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23

*写着写着脑里自动播放拔剑神曲什么鬼[费解]接下来就是秀秀恩爱腻腻歪歪开开车车的剧情啦
——————
永生
“我遵从占卜之梦的指引,一直在这里等待。”
“吃了人鱼的肉可以获得永生。”
“永久地保留着美丽姿态的这幅身躯,村子里的少女变成了不老不死的巫女。”
披着宽大外袍的女人行走在海神停留过的岛屿之上,兜帽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呢喃般的话语从她的唇间吐出,仿若遗落多年无人知晓的一声叹息。
女人一手握着法杖,盘踞杖首的狐狸形生物吐出火焰,威慑着沿途一双双野兽窥视的眼睛,她的另一只手拿着一个明显极不符合眼下情景的水杯。
水杯里,小人鱼仍处于昏迷状态,小海豚看起来格外得烦躁不安,不时发出短促而尖锐的叫声。
“永生……也是一种诅咒啊。”
女人停下脚步,手中法杖轻敲土地,数道火焰瞬间从被杖尾敲下的那一点蔓延,眨眼间烧干净了杂草树藤,呈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一座残破不堪的古代石筑祭坛。
祭坛呈半月形,八百比丘尼摘下兜帽,她踩过石阶走到祭坛前,倾斜水杯的姿势十分优美,小海豚摔在冰冷的石面上,它哀哀叫了一声,下一刻印着花纹的肚腹被八百比丘尼的手指按住。
天空迅速阴了下来,像是暴风雨的前兆,缠着海军和海盗们的海豚群忽地散开,海面上静了一瞬,紧接着一颗巨大狰狞的蛇头破水而出,砸落到最近的船上。
男人们怒吼着,纷纷举起火枪发射,然而未等周围的军舰调整好炮口,第二颗,第三颗……足足九颗的蛇头接连冒出海面,就像蟒蛇缠绕猎物使其窒息般,蛇怪缠住船体猛地一绞,承受不住怪力的船体顿时四分五裂!
“终于来了。”回到甲板的一目连看着扑向下一艘船的八歧大蛇,眼眸积淀为浓重的深绿,他大声喊着海盗们的名字,开始下达一道接一道的命令。
“右满舵!”
“火炮支援!”
一目连咬住匕首柄,双手紧握住桅杆垂下的绳索,迎着其中一颗冲独眼海盗船张开血腥巨口的蛇头,荡起绳索直接跳到了蛇脑袋上!
正执行命令的海盗们看到这惊险一幕简直目瞪口呆,十几秒后他们又看到才拿匕首砍了两下的船长被甩飞出去。
“……”
“发什么呆,保护船长啊——!!”好不容易从海里爬回船上的副手海盗大吼道。
连续射击的火枪火炮声,混合着八歧大蛇的嘶吼响彻这片海域,一目连掉进海里,血水从他的唇边溢出。
能和这种级别的海怪对抗,人类的话……果然还是做不到吗。
胸腔处传来被碾碎般的痛感,一目连判断出自己的内脏因为刚才过于莽撞的举动被震伤,他试图向上游,结果八歧大蛇似乎为了躲避炮击蓦地摆动身子,一目连的屏气被剧烈的水波打乱,海水瞬间涌入他的嘴里。
恰在此时,有什么东西顶了一下一目连的后背,他下意识抓住那东西的身体,手下的触感滑溜溜的,来不及辨认便被带到了海面上。
“咳……!”
一目连咳出海水,认出危急关头救了他的是一只……粉色的海豚?
粉海豚拿尖嘴戳了戳一目连的脸,像是预感到一股危险般忙推着一目连往远游,只见半月状海岛两个尖端相对的地方形成一个越来越大的漩涡,海水以一点为中心呈圆月形退开,露出布满珊瑚石的崎岖海底,那是比摩西分海更为壮观的景象。
仿佛身处龙卷风暴的中心,残留的船只拼命地掉头远离,八歧大蛇因为体积过于庞大而直接摔到了海底,缓了片刻清醒过来,十几只蛇眼一下子紧盯住前方。
黑铁制成的三叉戟被斜插在地上,中间的刺尖锐凸出,两边的尖刺则向外弯,并且生着短短的倒刺,柄处锈迹斑斑,不知被沉在了海底多少年。
“终于……”
八歧大蛇粗哑低沉的声音响起,它缓缓爬向那柄海神持有过的武器,却于下一秒抬高了所有头颅。
一只属于人类的手握住了权柄。
浑身滴答着海水,粉海豚隔着一层水幕叫声焦急,冰凉如寒铁的感觉自手心传开,几乎冻麻了一目连的整条胳膊。
“那不是属于你的东西……”八歧大蛇低下头,蛇眼竖成一道金线,“松手,人类。”
“这也不是属于你的东西。”一目连说着,手上使出十足的力气要拔出三叉戟,然而三叉戟纹丝不动,仿佛一种沉默、冷漠的拒绝。
“人类……呵呵……”
八歧大蛇大笑出声,最外侧的一颗蛇头擦过海底硬石咬向一目连,但完全没想到一条深蓝色鱼尾从旁冲出,仿佛一柄最锋利的巨剑撕开海水,尾鳞狠狠击中蛇眼,蛇头登时吃痛地往后一撤。
“怎么可能……!”其余的蛇头大吼,“八百比丘尼!!”
高大俊美的人鱼从后环抱住一目连,水珠从下身的鱼尾滑落,鳞片折射着冰冷却迤逦的光,他的手握住一目连的手,一同将三叉戟拔了出来。
“荒……”
“嗯。”
荒低头,那双深邃的眼睛含着令人心动的情愫,他在一目连的额头留下一个轻吻,随即搂住了一目连把人朝海水里一推。
粉色的海豚,以及一条肚皮纹着暗红色的海豚共同接住一目连,随即抵着一目连的胸口和后背往远处游去。
荒握着那柄三叉戟面对八歧大蛇,眼中所有的情感归为海底深处最为冰冷的海水,他就如同真正的,传说中的那位海神神邸,戟尖对准蛇怪,势必将连日来遭遇的一切加倍奉还给对方。
清澈的流水从曾经祭拜海神的祭坛上涌出,八百比丘尼站在祭坛中央,面带笑意的看着下方的晴明和博雅。
“这是最后的预言了呢,晴明先生。”
“我警告你……”源博雅的手放在腰间,却被晴明按住了。
“请说。”晴明回给源博雅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再度看向八百比丘尼。
“蛇怪会被海神杀死,我的生命亦会在那一天终结。”八百比丘尼的眉眼温柔,似乎在说着一件憧憬了许久的幸福事情。
她停顿了片刻,笑意收敛,“而人鱼将永生,作为代价,他所爱之人……”
“砰——!”
火药制成的子弹在八百比丘尼脚边炸开白烟,源博雅微微睁大眼睛,晴明抽枪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总是端着茶杯的白皙手指如今握住了枪托。
“打断巫女的预言,可是要遭到惩罚的,晴明先生。”
“时间有限,剩下的话还是留到监牢里再说吧。”晴明淡淡说道,将火枪交回到有点懵的源博雅手里。
他有教过晴明如何开枪吗?
源博雅的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个不合时宜的念头。

评论(19)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