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24

陆地
无论身处哪片陆地,港口永远是最热闹的地方,工人们来回搬运船上满载而来的货物,商人们清点核对着商品单子,海军的船和一艘降下旗子来历不明的船共同停靠港口,引起不少经过的人的注意。
尤其当看到一群肌肉虬结面目凶恶的壮汉围住了一个纤瘦青年,有意无意地堵在离港出海的方向,胆小的人开始寻找海军的身影,胆子大的满怀一腔正义感准备上前为那个青年解围。
结果刚走近,就发现原本超凶的壮汉们突然露出一种类似被主人抛弃的可怜表情。
“船长,真的要走吗?”
“船长,别走,留下——”
“我们舍不得您啊!”
一目连把鼓鼓囊囊的钱袋交给副手海盗,嘱托道,“我不在的这些天,麻烦你照顾好大家。”
“船长……”
“别担心。”
一目连冲海盗们笑了笑,笑容带着曾令他们无数次安心的温度,海盗们的眼角瞬间泛出激动的泪光,接着便听到一目连说,“到时我会和荒一起回来。”
“……”
想起那条拿着三叉戟揍蛇怪的凶残人鱼,海盗们的眼泪又瞬间消失,还有本应尽情享受陆地生活的笑容。
众多威风气派的大船中,只有一目连坐在一艘小独木船上,船尾放着足足一周的淡水和食物,独自一人慢悠悠地划向远方大海。
大概划了数百余下,一目连忽然收回桨,海水起起伏伏,海面冒出两道背鳍,由远及近迅速游至小船一侧。
“那就拜托你们了。”一目连开口说道,话音未落,那两只海洋生物猛地冒出脑袋,水花四溅,一目连抬手挡了挡。
尖嘴咧出开心的弧度,海豚们发出兴奋叫声,其中灰色的海豚试图窜上船,似乎想重温在一目连手中蹭来蹭去的那段时光,弄得木船摇摇晃晃,粉海豚直接一甩胸鳍在它脑袋上扇了两下。
灰海豚发出格外委屈的叫声。
一目连笑着摸了摸它们的脑袋,两只海豚不闹了,潜回水下开始……推船。
小木船重新动了起来,可惜没比之前一目连划桨的速度快多少,照这样下去,天黑之前都到不了海神岛。
海豚们吭哧吭哧推了半天,推累了,决定叫同伴帮忙。
于是经过的商船有幸目睹了这样神奇的一幕:无数状若斜三角的鱼鳍露出海面,海水翻涌,鱼类的身体相互碰撞着,哗啦的水声伴随着独特的高昂叫声,经验老道的水手认出那是一大群海豚,正簇拥着推着一艘小木船前进。
海豚们的终点是海神岛,那天八百比丘尼在岛上的祭坛解除了海神留在小海豚身上的封印,整个岛屿震动起来,清澈的水流从祭坛的各处石缝涌出。
小海豚和小人鱼被最大的一股水流同时覆盖,仿佛蕴含了某种生命,如水蛇一般裹挟着它们蜿蜒游向岛外的大海,八百比丘尼静静地看着水流经过之处留下的那道水痕,漂浮在法杖顶端的狐形生物闭上了眼睛。
她所追寻的一切,最终尘埃落定。
黄昏时分,夕阳停在海平线上,天空呈暖红色,海水被晕染成一片浅绯,小木船停在距离海神岛礁石的不远处,海豚们逐渐散去,船上的人依然无所察觉地侧躺着。
“呣……”
灰海豚歪歪头,似乎在纠结要不要叫醒对方。
船底下方的海水里,修长的鱼尾影子一闪而过,木船突地晃了一下,一双有力的手臂搭上船边,赤裸着精健上身的男人浮出海面,男人低下头,阴影笼罩下来,呼吸间犹带着潮湿的水汽。
带着海水凉意的唇落在侧脸脸颊,额发被对方的手指撩开,未戴黑眼罩的右眼闭合着,一目连睁开左眼,白皙纤细的脖颈微微后扬,躲过了男人尚未满足的唇。
“人鱼,你吵到我了。”一目连坐起身,左眼乍然看见夕阳光,有些不适应地眯了眯。
“你已经醒了。”荒回答道,夕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像是自深海初现人世的神灵。
“呣!”
灰海豚凑了过来,几乎整条鱼贴到了荒的背上,尖嘴要去够一目连的手,然后荒一巴掌推开。
这样的场景好像不止上演了一次,一目连轻笑出声,恰巧灰海豚的尖嘴也搭上木船边,黑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一目连伸手安慰似地拍拍它的脑袋。
人鱼面无表情地看着灰海豚扮无辜,他蓦地松开手,沉回了水底。
“荒?”
一目连愣了一下,随即往外探出身,而就在到达保持木船平稳的临界点的那一刻,人鱼再度跃出水面,如同大型鲸鲨准确捕捉到一目连的嘴唇,双手搂住对方猛地往自己怀里一带。
小木船翻了,灰海豚懵了,游回来的粉海豚也懵了。
船长被大鱼叼走了。
进入春季的海水不再那么冰冷,一目连抱着荒的脖子,汲取着对方嘴里的空气,荒的鱼尾缠绕上他的小腿,像是某种深海捕食性水草,渴求着美好的人类肉体与鲜活生命。
水下的深吻并未持续太久,荒搂着一目连冒出海平面。
“你把我的衣服弄湿了。”彼此几乎融为一处的嘴唇分开,一目连平复着呼吸,视线绕过荒的肩膀,皱了下眉,“还弄翻了我的船。”
“……是它撞翻的。”荒偏头看了眼灰海豚,后者打了个激灵,呜呜叫着向粉海豚求救。
“诅咒都解除了,怎么还欺负它?”一目连的眼里带了分无奈,木船倒翻,船上带的东西有的沉底有的浮在水上,被粉海豚好奇地顶过来。
荒的眼神微微一动,那竟然是一瓶高颈葡萄酒。
“你想起来了?”一目连握住瓶口,淡笑道,“不过这瓶是晴明先生给的,味道应该比那些贵族的更好。”
夕阳已然沉下大半个身子,天空明暗交替,他身陷广阔无边的大海,却好似又回到冬天时候那场贵族的舞会,温柔起伏的海浪比舞会上的音乐更为动听,他面对人鱼发出一个不知是指酒,还是不仅仅只是酒的暧昧邀请。
“要尝一尝吗?”

评论(8)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