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22

权杖
【炮手的航海日记】
今天是个令人悲伤遗憾的日子,我没有向那群扑克脸海军成功开上一炮,并且含着热泪收起了我那几个如小姑娘可爱的火炮。
唉,没能让你们享受战斗的快乐,可谁叫那个海军头头是船长以前的朋友,甚至非常凑巧的也要找那什么海神权杖。
希望能快点找到权杖,我怀疑整艘船上除了我都被下了诅咒,自从那条图谋不轨的人鱼来到船上以后,大家都开始不正常了。
我要保持清醒,我可是拯救他们的唯一希望,加油!
……
海军的人认为那只古怪的海豚将带领我们找到权杖,居然觉得海豚肚子上的花纹是一份航海地图,哈哈哈怎么可能嘛!!
……关键是船长他信了!!船长受到的诅咒肯定比其他人都要强!!
顺带一提,海军船上的火炮真是美丽得如同贵妇人,当然我是不会背叛小可爱们的,我只是打开它们冲着远处的海面来了一发,结果好像打扰到某个军官的好事,跑出来的时候裤子都没系好。
海军头头的脑袋里果然装的都是那档子事。
话说……他们船上有女人吗???
……
我们沿着那份在我看来极其不靠谱的航海图前进,之前在岛上补给了物资,我们没有靠岸,船长说拿到权杖后再回陆地上歇息,令人高兴的是,这次的假期竟然长达一个月!
哦,那正是春天的季节,我的心已经蠢蠢欲动了,相信商人们一定上架了最新的火药,小可爱们也是时候清理修复一番了。
老天爷保佑,可别让我们遇到风暴风浪,或者海怪蛇怪什么的。
……
“我他妈就多余写那最后一句!!”
此时此刻,炮手迎着要把人吹得四分五裂的狂风悲愤大吼,天地晦暗,暴雨如注,海水发疯似地拍打着船体,掀起的波浪几乎如巨人的手掌兜头盖下。
这样的恶劣天气独眼海盗船经历过无数回,可没有哪一回像眼下这样,同时遭受鱼群的攻击,偏偏那是一群巨大的鲸鱼群,仿佛一座座会移动的黑色礁石来势汹汹地靠近!
黑鲸们露出小山似得脊背,发出沉闷的吼声,似乎以声音驱赶闯入它们领域的无礼者,接着庞大的身躯在水里一摆一甩,鼓出层层叠叠的滔天巨浪拍向人类的船只。
将小海豚肚腹处的花纹对比着航海地图,一目连确定他们已经进入了海神最后出现过的海域,而那些格外凶猛的黑色鲸鱼如同外围的护卫,守护着后方未知的宝藏,比如……海神的权杖。
一目连紧握着舵盘,雨水浇落下衣裳湿漉漉地贴在身上,腰线腿线勾勒分明,透着淡淡皮肤肉色,他撩开湿成一绺一绺的刘海,目光像是生根地盯住前方。
并行的海军战舰相继朝黑鲸群开炮,海军的船上装载着最先进的一批火药,何况托“朋友”的福,独眼海盗船被护在中间,受到的冲力倒是降至了最小。
小人鱼和小海豚被留在了船长室,两个水杯随着船体的颠动摇晃个不停,小人鱼神情不变,他注意到小海豚一反常态地沉在杯底,肚子上的花纹愈发艳丽起来。
不是错觉。
小人鱼眉头皱起,跃出水杯时船体突然一个剧烈震动,啪唧摔到了桌上,幸好接下来平稳许多,他鱼尾甩了甩将身子撑起来,用力跳起扒住杯沿,进到了装着小海豚的水杯里。
小人鱼又给了小海豚一巴掌。
不过这次的力道很轻,小海豚张开嘴细细地叫了一小声,费劲地挪了挪身子,脑袋轻轻蹭蹭小人鱼的下颔。
小人鱼伸手抱住小海豚,指尖划过它肚子上的花纹,他低垂着眼,眼眸盛着深海最初的那抹颜色,双唇轻启。
人鱼的歌声随着荡漾的水波温柔扩散,外面的船只终于驶出密布阴云,雨势渐小,鲸鱼群依次沉入海下,彻底不见了踪影。
人类肉耳听不到的歌声停歇,小人鱼消耗过度般眼睛慢慢合上,小海豚恢复原本精神,尖嘴来回戳了几下都不见小人鱼推开它。
“真是动听的歌声呢。”
女人带着笑意的声音骤然响起,小海豚警觉地转身挡住小人鱼,发出尖利的叫声努力呼喊一目连,可惜水杯口被女人的手掌盖住,一缕红发从她的宽大兜帽下露出。
船长室内再无声响。
全员近乎无伤的穿过暴雨与鲸鱼群,出现在众人前方的,是一座天然的呈半月形的海岛。
然而这座岛的海岸线遍布着众多嶙峋尖锐的礁石,像是海盗们手中泛着寒光的刀刃,又像某种大型野兽的利齿,威慑着任何意图靠岸的活物。
独眼海盗船和海军战舰因为船体较大,都不能靠近,否则会有触礁的风险,他们只能选择降下小木船,分成小队逐一划桨接近。
但就在木船即将降到海面时,周围迅速冒出了无数游动着的深蓝色背鳍,数量多到足有上百只,海军们训练有素地举起火枪,海盗们则抽出武器,所有人紧盯着海面,预防接下来极大可能是来自鲨鱼群的袭击。
然后一只“鲨鱼”率先冒出了头。
尖且凸长的嘴巴,黑溜溜的圆眼睛,天生仿佛带着笑容的大鱼冲着他们叫了一声,叫声短促欢快,似乎在向人打招呼。
“……”
海军们放下枪,海盗们放下武器,继续先前的行动,等木船和海水亲密接触时,男人们划动船桨往岸边的方向。
划出十几米时,海豚们把船顶翻了。
落水的人被海豚“围攻”,尖嘴亲昵地蹭过他们的脸和脖子,缠着不让走。
“你们在干什么?!”副手海盗大声斥责道。
“一群海豚而已,你们忘了命令吗?!”源博雅厉声呵斥道。
然后这两个人脱下外套,踩着船围栏直接跳下海,抓住最近的海豚……一块玩了起来。
“我就知道……”坐在船长室的晴明叹了口气,跟着传信的海军一同走到甲板上,他朝对面望了望,意外地没看见一目连的身影。
一目连站在木桌前,原本装着小人鱼的水杯只剩微微晃动的清水,另一个水杯消失不见,正中央铺开的航海图上有人留下了一行字。
他的眼中积蓄着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一目连船长,预言必将应验。」

评论(11)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