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老师(完)

*纯情荒酱的故事终于告一段落,相信未来成长起来的他绝对能让连连幸福性福,感谢一路追过来的朋友,我们下个坑见[憧憬] ​​​
————————
十三、
——你问挚友那种东西干嘛?
茨木发来这条微信信息的时间显示凌晨,荒的手机一直忘了关机,电量快不足了倒也没急着充电,他手指点了两下屏幕,只回了一个字。
——用。
荒放下手机,脸一歪埋进了旁边的另一个枕头上,上面似乎还留着一目连的气息。
一夜过后,少年成为了男人。
老师最后应该感到舒服了吧?
第一次算……成功了吧。
一个个念头在心底冒泡,荒随即又想到,昨天晚上明明才做了两次为什么他会累得像接连打了三四场篮球赛,老师却还有力气下床去清理?
——给一目连老师用的吗?!我还跟挚友打赌说你得明年毕业才和老师那个呢!
手机震了一下,茨木的回复意外快。
——这下你应该懂了鼻孔塞西瓜是什么感受吧?
——不对,应该是一目连老师懂了。
——不过挚友说你的没他大,我想大概是塞黄金瓜。
——……
荒很想反驳,但又觉得和茨木争辩这种话题实在是非常幼稚,他举着手机看了半分钟,最后回了一串省略号。
恰好这时客厅的门被打开,一目连买了早饭回来,走到卧室门口抬手在门上敲了敲,温声说道,“荒,不要躺在床上玩手机,对眼睛不好。”
荒立刻应了一声,扔下手机穿好衣服起床,一点没有在自己家里闹钟响了五次都蒙着被子不起的赖床样子。
空气中逐渐弥漫食物的香气,他拉开椅子随意坐在餐桌旁,一目连的坐姿却很端正,像是从小的家教培养出来,不过动作间透着那种在家里的闲适。
“豆浆我买的都是无糖的,想喝甜的话自己加。”
一目连把放着白糖的小碟推过来,荒盯了几秒,心想小孩子才喜欢喝甜豆浆,然后拿起勺盛了满满一勺糖加进杯子里,来回搅拌了几下。
“老师,你的腰……”荒忽然开口道,“不疼吗?”
一目连愣了一下,筷子没夹住,小笼包又掉回了盘子里,他沉默一会,回答得有些模棱两可,“……还好。”
气氛再度安静,等早饭吃完一目连端着碗筷去厨房,荒负责擦桌子,擦着擦着突然停下了,脸上难得泛出一点红。
他下意识放轻脚步走向厨房,水龙头一直拧开着,水流很细,一目连不知在想什么,需要清洗干净的盘子拿在手里,好几秒没有动作。
“老师……”
一目连回过神,荒忽然从背后靠了过来,他来不及躲开,看着那张英俊的脸越来越近,不由捏紧了盘子。
“水忘关了。”荒的手臂擦过他的腰,拧好水龙头。
“……啊。”
“老师。”荒顺势搂住一目连的腰,微微低头在那白皙后颈上亲了一下,重新问了一遍,“真的不疼吗?”
“当然……”一目连回答得很小声,“疼了。”
“那我们就在家里休息,哪里也不去。”
荒的吻落在耳后,一目连偏过头,眼里带了无奈却纵容的意味,两人对视几秒后自然而然地接吻,唇齿相触时一片温情脉脉,犹如每一个美好早晨应有的开场。
周日又下了一场大雪,好在周一早上停了,荒围着粉色围巾,一目连围着深蓝围巾,小情侣一样肩并肩就差没牵手得一路走到学校。
刚走到校门口就听身后一阵急促脚步声,茨木活像只精力旺盛的大型犬扑到荒的背上,接着在荒的耳边大声喊道,“恭喜你破处——唔唔唔!!”
“处”字刚开了个头就被荒无情‘镇压’,速度快到旁边的一目连都没听清。
“老师,你先走吧。”荒十分冷静地对一目连说道,后者看了一眼被卡着脖子紧紧捂住嘴的茨木,不由笑了笑,转身先回了办公室。
“干什么!我还没向一目连老师恭喜呢!”大型犬拼命挣脱开荒,额头被荒敲了两下才老实下来。
“恭喜老师什么?”
茨木摸着被敲红的额头,哼哼道,“恭喜一目连老师被破处啊。”
“……”
“挚友说你们两个都是处男,能知道提前做准备已经很不错了,周六跟你聊完我想着怎么也要庆祝下。”茨木追着荒走进教学楼,自顾自说道,“挚友最近忙着找工作的事,咱们就定在平安夜那天聚餐吧,去一目连老师家里!”
