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18

花纹
折腾了大半夜,海盗们精神头十足,丝毫不见疲累之态,况且继小人鱼后船长又带回一条小不点海豚,船宠变两只,海盗们的糙汉心持续融化,走回船舱的一路上都在讨论该给小海豚做什么款式的小衣服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小海豚的脾气比小人鱼不知好了多少,谁的手指伸过来都让摸,当然摸久了的话也会不耐烦,张开尖嘴一咬,牙齿看着小巧却也能咬出几道血痕。
副手海盗将小海豚放进一个到人小腿的木桶里,先前底舱漏洞海水倒灌进来,补上后用木桶木盆等等装满了船舱中的海水,还没来得及搬走倒回海里。
小海豚一入水便“呣呣”地开心叫了起来,海盗们脸上顿时露出慈爱的笑容,忍不住拿手去拨小海豚的尖嘴和尾巴。
如此玩了一会,小海豚忽然沉到桶底转着圈地游了几圈,随即肚皮一翻重新浮上了水面,只见那偏白的肚腹处不知何时多了数道浅红色的神秘花纹,海盗们不明觉历,手指戳了戳小海豚的肚皮。
小海豚完全没回应,海盗们霎时间慌了,以为自己把小海豚戳死了,忙去请一目连过来。
海盗们的神情比幽灵船伸出大炮时还要惊慌失措,一目连微微皱眉,却是伸手直接把小海豚捞了出来,手指按在它的肚子上推揉了两下。
小海豚尾巴猛地甩了甩,噗地吐出一口海水,活了过来。
“这是……溺、溺水了?”
海盗们瞪圆了眼睛,一目连不置可否地应了声,指尖划过小海豚肚皮上的花纹,没由来地有些熟悉感,这种熟悉并不像荒送给他的那把匕首模糊久远。
“呣……!”小海豚被摸得痒痒,又是甩尾又是摆鳍,不过当一目连把它放回木桶里时,它又往一目连的掌心蹦,明显不想分开。
一目连索性搬起木桶走了,临走时让海盗们好好休息。
就这样,好不容易可以戳来戳去的船宠没了,海盗们很想大声指责请船长来的副手海盗,结果被率先吼了一句“都去做海豚的小衣服”,纷纷乖乖地去取针线了,顺便这回禁止炮手参与,毕竟小人鱼衣服的仇摆在那里。
小海豚的衣服做出来时,独眼海盗船的航海日记正式翻到了十二月,黑夜越来越提前,飞鸟游鱼之类的活物更是遍寻不见,天与海之间经常飘荡着大片大片的雪花,偶尔落下拳头大小的冰雹。
小人鱼在第一场雪落下时醒了,几天的未进食显得他瘦了一点,船上的新鲜鱼苗全吃光了,只有适宜海上长时间航行风干过后的食物。
好在这些鱼肉干味道不错,小人鱼像是饿坏了,吃到小肚子鼓起来才停下,注意到旁边又一个玻璃水杯里的小海豚,嘴巴不易察觉地动了动,似乎咽了下口水。
小海豚待在船长室的这些天,一目连将它肚子上的花纹临摹下来,此刻正对照着先前翻阅过的卷宗记载,余光发现小人鱼趴在杯沿伸手要抓小海豚,稍微移远了两个水杯的距离。
“荒,是它救了你,不可以吃。”
一目连没戴着黑眼罩,脸庞在煤油灯映照下显得白皙俊秀,他的表情很柔和,手中的羽毛笔在纸上做了个记号,接着用羽毛尖点了一下小人鱼的额头。
小人鱼伸手想去抓羽毛,然而一目连很快收了回去。
“呣咕。”
小人鱼叫了一声,见一目连不再投过来眼神便沉了下去,鱼尾犹如美丽的鲛绡轻轻摆动着,他抱臂看着对面,摇头晃脑自娱自乐的小海豚和他视线对上,尖嘴一张一合,在水里吐出一个气泡。
小人鱼面无表情。
小海豚又吐出一个气泡。
小人鱼仍旧面无表情。
小海豚吐出一连串气泡。
小人鱼的嘴唇分开,一颗小小的气泡从他嘴边冒出并往上浮去。
小海豚瞬间激动了。
书页被溅上数颗水滴,专心查阅卷宗的一目连反应慢了一拍,小海豚在空中飞跃的体态仿佛一道圆润弧线,眨眼间已落入装着小人鱼的水杯里。
“……”
装了两只船宠的水杯内显然变得有些拥挤,与一目连预想中的略有出入,小人鱼没有驱赶闯入地盘的小海豚,甚至任其绕着自己打转,尖嘴不停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
最后弄烦了,小人鱼给了小海豚一巴掌,本以为它们能和平相处的一目连恰好看到小海豚被打懵了,声音压低道,“荒,不可以欺负它。”
小人鱼懵了。
意识到自己语气重了,一目连解释道,“这只海豚或许和海神有关系,是可能解开你身上诅咒的一个重要线索。”
小人鱼选择背对一目连。
小海豚开始玩小人鱼的鱼尾,咸水淡水的改换对它来说根本没有影响。
小人鱼一生气就生气到了晚上,不闹腾也不拿鱼尾抽人,就是一目连转动杯子想和他说话,他会默默地再转身背对一目连,总之就是不看对方,即使一目连拿羽毛笔隔着杯壁试图引起他的兴趣,依旧不为所动。
但是等夜深了一目连睡着后,小人鱼按着水杯口跳了出来,落到床铺的动作无比熟练,小海豚被海盗们众星拱月般捧走试穿了一晚的小衣服,尽管不需要睡觉到底是玩累了,安静地待在水杯里。
小人鱼甩动鱼尾,悄无声息地爬到一目连的枕边,他以鱼尾尾部支撑起上身,像是巡视领地的国王般仔细看过一目连的眉眼五官,直到那双淡色的唇时停下。
他复又弯下腰,轻轻亲了两下一目连的嘴唇,上唇下唇各一下,这才回到一目连的胸口,贴着一块睡了。
桌上的小海豚看着小人鱼做完这一切,也想挨着一目连睡觉,而当它浮出水面的那一刻,它看见本应沉睡的一目连睁开了眼,然后微微抬头视线若有似无地扫了一眼它。
“……”
不知怎地,小海豚身体一僵,哗啦落回水里,再看一目连,一双眼睛是闭着的,只是和先前稍微不同的一处,他的嘴角勾出了一个淡淡的笑。
小海豚突然不那么想睡在一目连的胸口了。

评论(18)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