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19

劫掠
深冬的夜晚,呼啸海风自北方而来,即使带来的寒意深入骨髓,却仍然吹不熄贵族们在奢华宴会上点燃的明亮灯火。
这是一座临海的城堡,紧闭的露台后面是广阔浩瀚的海面,月光有限,致使大海看起来就像一个大半藏在诡秘黑暗里的巨兽,默默注视着毫无畏惧警惕心的人们。
礁石群散落在海岸周围,承受着海浪永无休止般的拍打,一道船型的黑影静悄悄出现在远处海面,不多时下来数个壮实身影,犹如闻到血腥气的鲨鱼般迅速靠近海岸。
露台的里面是进行得如火如荼的热闹宴会,美味佳肴,醇香美酒,角落的壁炉燃烧暖意,贵族小姐们穿着美丽的衣裙,饱满的胸脯下是被束腰勒紧从而凸现出线条的细腰,男人们的眼睛或明显过含蓄地流连过她们身上,在心中评估对方是否符合自己伴侣的标准。
像这样等级的宴会,主人会雇佣数量不等的护卫以防有人滋事,相对布满肌肉体态健壮皮肤黝黑的陌生糙汉护卫,被那些糙汉们尊称头儿的男子却文质彬彬。
他的头发垂在脑后,颜色仿佛落满东瀛那边独特花树上的花瓣,侧脸被过长的刘海挡住,露出的左眼眼眸比神秘的东方国度进口的翡翠还要夺目,尽管他此刻的衣着和其余护卫没什么两样,但那份沉静内敛的气质俨然胜过宴会上所谓的贵族男士们。
美色在前,贵族小姐们很想上前和对方搭话,可偏偏那个人进来以后没多久就往盘子里堆食物,最后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一手拿着银叉,开始……吃。
任何有教养的淑女,绝不能打扰到他人进食,况且到底是名陌生男子,所以一时间没人去接近那个角落,也没人注意到对方衣领处的异样。
“这是熏肉做的香肠……要尝尝吗?”一目连小声问道,下一秒他的领口轻轻抖动几下,蓦地探出一个深蓝色头发的小脑袋。
小人鱼嗅了嗅送到眼皮底下的熏肉肠,张开嘴咬住。
小海豚被留在独眼海盗船上,抽签抽中的炮手和它一起看船,于是小人鱼成功夺回一目连胸口衣领的所有权,跟着上了岸。
“叉子不能吃。”
听到一目连说道,小人鱼这才吐出快要咬断的叉子尖,吧唧吧唧嚼起嘴里的肉,很快就咽了下去,然后小脸一抬,用眼神示意一目连他还要吃。
一目连便把盘子里的食物依次叉下一块喂给小人鱼。
十二月中旬,海上的气温已经低到不适宜继续长时间航行,而且经过与幽灵船的那一战,独眼海盗船上完好可用的煤油灯所剩不多,一目连当机立断改变航向,前往最近的海岛,等候严冬过去再做打算。
他们运气很好的停靠在一座几乎等同都市大小的海岛,这里的人类居住繁衍了数年,集市繁华,自然景致保存完好,因为和大陆只有不到一周航程的距离,一些达官贵人们常携妻子来游玩。
上岸前,独眼海盗船降下了海盗旗,收拾干净一切可能表露“我们是凶残的海盗”的东西,使外表看起来如同一艘稍微大了些的商船,海盗们甚至想让船长戴上粉色的单眼罩显得更温和无害,结果自然被拒绝了。
冬季的原因,许多旅馆的价格提了上去,恰逢海岸边的城堡有贵族举办宴会正缺人手,一目连看到集市上的护卫招揽告示,索性带着海盗们接下这份临时工作。
提供住宿,免费蹭吃蹭喝,顺便报酬不菲,让难得和贵族打交道的海盗们不由感叹一句这些人真是有钱没处花。
全然忘了独眼海盗船上还堆了十几个宝箱的金币,买下这个岛都绰绰有余。
小人鱼进食速度奇快,末了打了个小小的饱嗝,独眼海盗船上的鱼肉干之类的食物早就吃腻了,如今有人自觉献上大餐供他享用,不由鱼心大悦。
一目连见小人鱼吃饱,正准备放下盘子尝尝那几瓶所谓经酒神之手的葡萄酒,他心头忽地一动,常年海上漂泊冒险的神经绷紧,他猛地看向露台。
一位男士正邀请一位贵族小姐到露台聊天,可见冰冷的海风同样未吹熄这位男士的热情,然而就在推开门以后,一道象征着某种不详开端的火光从外面射了进来!
