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17

追逐
雾气渐渐散去,独眼海盗船上的海盗们得以窥见幽灵船的全貌,尚在啧啧称奇中,连续失手两次的幽灵们终于察觉到船周围不寻常的雾气,再度浮现在甲板上时正好和海盗们打了个照面。
隔着两道船围栏,双方皆是猝不及防,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被欺负得最惨的头骨不知从哪个角落滚出来,率先大声叫嚷道,“杀!杀!杀!”
适时小木船被拉回独眼海盗船上,一目连回到甲板上,眉头蹙起,命令海盗们,“扬帆,全速前进。”
海盗们立刻回过神,一目连迅速跑到中后的船舵处,双手握住整个舵盘,较之海盗们瘦了一圈的手臂却蕴藏了不可小觑的力量,他掉足力气将舵盘猛地打到最左,整艘船瞬间发出沉闷的巨响,伴随着阵阵木质般的摩擦吱呀声响。
一目连使独眼海盗船在最短的时间内调转船头,与幽灵船的并肩而行变为快速的不断扩大的斜角,几个眨眼已拉开了安全的距离。
不过一目连的动作快,海上混了百八十年的幽灵们也不含糊,一目连的手放到船舵时,十几个幽灵已踩过船围栏跳到了独眼海盗船上,海盗们不得不停下各归其位的脚步,拔出刀开始迎战。
奈何幽灵们刀枪不入,怎么砍都不会受伤,还是一目连觑到机会将一个冲过来的幽灵踹到了船舷,随即掐住对方脖子直接往下一推。
幽灵惨叫着摔落在海里,再没有浮出水面。
“呣……?”因着战斗一目连的领口敞开些许,一个小小尖尖的嘴忽地伸了出来,就在脑袋快探出来时一目连抬手拉好衣领,回到原处继续掌舵航行。
“幽灵怕水,不要恋战,把它们推到海里!”
一目连高声道,海盗们得令,改为两三人一组合力推下一个幽灵落海,即使被剩下的幽灵砍伤也毫不迟疑。
很快战况反转,幽灵们接二连三哀嚎着摔进海中,海盗们随意包扎了下伤口,接着收拾起战斗过后乱糟糟的甲板,重新点起照明的煤油灯。
海风裹挟着冬季的严寒吹鼓了船帆,此时此刻,独眼海盗船全速前行在无边无际的深海上,作为目前所有海盗船里速度数一数二的船只,眼下却仿佛永远甩不掉身后紧随的那艘幽灵船。
幽灵船同样扬起了帆,破破烂烂边角残缺,掌舵的是那个瘸腿幽灵,握着舵盘的双手鼓出惨绿色的青筋,头骨滚到船头,扯着嗓子喊,“人类!留下!杀死!”
显然是又被气狠了。
“船长,他们伸出大炮了!”船尾一个夜视能力不错的海盗急忙吼道,“幽灵还会开炮?!”
“废话,那些幽灵一看就是海盗死了以后变的啊!”
“那我们死后会不会也变幽灵?!”
“重点是这个吗!”
“兄弟们,别紧张!那艘船看着太破,没准都成了哑炮……”
轰——
巨大的爆炸声震响在船尾,接着整个船身为之震动了一下,船头一歪,受到冲击的惯力独眼海盗船登时往前蹿了几米,有些没站稳的海盗差点被甩出船舷。
“干他娘,我们被击中了!”
“说好的哑炮呢!船长,请下令开炮,让我们打回去!”
“底舱进水了,来两个人跟我下去修补缺口!”
海盗们在甲板上跑来跑去,一目连冲着炮手做了个手势,后者即刻喊来七八名海盗,马不停蹄地装填好火药,然后从船侧推出一排火炮瞄准追上一半的幽灵船。
相比海盗们的如临大敌,一目连的神情甚至可以说是淡定的,他换成单手掌舵时刻调整着行进方向,视线扫过那排炮口,语气就像叫小人鱼吃饭一般平和。
“开炮。”
话音落下,回击的炮弹射出,幽灵船被击中,追赶的速度慢了一慢,幽灵们愤怒大吼,海盗们比中指作为回应。
如此你来我往交火了几个回合,独眼海盗船与幽灵船逐渐拉远距离,双方输赢未定,但总的来说,这是幽灵船近几十年内第一次失手,所以这一场勉强是独眼海盗船赢了。
尽管付出的代价不比那群幽灵少。
数名海盗受伤,庆幸没有危及性命,船尾破损,底舱漏了两个洞,海盗们修复及时,对接下来航行的影响实质不大。
逃离险境,一目连给海盗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小人鱼找到了。
坏消息是小人鱼碰到了海水目前仍在昏迷中。
“那……那这个……这个……”
海盗们指着趴在一目连手上的东西,结结巴巴道。
一目连道,“是海豚,怎么了?”
“呣!”突破常识认知的迷你海豚叫了一声,海盗们顿时感觉伤口不痛了身体不累了幽灵算个屁他们能一个打十个。
丝毫不在意海盗们虎视眈眈的目光,小海豚玩闹般地用尖嘴回蹭着一目连的手,过了那么久竟也没表现出缺水的症状。
不过以防万一,一目连将小海豚放到副手海盗的掌心,吩咐道,“找个瓶子或者木盆装些海水,再拿些适合海豚吃的。”
副手海盗捧着小海豚一一答应,其余海盗们簇拥着他一块走了。
小人鱼被一目连放回装满淡水的船长水杯里,双眼紧闭地慢慢沉在底部,额头侧靠着杯壁,鱼尾尾尖贴着另一边,几乎是蜷缩的姿势。
手指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一目连‘摸了摸’小人鱼的脑袋,轻轻叹了一口气,“你还想睡多久……”
小人鱼的眼皮似乎是动了动,一目连不确定是否自己眼花,他守在一旁不知过了多久,船长室的门突然被副手海盗敲响。
“船长,那只海豚好像有些不对劲。”

评论(10)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