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16

*这篇预计还会写一段时间,加个tag,方便喜欢的朋友直接订阅🍻
——————
海豚
幽灵船的底舱充满了潮湿发霉的味道,其中夹杂着明显的鱼腥味,是那种仿佛才从海里捞出来晒了不到一天,半干不干的那种腥气。
除了味道,底舱的空间对于此刻荒的体型显得有些狭窄,视线可及的角落夹层一片漆黑,不过人鱼的视力自然能看清那片黑暗里藏了什么。
那是一群挤在一块的海石花,上面倚了一具勉强算完整的人骨,头骨正面冲着荒所在的位置,身上没有一丝布料,想必是陈年累月下早已经腐烂干净。
荒耳后的鱼鳞鼓了出来,深蓝色长发垂至身后,他停下在湿漉漉的地板上缓缓拖动的鱼尾,盯着那个头骨,只见上面两个空黝黝的眼洞蓦地迸出两道幽蓝色小火苗。
“人鱼!人鱼!人鱼!”
头骨的下巴咔嚓咔嚓动着,像是瞅见什么稀罕玩意似地连喊了三声。
荒融入那片黑暗中,尖锐的指甲伸出扣住那个头骨头顶,“在我把你捏碎前,告诉我瘸腿的幽灵在哪里。”
头骨沉默片刻,“救命!救……”
咔。
一声微小却清晰的骨头断裂声。
头骨的声音立刻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来了,来了,来了。”
随着最后一个古怪粗粝的音节消失,底舱尽头竟真的响起了沉闷的脚步声,对方走得格外慢,且一脚重一脚轻,极大可能是那个瘸了一条腿的幽灵。
瘸腿幽灵越走越近,荒的鱼尾尾尖竖起绷直,眼看即将擦身而过时,脚步声忽然停了。
往常这个时候角落的头骨会嘲笑般地喊出“瘸子!瘸子!瘸子!”,衣衫褴褛皮肤褶皱,脸上长着水草之类绿色生物的幽灵歪了歪头,看向头骨所在之处,下一秒——
“啊啊啊!”
头骨被荒猛地扔出,正中幽灵的额头,随即荒探出身子,鱼尾犹如骤然升腾起来的海啸海浪,拍向幽灵瘸了的那条腿。
一系列的动作都在眨眼间完成,幽灵猝不及防倒地,头骨惨叫着咕噜咕噜滚到远处,荒扑到幽灵身上,手掌按住了对方的脑袋,开始一下下往木板上撞。
该说这艘幽灵船的质量意外地比看着好,木板被幽灵的脑袋撞了十余下居然没裂开。
一个木塞玻璃瓶从幽灵的胸前晃了出来,荒用指甲划开绑着瓶口的细绳,东西到手,他迅速起身滑动鱼尾朝底舱外面跑。
“瘸子!人鱼!抓住!”
估计是被欺负得气到不行,头骨难得喊出了三个不同的音词。
瘸腿幽灵晃晃脑袋,宝贝被抢走,它立即爆发出一阵低吼声,幽灵船震动了一下,所有幽灵感受到它的愤怒,顿时全体出动势必拦下这条嚣张无礼的人鱼。
荒一路拍飞数个奇形怪状的幽灵,到达甲板时浓雾将整艘幽灵船包裹其中,夜空月光投下,荒这才真正看清玻璃瓶里是什么东西。
嘴部就像鸟类的喙突出,双眼又黑又圆,灰白色的躯体圆嘟嘟的,略短的鱼鳍在水中摆动着。
“……”
一只缩小数倍的海豚正贴着玻璃瓶看着荒,嘴巴张了张,露出两排细细的尖牙。
幽灵大军呈包围圈围住人鱼,为首的赫然是那个瘸腿幽灵,手上托着眼窝闪烁两团蓝色火焰的头骨。
“留下!留下!留下!”头骨喊道。
“留下!留下!留下!”幽灵们呼应般齐齐低声喊道。
荒的腰碰到了船围栏,身后是泛着躁动波浪的大海,对于现在的人鱼却是危险的不能跨入的禁区。
然而荒面上不露丝毫慌乱,他将手里装着小海豚的玻璃瓶往上一抛,幽灵们下意识抬头,荒姿势优美得后仰入海,鱼尾在半空中滑出一道漂亮弧线,尾鳍恰好勾到下落的玻璃瓶。
等幽灵们反应过来,人鱼和玻璃瓶已经一同沉进了大海。
幽灵们无法入海,瘸腿幽灵的脸色发绿,把头骨狠狠扔到甲板上,头骨又咕噜咕噜转了几圈,忍不住爆出一连串咒骂。
“去死!去死!去死!”