“嗤!”
那火光划过还没反应过来的男士脸颊,如飞驰的流星般转瞬钉在后面的墙壁,那竟是一支燃烧着火焰的利箭!
“啊啊啊——”
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密集的火焰箭矢穿破露台窗户射进屋内,毫不留情地射中那些惊惶乱窜的贵族,火舌贪婪地吞噬着洁白桌布。
正门被人粗鲁地踹开,打扮一看就是凶残海盗的男人们冲进来提刀挥砍,眼看即将刺透一名贵族小姐的胸口,一目连及时赶到。
贵族小姐只觉腰部一紧,她顺着惯性往后一倒,犹如死神镰刀般的刀锋擦过她的上方,紧接着攻击她的男人喉咙处裂开一道血痕,血液喷了她一裙子。
“你没事吧?”
几乎是倒在一目连怀里的贵族小姐下意识点头,对方的语气柔和,让她有种其实是自己喝醉了酒得到的关切问候。
“是海盗劫掠!!”
“护卫!!”
“有人受伤了!!”
“救命——”
不过背景音和越来越浓的血腥气提醒贵族小姐,舞会注定落幕,而从天而降般的俊秀骑士注定无法守护在她的身边……
“呣咕!”
“……哎?”
贵族小姐发出一个可笑的单音节词,一双盛了深邃海水的澄蓝眼睛正狠狠盯着她……来自一目连的领口位置。
可惜没容她细看,同样向前迎敌的‘护卫’们把她挤到了后边,不知谁抓住她的手拽着往安全地方逃去。
“什么人?!”
那群劫掠海盗完全没预料到,前方这个身形纤长的青年能如此快速地干掉他们同伴,指间那把锋利匕首滴落着尚未干涸的血滴,他轻巧一甩匕刃,毫不在意弄脏奢侈的地毯。
“没想到这个季节还有海盗劫掠。”一目连叹了口气,他抬手将刘海拨到耳后,即使黑色眼罩包住了整只右眼仍无法掩盖那副好容貌。
“既然来了,那便都留下吧。”
一目连礼貌一笑,劫掠海盗们的心口却莫名一凉。
海风从露台窗户潜入,刚才还欢声笑语的城堡此刻被男人们的吼声、刀刃激烈相撞的战斗声音占据,碎裂的刀叉盘碟与食物渣屑随处可见,长桌中央集中放着几瓶葡萄酒,小人鱼坐在瓶口上,无聊地甩鱼尾。
“……嗯?!船长去哪了,怎么把你放这里?!”独眼海盗船的副手海盗正和敌人交手,双方手里的刀像击剑似地砍来砍去,余光瞄到小人鱼,副手海盗的眼珠子快蹦出来了。
要知道如果小人鱼受点伤掉块鳞片什么的,倒霉的肯定是他们啊啊啊!
小人鱼的鱼尾拍了拍葡萄酒瓶瓶身,回应的态度极为敷衍,他小手放在自己鼓鼓囊囊的小肚子上,揉了两下。
“荒吃撑了。”长桌一震,一目连踩上桌子,一手握着匕首另一只手拿着抢来的武器,抵挡试图砍向他小腿的攻击,随后接连刺中敌人胸膛,惨叫声中他的声音非常淡定,“跟着我的话,胃容易不舒服。”
“……”
“呣咕!”小人鱼认同地点了点头,又打了个嗝。
副手海盗表情几经变幻纠结,最终大吼出声,“不愧是船长!!”

评论(20)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