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庭院猫梗+今天应援催化的脑洞
————————
我是被阴阳师们收养的一只流浪猫。
我玩他们给的皮球,吃他们每天积攒的寿司,跟着他们在庭院里走来走去,不时挠他们的衣摆,偶尔追着打扫的小纸人,对能够推倒它们感到乐此不疲。
能有一群阴阳师当仆人,每天好吃好喝伺候着,我也就屈尊降贵地让他们摸一摸我的脑袋和身子,摸舒服的话顺便喵喵叫两声以示鼓励。
当然,庭院里除了阴阳师还有叫做式神的生物,那些式神坐在樱花树下面,隔几天换一个。
这些天是一个叫做一目连的式神坐在那里,他背后有一条长了爪子的大蚯蚓,每当我趴在一目连大腿上蹭来蹭去时,它就冲我吹气,脑袋也靠过来试图蹭我。
我是那种轻易让蹭的猫吗!
因此一般这种时候,我会使用家族代代流传的喵喵拳,往它的鼻子眼睛招呼过去。
哼哼,每次都是我赢。
不过当今天我被阴阳师叫醒以后,我发现庭院里突然又多了一个打扮稀奇古怪的“人”。
我第一眼看见的便是……球!那个人身上有好几个一看就超级好玩的球!
好想玩好想玩好想玩。
我抓住阴阳师的衣服,告诉他们我想要那个人身上的球。
结果那群仆人只是敷衍地摸了摸我的脑袋,然后往什么逗鸡场跑,逗什么鸡,我难道不比那些扑棱翅膀的玩意萌吗,愚蠢的阴阳师!
鉴于他们太没用,我只好自己上。
第一步,观察。
我蹲在那家伙的几步远外,舔舔爪子蹭蹭脸,眼神却一直不动声色地瞄着他,似乎注意到我的视线,他扯了一下嘴角,冲我说了一句,“哼,低等弱小的生物。”
虽然不太明白他说的意思,但我能感觉他是在求我过去。
第二步,蹭。
我向他迈了一步……嗯?怎么距离好像没变化?
我又走了两步,还是之前的距离。
呵,想躲开我吗?
我不动了,抬起脸冲他极尽温柔地喵喵叫了两声,没有人能抵抗住我的声音攻击,果不其然,这家伙表情僵了一瞬,我趁机拉近距离,钻进他的衣摆里,顺便踩了踩他的脚。
叫你躲我,叫你躲我,识相的话赶紧把球交出来!
然后这家伙后退一步,任凭我怎么喵喵叫都不露出一丝破绽,我追了半天追不上,干脆跑到樱花树旁边找一目连的那条蚯蚓泄愤。
闹了半天,我困了,松开抓着蚯蚓胡须的爪子,躺在一目连的怀里,闻着他衣服上的淡香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完全黑了,庭院里点了灯笼,我揉揉眼睛,发觉树下又坐下了一个人,正是白天躲开我的那家伙。
由于刚睡醒不想动,我当作打发无聊时间地听他们两个聊天。
“还要一个月,太慢了。”
“等不及了么?”
“嗯。”
“阴阳师每天都有在努力,今天你能来这里他们非常高兴,而且……”
“我也很高兴。”
那两人对着看来看去,是在玩什么瞪眼游戏吗,奇怪的是我居然闻到了猫粮的味道,不由抬爪扒了扒一目连,示意他快去弄好吃的来。
“这个小东西总是缠着你。”
“阴阳师收养的流浪猫,荒,你要摸摸它吗?”
“不摸。”
一目连突然把我抱了起来,接着往前一推,我的脸和那家伙的脸贴住了几秒。
真讨厌,一目连你学坏了!
我现在根本没什么力气,喵喵拳打在那家伙的脸上都没什么效果,反而爪子被捏住捏了好几下。
混蛋!无礼!人面兽心!……嗯,再捏捏那里,再捏捏我的耳朵,肚肚也要摸摸……我躺在那家伙的腿上,被摸得舒舒服服的,连那几个球落下来骚扰我也懒得搭理。
“它很喜欢你。”
“哼,这种弱小的生物。”
“又嘴硬了,明明也很喜欢它。”
“……嘴硬?”
那家伙动作停了下来,我抬头,看到这两个人的嘴巴黏黏糊糊地贴在一起,是在打架吗?
不可以打架!
我立即爬了起来,抬起上身,两只前爪去抓那家伙的下巴,虽然你摸得我挺舒服,但是不准你欺负一目连!
两人分开,我被那家伙提溜着后颈扔回了猫窝。
你知道我是谁吗就敢这么对待我?我的身后可是站了千千万万猫控阴阳师,看我不叫他们把你……
“吃,别再过来了。”
那家伙打开了阴阳师们的寿司盒,我哼了一声,看在肚子饿的份上,今天就暂时放过你。
吃着寿司的时候,我瞥到树下的那两个又开始嘴巴打架,过了一会那条大蚯蚓靠了过来,含泪吃了一口我的猫粮。
吃饱后的我蹿到它的脑袋上趴着,正大光明地瞅着他们俩依偎在一起,樱花树飘下花瓣,落到他们的头顶。
其实我是一只善良大度的猫。
所以……
希望明天也可以看到那家伙。
我闭上眼睛,去和我的梦中情猫相会。

评论(6)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