独眼海盗船晃了晃,一目连睁开眼睛,仅仅几秒的时间他就发现小人鱼不见了,海盗们睡得一个比一个熟,他注意到底舱门打开了一道缝,起身朝外走。
当看到外面的景象时,一目连飞快转身,手握成拳在船舱门上用力捶了一下,“都醒醒——!”
独眼海盗船又晃了一下,这回力度有些大,海盗们打了个激灵,纷纷醒了过来,一目连神色凝重道,“我们遇到幽灵船了。”
“我去找荒,你们作好攻击准备。”
海盗们犹在消化这几句话的信息量,一目连已然又回到甲板,抓着桅杆绳子直接穿过浓雾荡到了相隔不远凭空出现的幽灵船上。
会是八歧大蛇捣的鬼吗,还是八百比丘尼那个女人……
船上空空荡荡,一目连踩在吱呀作响的甲板上,一个东西滚到他的脚边。
“人类!人类!人……”
一个会说话的人类头骨,一目连表情毫无变化,抬腿一脚踩到头骨莫名裂了一条缝的头顶,“在我把你踩碎之前,告诉我人鱼去了哪里。”
“……”头骨突然觉得这个对话似曾相识。
一目连脚上开始使力,头骨忙不迭道,“大海!大海!大海!”
一目连暗道糟糕,亡灵的诅咒尚未解除,人鱼接触海水无异于增添苦痛,他低声问道,“方向。”
充当眼睛的两团火焰闪动了一刹,“东边!东边!东边!”
头骨故意说反了方向,一目连的脚马上移开之际,船舱中的幽灵察觉异动冒了出来,发现一目连这个新鲜送上门的人类顿时张大嘴扑了过来。
一目连脚尖拨了一下头骨,紧接着仿佛踢球一样把头骨踢向扑在最前面的幽灵肚子上,幽灵们从四面八方涌来,一目连向包围最薄弱的位置跑去,结果偏偏是头骨指出的方向对面。
一目连以匕首格挡幽灵们的攻击,锋利刃尖划过它们的手臂时冒出嘶嘶的诡异白烟,但很快又恢复如初。
一目连跑到幽灵船西侧的船围栏,毫不犹豫地抓住栏杆翻身跳下,头骨几乎是尖声叫道,“抓住!抓住!抓住!”
幽灵们伸长了手,一目连的发尾和它们的指尖一触即离,简直比风还难以捕捉。
深冬的海水冰凉彻骨,一目连屏息在水里搜寻一圈,月光隔着海面显得朦朦胧胧,再向下便是浓墨般的黑暗。
一目连无法,冬天的海水待太久了会冻坏身子骨,再加上幽灵船保不齐什么时候开动,他只得绕着圈游回独眼海盗船附近,海盗们提早放下木船,一目连双手一撑翻上了小船。
“呣……呣……!”
海面上传来弱小的声音,一目连侧头看去,小人鱼被什么东西托着游到了船边,他忙伸双手去捞,不曾想把水底下的东西也一块捞了出来。
大小和小人鱼差不多的小海豚累了般地瘫在一目连掌心里,尖尖的小嘴戳了戳边上一动不动的小人鱼,然后肚皮朝上,鱼鳍拍了两下身子。
黑色的小眼睛倒着看着一目连,似乎在说要摸摸肚子。
“……”

评论(13)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