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我的一个呱呱朋友

脑洞来自胧车w
————————
「为了快点让我们完成这个任务,玉藻前大人赐予了我们特别的力量……」
「特别的力量是什么意思,呱?」
……
「呱呱!怎么回事……为、为什么感觉身体变得……」
我惊呼出声,身体内部涌上一阵又一阵的力量,诡异却强大,横冲直撞却没有带来太大痛苦,身旁的同伴亦发出躁动不安的叫喊,只见它们身上纷纷爆出白光,我闭上眼,再睁开时所有呱呱都变了模样。
有的呱抹了口红,有的呱塞了假胸,有的呱穿了裙子……我忙摸脸,没有口红,我赶忙低头,万幸自己的装扮是正常的,甚至有点帅……不对,是非常的帅!
款式花纹看着极其高贵的深蓝色外衣,袖口垂下,背后戴了个圆圆像是少了一半的月亮挂件,更有三个造型奇特的小球在我身边打转。
然后我发现我竟然有了头发!!!而且发量是那样的浓厚!!!刘海是那样的酷炫!!!
我甩了一下头,风趁势拨乱我额前的刘海,唉,连风都在嫉妒我的英俊。
「玉藻前大人在你们的身体里埋下了特别的咒术,一旦你们踏入京都的土地,身体潜藏的能力就会觉醒——现在,你们已经能够使用那些大妖怪的招式了!这可是玉藻前大人的恩赐!」
在胧车的怪笑声中,我们入侵了京都,成为了大妖怪的呱呱无所畏惧,尤其女装大佬呱们直接冲在第一线,差点没把假胸颠出来。
京都的阴阳师们被拥有如此可怕力量的我们吓傻了,一个叫什么晴明的人率先站了出来,他召唤出了几个冒着金光的家伙,开始对我们发动攻击。
“我的力量借你一用。”
周围的呱呱们手忙脚乱地应战,我托着球呆呆站在后面,看着出现在晴明右边的那个人,我第一次见到那样美丽的好看的、全世界所有赞美话语都形容不出来的人。
他头发是落满皎洁月色的银白,发尾有着天空的浅蓝,额头的角纤长而漂亮,一双金色妖瞳在摇曳的火光中熠熠生辉,我的胸口仿佛被射了一箭,当我们对视的一瞬间,我情不自禁喊出了——
“呱!!!(我喜欢你!!!)”
……然后胧车带着我们撤退了。
不过到了第二天晚上,我们又跑回了京都,总的来说,部分呱呱们已经爱上了女装这件事,而我也爱上了那个晴明身旁的妖怪。
惊鸿一瞥,却让我呱生注定为之沉沦痴狂,玉藻前大人给了我一副英俊的外表,却没有给我一颗本应多情的心,难道这就是宿命……
“认识到自己渺小的存在吧!”
嘭!!!
一颗从天而降的流星砸进了呱群里。
和我几乎相同装扮的男人站在前方,正伤感的我被骤然打断,气得刘海都飞了起来,顿时举着手上的球回敬过去,“呱呱呱!(在我的脚下被撕裂吧!)”
呱呱脑袋形状的流星从我上方冒出并砸向了那个男人,然而他身上不知何时套了一层透明的盾,没有造成一丁点伤害。
“没什么好怕的。”一眼便铭记呱生的那个妖怪赫然立于男人旁边,接着侧头对男人笑了笑,“我在这里。”
“哼。”男人往前一步,有意无意挡住了呱呱们的攻击,“站在我身后。”
“呱——!!!”
我撕心裂肺地哭出声。
天啊,地啊,玉藻前大人啊,这个男人不就比我个子高了点腿长了点脸白了点?!他有什么资格能让我一见钟情的人对他笑?!
我不顾同伴的阻拦一次次想冲到他们面前质问,却被一次次的流星砸了回去,泪水沿着我的脸庞流下,怪我过分英俊,还要看你们手拉手恩爱,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何苦惹我错付情衷,看我失魂落魄,你也不曾心动,还又对那个男人笑!!!
胧车带着我们再次撤退,我躺在胧车角落,月亮挂件扔在一边,三个球散落身旁,看着疾速略过的夜空,悲伤不能自己。
“呱?(你没事吧?)”
视线上方突然冒出一个陌生的呱呱,它有着粉色的头发,刘海很长遮住了一半的脸,露出的眼睛透出一抹关切。
我的心莫名被刺痛了一下,我闭上双眼,结果额头被对方温柔地摸了摸。
“呱?(你受伤了?)”
“呱呱。(别怕,我在这里。)”
猝然睁开眼睛,我猛地抓住那个呱呱的手,它背后的龙形生物冲我威胁地吼了一声,而我紧握着没有松开。
我们在寒冷的夜风中对视,彼此之间靠得很近,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萦绕在我的心头,心脏微微鼓噪着,我好像忘记了那两张带给我无限伤痛的脸,世间只剩下眼前的这个呱。
也许,我该走出来了。
我靠在它的肩上,忽然觉得一切温暖了起来。

评论(33)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