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你们爱抖露都是这样谈恋爱的吗!完

*这个一时热血上头的脑洞终于搞定✔️首先给经纪人姐姐们❤️的抱抱,其次当初构想的就是一个点到即止的结尾,所以停在这里就很好【。而且想吐槽的都槽了个遍
*最后借用文里的一句话,不管圈冷圈热,谢谢你们能一直在这里。 ​​​
——————
安静的后台,他再一次仔细整理了一遍身上衣着,挑染成淡粉至浅红的头发扎成一束,经过化妆师精心打理的妆容精致且出众,碧绿色的眼瞳尾角一抹与发色相近的红,眼波流转间却沉淀了一种独特的淡然沉静。
他左边的耳朵上戴着黑色的耳麦,走过不长不短的选手通道,途经工作人员们时露出礼貌的微笑,节目舞台的喧嚣逐渐震响耳膜,他忽然停下做了一个深呼吸,眼神镇定而坚定。
他与那个万人瞩目的位置,近在咫尺。
“唔……这个‘你’字唱重了。”
占据了整面墙的超清液晶显示屏,正回放着著名选秀节目《Song》的决赛现场,影音室铺着厚厚的羊绒地毯,荒从后面抱着一目连,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里边跳边唱的青年。
怀里的正主比台上的导师更要严格,对曾经的自己毫不留情地指出瑕疵之处,“换气慢了一拍……这里的步子快了……还有……”
“他们都为你转身了。”荒淡淡说道,语气里藏着一丝与有荣焉般的矜傲。
“……”一目连道,“那是初赛。”
“决赛的时候是评委、现场观众和网络一起投票决定的。”一目连有些好笑,“这是第几次看了,你怎么还记不住,荒?”
“你出场的时间在十六分五十三秒,开始演唱是在二十分十七秒,全曲结束在二十五分九秒。”
语速流畅地说出一系列时间精确到秒,荒放在一目连腰间的手不动声色收紧了一分,“其他并不重要。”
言下之意,只有一目连的事情值得他记住。
“如果背歌词能这样,我想丹姐一定轻松不少。”一目连笑着说道。
想起那位外人看着风光实际老妈子一样的经纪人,荒皱了皱眉,“不背。”
“要背。”这样的对话几乎隔几天就会上演,一目连已然习惯得不能再习惯,“明天的平安京音乐奖典礼,开场是咱们的组合主打歌,歌词还记得吗?”
“……”
荒松开抱着一目连的手,冷静道,“练琴的时间到了。”
“早上不是练过了吗?”一目连疑惑,他随即拿起遥控器暂停屏幕里的节目,认真地说道,“难得今天的行程安排比较少,丹姐河姐她们下午才来,先练一遍好了。”
“……练什么?”
“练歌,练舞,练……荒,你去哪里?”
可见偶像们即使空闲在家,仍旧不忘事业,实在让后来拜访的经纪人姐姐们倍感欣慰,庆幸当初得知这两人搞在一起谈恋爱没有给他们断了,甚至自发入了双龙圈,开了两个小号偶尔产些粮。
当然,鉴于荒和一目连目前没有公开的打算,她们方方面面打点利落,营造出一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使西皮粉眼里他们已经结婚,单人粉又可以用好朋友借口劝自己,整个粉丝群逐步向和睦,健康,良好,遵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积极状态发展。
平安京音乐奖作为又一年度盛事,外界关注度自然提到最高那一栏,同时开启电视网络现场直播,选择的地点在平安京专门建造的大型会场,兼具效果最好的音响和宽阔舞台,因此也被粉丝们戏称为平安京小型演唱会。
今年数次包揽歌曲榜单和微博热搜的两位主角,荒和一目连并肩同行红地毯,两人穿着款式相近的西装,淡然自若面对疯狂按快门的闪光灯。
在偶像签名板上签下组合名时,女主持人不禁打趣道,“这是我见过最像情侣名的组合名了。”
说着就要站到两人中间进行合照,结果荒拉了一下一目连的手,一目连下意识往他那边靠了一步,导致一目连位到了中间,女主持人笑容略僵地站到外侧。
由于开场演出落在了他们头上,没停留太长时间,两位自发升级为组合经纪人的女经纪人姐姐们将人带到了后台化妆室。
仅仅穿了几十分钟的昂贵西装转瞬换下,荒换上深蓝色特别定制的狩衣演出服,袖摆和裤腿改良成更贴近现代时尚款,一目连则是深蓝v领衬衫配低腰七分裤,露出白圌皙纤细的脚腕。
“下摆是不是短了?”荒微眯着眼,目光锐利地盯着一目连的腰部,没记错待会要跳的舞幅度很大,网上肯定又会出什么一目连高清无圌码腰间小粉龙。
“刚刚好,再长就遮住了小粉龙,粉丝们该看不见了。”丹姐满意地看着一目连这身装扮,知道两人谈恋爱后便懒得掩饰自己暗地里的连粉身份了。
“荒的歌词都记住了吗?今年舞台的提词器放得有些偏。”似乎和丹姐共事久了,一目连的经纪人河姐为人处事愈发老练成熟,她叮嘱着两人待会上台的各项事宜,得到荒一句“我记住歌词了。”
“……”
嘴巴都快说干了,合着就听进了最开始的问话。
一目连主动抱了抱自家经纪人,像往常每次重大演出前说道,“别担心,我们会顺利完成。”
唯一不同的是,从“我”变成了“我们”。
丹姐笑吟吟地看着荒,打开双臂无声示意某人,然后某人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地转过头。
“……”
还好准备离开时,荒喊住了她,随后是一个短短几秒的拥抱,“我们会顺利完成。”
照搬了一目连的话,但荒的声音格外郑重,如同一个绝对不会失约的承诺。
经纪人们感动得如同吃了十吨粮的双龙粉。
主持人在舞台上介绍的时候,两人等待在入口,荒忽然对一目连说道,“其实这一天我等很久了。”
“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舞台。”
“……现场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开始倒数,十,九,八……”
一目连的眼里唇边俱是温柔笑意,“我也是。”
荒侧过头,在倒数第五秒时飞快吻了一下一目连。
时间倒流回那年《Song》其中的一场比赛,台上的青年平复着呼吸,台下最具地位话语权的一位特邀嘉宾凝视着青年的脸,注意到对方视线,青年朝他笑了一下。
那双眼睛里装着世界上最好看的光芒。

评论(9)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