊神力强大,有着极强的侵略xing野心,千年前与宙斯争夺权力宝座未果,最终被放逐于大地受刑。
波塞冬的武器是一把三叉戟,战车用金色战马所拉,当他离开深海华美的宫殿,乘坐战车在大海上奔驰时,滔天的海浪会变得平静,无数海豚跟随左右,犹如一群忠心耿耿的海神护卫。
传闻波塞冬的真身是人身鱼尾,浅蓝色的鱼鳞由腹部而下,渐变为深蓝、墨蓝,到尾尖已呈浓黑色,因此也有很多记载海洋传闻的学家认为人鱼即是波塞冬的后代,并根据鱼尾的颜色划定力量强弱。
“呣咕。”
昏黄的灯光下,小人鱼趴在一目连的手边,双手撑住小脸,大眼睛盯着一目连不自觉轻敲古旧纸面的手指,鱼尾不时举起轻轻晃两下,甩下几滴凉凉的水珠。
小人鱼叫了一声,但聚精会神的一目连没有听见,直到手腕被鱼尾挠痒痒似地扫过,一目连才注意到小人鱼的异状。
“困了吗?”
小人鱼以鱼尾支撑站直身子,小脑袋四处转了转,目光落到桌上的不远处,一目连吃完晚饭后的盘子刀叉还未收走,他如同刚出生的小蛇般靠近过去,然后拿起银制叉子,停在了羊皮纸的中心。
“呣咕。”叉子尖朝上,小人鱼的另一只手插在腰上,仰头看着一目连,鱼尾在灯光下散发淡淡的蓝色荧光,正好盖住羊皮纸上绘制的波塞冬画像的脸。
那双蓝色的眼睛目光灼灼,不出片刻一目连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海神没我长得好看,所以你不要再看海神了,要看我。
“后代吗……”一目连若有所思地喃喃道,随即用手指揉了两下小人鱼的脸蛋,露出温柔的微笑,“要睡觉吗,小海神?”
小人鱼立即扔掉叉子,抱住了一目连的手指。
将小人鱼放进摆在床头的水杯里,一目连收拾好记载海神传闻的书卷,熄灭油灯后躺在了床上。
今夜无星无月,船长室里一片黑暗,窗外传来时高时低的海浪声,一目连解下眼罩,再无其他动作,似乎是准备合衣睡了。
门外偶尔有守夜的海盗走动,一目连的呼吸逐渐平稳,这时只听床头附近突然传来微小的动静,小人鱼从水杯里探出身子,双眼在黑夜下视物依旧清晰如白天。
“呣咕……”
像是确认一目连是否真的入睡,小人鱼低低叫了一声,见对方毫无回应便小手按住杯口,鱼尾一用力,瞬间跳出了水杯落到了床沿。
着力点选的不太好,小人鱼差点没掉在地上,他抓紧床单,鱼尾乱甩,最终哼哧哼哧地爬上了床,舒了一口气。
“唔……”一目连忽然轻吟出声,小人鱼猛地抬头望去,发现对方眉头蹙起,睡容不怎么安稳的样子。
“不……”一目连无意识地动了动身子,手指缩紧仿佛在抓什么东西。
小人鱼能感觉到一目连梦境中的不安,他支起鱼尾,前行的同时在床单上留下一道浅浅水痕。
“呣咕。”
他小脸贴住一目连的侧脸,蹭了几下,声音带着安抚意味,好在一目连很快摆脱了噩梦的纠缠,放松了身体,呼吸重新变得平缓。
小人鱼就这样守着一目连,守夜海盗换了下一班才终于撑不住,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挨着一目连的脸睡着了。
一目连确实在做噩梦,他置身于汹涌海浪中,看到八歧大蛇咬住人鱼紧接着吞下,然后散发着血腥之气的蛇口大张着冲向了他。
死亡转瞬而至,一目连闭上眼睛,却迟迟等不到被利齿吞噬的痛感。
“连……”
风浪停歇,熟悉的男人声音在耳边响起,一目连伸手抱住了对方,抱得很紧,他的额头抵住对方的肩,只觉得没有什么时候能比这一刻更让他安心。
二十余年的人生,一目连做噩梦的次数屈指可数,以前被青行灯搭救的那天晚上他做过,现在又因为荒梦到当时在亡灵海域的场景。
他潜入海下,人鱼的血液顺着水流飘荡,诅咒在荒的身上应验,荒的身体一寸寸缩小,全身的骨头关节承受着无形的剧痛,一目连完全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荒在自己的怀里变成巴掌大小的体型。
他又一次尝到了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失去右眼,失去生命……失去了荒。
不过一目连足够坚强,就像噩梦永远有醒来的那一天,他相信荒的诅咒终有一日会被解除。
隔天早晨,一目连召集了几位副手海盗,他挑出几份之前找来的书卷秘闻,提出总结后的看法,“我看完了所有关于海神的记录,海神权杖极有可能就是波塞冬的武器三叉戟,这上面记录波塞冬最后一次出现……”
注意到海盗们一直瞧着自己头顶,一目连敲了下桌子,海盗们马上收回视线。
一目连接着说,“海神最后一次现身是在两百年前的……”
“呣……”一目连停下声音,趴在他头顶的小人鱼醒了,揉揉眼睛,坚持叫完整个音节词,“咕……”
海盗们面无表情,心里的小人已经在大海上狂游数圈。
“船长,人鱼……您和人鱼是不是还没吃早饭,找海神的事等吃饱了再说也不迟。”先前命令海盗们去给人鱼做小衣服的副手海盗说,“您看,天气已经冷了,兄弟们担心人鱼着凉……”
他搓搓手,表情格外的义正严辞,“特意做了一些衣服给人鱼穿,毕竟这是您第一次下这种命令,兄弟们绝对会保护好人鱼的安全。”
人鱼需要穿衣服吗……?
一目连有些疑惑,但海盗们一片好心,他没理由拒绝,便抬起手想把小人鱼从头上拿下来,结果小人鱼不仅揪住了他的头发小脸还埋进了他的头发里。
“呣咕……”
小人鱼哼哼出声,一目连朝着不明所以的海盗们解释道,“荒还想再睡一会,我们先确定路线。”
“不着急……”海盗们的声音有点大,意识到小人鱼要睡觉连忙压低,“我们把您的早饭送过来,衣服的话等人鱼醒过来再穿。”
“可是路线……”
“我们准备了好多件呢,您一定要说服人鱼穿上啊。”
“……”

评论(21)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