荒面无表情道,“平安夜我要和老师两个人过。”
“大家一起吃个饭怎么啦!是不是朋友啊?”茨木甩出现在幼稚园小朋友可能都不会用的理由。
荒看出茨木有点不对劲,不像往常冷漠回个“不是”,他直接问道,“酒吞怎么了?”
茨木闭嘴了,眼神开始游移,一反刚才的活蹦乱跳,支吾了半天也没道出个所以然,荒见他不肯说便没有追问,整理着桌子上的数学作业,认真核对谁还没有交。
茨木憋了一上午,大概憋到午休是极限了,他终于向荒交代道,“主要是挚友因为工作……不仅不来学校,还让我放学回自己家,明明说好住一起的,我家里也都同意了……可恶……”
同意儿子住在男老师家……该说不愧是茨木的家人?
荒撑着脸想到,然后发现自己实际上貌似和茨木没什么区别,毕竟他同样住进了一目连家里,唯一不同的是他不用听从父母的意愿。
“所以啊……挚友家不好说,我们家太吵,你家又太冷清,只剩下一目连老师家。”茨木掰着手指说道,“而且我还没去过一目连老师家,正好!”
荒看着仿佛在开启什么新地图跃跃欲试的茨木,似乎想到什么,最后竟然真的同意了,“我去问下老师。”
结果放学的时候,荒收到一目连的短信,让他去篮球馆后面,荒虽然疑惑,不过没细问,回复了一个“好”。
校园里的积雪被清理到路两侧,篮球馆的后面因为偏僻每逢冬天是自然等雪化,想着之前堆的那两个小雪人,荒站在石槛前面,惊讶地发现原先的小雪人不仅没化掉反而长胖了一圈,只能凭借围巾围着的位置看出是脖子。
一目连站在荒旁边,鼻子被冻得有些红,显然在外面待了不短的时间,“前几天我看到小雪人化了,正好昨天大雪,趁着下午没课我重新堆了一下。”
他的笑容里意外透出几丝同龄人般的活泼,“感觉没有荒堆得好看?”
“不,很可爱。”荒看着一目连,眼里有淡淡笑意,“老师堆的雪人。”
十四、
那两个胖雪人的照片占据了荒的所有社交软件,他还把自己的头像设置为戴粉色围巾的雪人,而一目连的头像则换成戴蓝色围巾的雪人。
平安夜那天,学校意外人性地比平常提前一节课放学,教学楼门口摆了两棵圣诞树,挂着铃铛、星星和小礼物盒的装饰品,似乎在提醒来来去去的学生们节日到了。
荒的抽屉里塞满了女生送的圣诞礼物,有甜点、巧克力、篮球护腕等等这类小玩意,甚至有人送了一套历年数学考题集锦,这是荒唯一收下的礼物,其他的都分给班里的同学吃了。
尤其茨木,吃巧克力吃得差点流鼻血。
“喂,荒,你送一目连老师什么圣诞礼物啊?”攒了几个月的零花钱外加之前篮球比赛得来的奖金,茨木装作漫不经心地问着,语气里的那种炫耀却根本掩饰不住,“我给挚友买了腰带,导购员说这样我和挚友能一起享受解开的快感。”
荒淡定接道,“钢笔。”
茨木顿时哈哈大笑出声,“你居然送钢笔……”
“万宝龙。”
“……”
“托朋友从德国带的。”
茨木开始计算到底是腰带贵还是那根被誉为世界顶级的钢笔贵。
同一目连说了平安夜在家里聚餐的事,一目连自然同意,西式的大餐弄起来过于费时麻烦,再加上冬天要吃些暖身子的东西,索性定下吃最方便的火锅。
酒吞得知自己被聚餐时面露不快,但在茨木闪闪发亮般的恳求眼神下,勉强答应下来,负责肉菜以及酒水的挑选。
一目连也在前一天买好了素菜和火锅调料,一切准备妥当,不过途经超市时,荒又进去买了一袋子苹果,配合圣诞节的氛围,那些苹果每个都系了红色的小蝴蝶结,同时贴着麋鹿与圣诞老人的简单图案,摆放在茶桌上时显出几分可爱。
茨木第一次来一目连家里,征求同意后兴奋地挨个房间转了一遍,看到卧室床上靠着的两个枕头,他还对荒露出一个“我都懂”的欠扁笑容。
一目连正在厨房调麻酱,他对走过来的荒解释道,“以前家里不爱吃外面买的调料,都是自己调,不辣也不会太咸。”
荒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酱碗,一目连便举到对方面前,笑着问,“要尝尝吗?”
