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老师(十一)

台灯灯光暖黄,马克杯里泡着热气缭绕的花茶,一目连戴着副简单的黑框眼镜,头发扎了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
书桌上堆着前两天的几何测验卷子,一目连判完一张便会朝墙上的钟表望一眼。
时针停在八和九之间的时候,一目连第五次发现自己算错了分数,他放下笔,拿起杯子啜了一小口茶。
一目连对荒说了谎。
周五根本没有什么研讨会,也没有轮到他值班甚至比平常早离开了学校。
学生们三五成群热闹讨论着往篮球馆走,偶尔有认识的学生向一目连打招呼,还问一目连要不要一起去看比赛。
一目连只说自己有事。
学生们可惜道,“今天是决赛呢,八班的荒和茨木听说特别厉害,不过好像今年最后一次比赛了,老师真的不来看吗?”
一目连围着深蓝色的围巾,他沉默了几秒,还是委婉拒绝了学生们的邀请,“你们去看吧。”
走出校门的时候,一目连的手机收到荒的消息,问他到没到篮球馆。
一目连的手指停在屏幕上,直到彻底黑屏才回过神重新塞进了口袋里。
一目连暂时不想回复对方,确切地说,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那天晚上荒格外深重的告白震撼住了他,当意识到自己做出怎样的回应时,一目连已经紧紧抱住了荒。
“我……”
在这场年龄差太多的恋爱里,一目连以为自己能保持足够的清醒,以一名教师、一名成年人的理智和克制去对待对方每一个举动。
然而事实证明,他做不到。
做不到无动于衷,做不到冷静应对,做不到……推开身上的这个人。
一目连撑起上身,低头看着陷入熟睡的荒,介于男孩与男人间的面容极为英俊,眉眼间依然带着少年特有的单纯稚气。
嘴唇上似乎还残留着荒的气息,一目连抬手摸了摸,房间一片安静,荒的胸口规律起伏着,他忽然间就做出了一个决定。
不能这样下去了。
不能再陪着荒这样任性下去了。
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一目连回过神,是荒的短信。
——老师,我们输了。
一目连重新拿起笔,强迫自己的目光落在试卷上。
十分钟后,荒又发了一条短信。
——老师,你在家吗?
笔尖蓦地停下,洇出一点深红。
一目连拿起手机,按下了关机键。
花茶的热气渐渐散了,只有隐约的淡香还飘在空气里,一目连这回没有出现算错分数的情况,不过当看到下一张写着的名字时,他再一次停住了笔。

那是荒的试卷。
荒没有做最后一道题,他仅仅是在空白处写下了几个字:
老师,你后悔了吗?
努力维持的平静像是破裂出一道口子,一目连自以为的决心轻而易举被击溃,他立即打开手机,从没有觉得此刻手机的开机时间是那么的慢。
——老师,能出来一下么。
屏幕亮起,跳出一条未读短信。
一目连睁大了眼睛,连忙看了眼钟表,这条短信送达时间在一个多小时前,他想都没想地跑出了家门,没换鞋也没穿外套,凛冽的夜风扑面而来,他的嘴边呼出白气。
“荒!”
“……老师?!”
单元门正对的路灯下,荒正在盯着手机屏幕,如同有所感应般猛地抬起头望了过来,“老师……你怎么不穿件外套?”
一目连却问道,“你一直在等我吗?”
“没有等多久。”荒道,“老师,你先回去……”
“对不起。”
一目连固执地没有动,他站在荒的面前,眼神认真地说道,“对不起,我骗了你,今天没有研讨会。”
“对不起,我没有去看比赛。”
“对不起,这些天故意避开你。”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一目连的声音低了下去,“对不起,我……”
“老师,”荒打断了他,“你后悔了吗?”
荒的表情意外温柔,语气就好像遇到了不会的数学题,没太多起伏地问道,“答应和我在一起,后悔了吗?”
一目连怔了怔,随即道,“没有……我没有后悔。”
“那么不需要道歉。”荒说着,解开羽绒大衣然后上前一步,将一目连抱进了怀里,“我明白老师的顾虑。”
荒的胸膛格外温暖,一目连的脸蹭过柔软的粉色围巾,荒的手臂隔着一层大衣圈住他的肩膀,“茨木说他看见了酒吞的辞职信,我想酒吞是为了他才辞职的。”
一目连的手搭在了荒的腰上,“跟学校、工作……这些都没有关系。”
“其实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一目连抬起脸,两人的距离很近,仿佛下一秒便会接吻,“荒,你会后悔吗?”
“我的答案和老师一样。”荒道,“我不会后悔。”
一目连笑了一下,笑容里隐隐带了一丝伤感,“一年后,你还会不后悔吗?”
“两年,五年,十年后,你还会不后悔吗?”一目连说道,“你说过你不想要最好的,可我觉得你值得最好的。”
荒沉默了。
胸口似乎有些发闷,一目连松开抱着荒的腰的手,“已经很晚了,你……”
“老师,你发现了吗?”荒开口道,“你的假设里只有我。”
“我能理解十年后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一目连一时答不出话来。
荒没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ktv那天我说羡慕茨木,我羡慕的是他那份勇敢。”
“我愿意为老师勇敢面对以后的一切。”荒勾起嘴角,对一目连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可不可以请老师……”
“也为我勇敢一次?”
冬天的夜晚,天寒地冻,血液却因为对方的话语奔至胸口,推动着心脏为之颤动不已,砰咚砰咚,失去了平日的从容。
一目连没有回答,他只是踮了一下脚,吻住了荒的唇。

评论(13)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