荒嗯了一声,却是直接握住一目连的手腕,低头在他不小心沾到酱料的手指上舔过一下。
“……”
茨木在客厅看电视一边给酒吞发语音,荒托住有些不稳的酱碗,对一目连说道,“我喜欢老师做的这个。”
等自制麻酱终于调好摆放在餐桌,茨木迫不及待地守在门口,一听到门外的脚步声立刻摇着尾巴迅速打开门迎接,吓到了正准备敲门的酒吞。
一目连切好素菜做成拼盘,荒端上碗筷,酒吞插好火锅底盘插头,按下最高温度后拿酒起子打开带来的冰啤酒,茨木则坐在酒吞旁边,一会看火锅开了没有,一会看着酒吞思考待会圣诞礼物怎么给。
一目连给自己倒了果汁,酒吞全然不在意桌上剩下的两个未成年,各倒上了一杯啤酒。
热气上窜,火锅汤开了,开动前酒吞清清嗓子,首先看了眼茨木,“这几天我把家里重新装修了下,工作的事已经谈好了,到一月你就可以回来了。”
茨木睁大眼睛,激动地喊了声,“挚友!”
“然后就是……”酒吞看向荒和一目连,难得郑重道,“我以后不在学校,麻烦你们多看着点这小子,别让他惹事。”
“挚友!!”
“你吵死了!”
“茨木同学很乖的。”一目连笑着道,表情没有一丝作伪,“我看他总是和女生一起。”
“……”酒吞放下酒杯。
“圣诞礼物也收了很多。”荒接话道,杯子碰了下一目连的,“尤其爱心巧克力。”
“……”酒吞表情阴晴不定。
“挚友你听我解释!那个我是在问女生送什么礼物好,还有荒你别乱说!那些爱心巧克力什么的全是女生送给你的!!”
“是这样吗?”一目连疑惑道。
“我没有收。”丝毫不见慌乱,荒坦然道,“我只要老师的礼物就足够了。”
两人旁若无人地说着话,茨木磨了半天酒吞,表面上看似乎磨得人没脾气了,不再纠结学校里茨木干的那堆事。
四个酒杯这回碰到了一起,依旧是酒吞开头,“圣诞快乐。”
火锅不愧是冬天最完美的选择,一目连亲手调制的麻酱咸淡适口,特别是配着素菜一块吃,茨木口味偏重,加进了外面买的调料,拌好以后味道倒也不错。
餐桌上的盘子渐渐变空,待酒足饭饱过后,茨木捂着吃撑的肚子幸福靠着沙发,一目连被荒“赶出”了厨房,后续的清理工作交给了他和酒吞。
“老师的礼物在书包里。”荒说了一句。
一目连笑着应了一声,他迟疑片刻,在身旁茨木的催促下打开了对方搁在茶桌上的书包,长形的黑色礼物盒绑了一条深红色缎带。
盒子里是一根黑色为主的精美钢笔,尾端及笔帽镶嵌着银边,而笔帽顶端则微微凹下刻了一枚小小的银色五角星。
“其实那是流星。”
荒和酒吞打扫干净餐桌和厨房,又喝了一目连煮的花茶聊了会儿天,没多久酒吞便带着茨木离开了,毕竟二人世界大家都不愿有别人打扰。
荒看着一目连对这根钢笔爱不释手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靠在一目连耳边道,“老师可以许愿。”
一目连愣了一瞬,虽然理智明知不可能,但到底因为荒的这份心意,他的心底泛上温暖且柔软的爱意,不由看着那颗星星认真道,“希望荒的未来能一帆风顺,前程似锦。”
荒没有说话,一目连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是不是有点俗?”
“应该是……”荒吻了一下一目连的额角,低声说道,“我们的未来。”
十五、
车车请戳最后一张图
https://m.weibo.cn/3177970452/4146929728342143
————
客厅的钟表时针走过十二点,平安夜告一段落,圣诞节来临,房子外面不知何时又下了雪,茶桌上摆着未动的红苹果,钢笔被放回礼物盒里,笔帽上的星星顶着天鹅绒。
他们祈愿的未来已经实现。

评论(14)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