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27

预言
光线昏暗的牢房中,八百比丘尼以一副闲适的姿态坐在角落,仿佛仍是在帐篷里等待有缘人的占卜女郎,法杖被收走,她便拾起地上散乱的几根干稻草,自顾自摆弄着。
对面的牢房关着一群劫掠海盗,去年冬天他们闯入贵族的宴会试图抢夺财宝,结果被乔装成护卫的一目连和独眼海盗船的海盗们一同制服,最终被后来赶到的海军带走并关押在陆地的地牢,等待法官的审判。
阴森压抑的牢狱环境,正对牢房大门的断头台,海盗们的神经简直在走空中的钢丝线,在生死边缘晃来晃去,唯恐哪天看守端来丰盛的断头饭。
因此当看到一个红头发的美丽女郎也被关了进来,海盗们的眼睛先是直愣愣地集中在对方脸上,随即落到丰满的胸部,再到细腰和半遮半露的大白腿,顿时狼血沸腾,频频吹着口哨外加一些粗俗的言语挑逗。
没办法,能看不能摸,只好过过嘴瘾。
然而八百比丘尼投给他们的目光仿佛在看一群山里的猴子,直至入夜仍不消停,她就为其中几个海盗占卜了一次。
事实证明,即使用的干稻草,八百比丘尼的占卜仍然灵验。
被预言的那几个海盗吃到了丰盛的断头饭永远地离开了他们,剩余的海盗们安静下来,像一群瑟瑟发抖的鹌鹑挤在角落,不敢再逗对面的女人。
晴明来到地牢时有些讶异那群老实到接近乖巧的海盗们,他停在关押八百比丘尼的牢门前,语气淡淡地说,“二十年,这是你的刑期。”
将手里最后一根干稻草摆好,八百比丘尼这才施施然道,“于我而言,二十年不过眨眼之间。”
晴明没有答话,她却是轻笑一声,接着像是无奈又像是单纯感慨般说道,“我的预言似乎对人鱼不太管用呢。”
“提前知晓的结局……又有什么意义。”晴明的声音在地牢中飘散,带着略显寂寞的回音。
内心深处的某种情感似乎被不经意间触动,八百比丘尼沉默半晌,说道,“对我而言,‘活着’的本身就没有意义。”
不想继续这个或许横贯她一生的话题,八百比丘尼换成一副轻松的语气,“晴明先生今天来就是说这件事情?”
晴明迟疑片刻,还是替尚不知情的友人问了出来,“关于海神岛你没说完的那句预言……”
“预言的走向已经被改变。”八百比丘尼摇了摇头,“未来他们身上会发生什么我一概不知。”
“这样的‘结局’你觉得如何,晴明先生?”
与地牢的沉寂相比,远处的人们正陷入酒神节的狂欢中,如浪潮涌入街道和集市,女人们在街头舞蹈,男人们则开怀畅饮,往看到的人身上肆意泼洒祝福的酒水,即使夜晚到来热情依然没有任何消退。
一目连从拥挤的人群中脱身,即使像他这样身手敏捷的人,也无法避开仿佛下雨的酒水。
所幸这场“酒雨”仅仅打湿了一目连的头发和肩膀,反倒是他手里不知被谁强塞了两个鼓囊囊的酒袋,有衣着暴露的漂亮女人想拽住一目连共舞,可惜对方躲得迅速,涂着艳丽颜色的指尖堪堪擦过衣角。
喧闹的人声逐渐变远,一目连走向海边,独眼海盗船停靠在海军战舰的外侧,降下的小木船被几条绳子拴住,防止被涨潮的海水冲走。
一目连将手里的酒袋随意放下,随即解开绳索划动着木船去往远处的大海,这次他并未划太久,海岸线的轮廓仍然清晰。
头顶的夜空悬挂着无数星子,月光低垂,被海浪揉碎成一块块的光斑,下一刻有鱼类的背鳍冒出海面,身形流畅却圆润的影子从水下靠近小木船,却在探出身子的刹那被泼了满头的酒水。
“……呣?!”
灰海豚猝不及防,倒仰着摔回水中,一目连的声音在水面上方响起,透出明显的笑意,“感谢巴克斯。”
“巴克斯?”
哗啦一声,容貌俊美的人鱼自木船另一边冒出上半身,从海神岛归来足足过了两天,一目连才重新回到大海上,然而见面的第一眼居然喊着别人的名字,而且一听就是属于男人的名字……荒不动声色地问,“是谁?”
“酒神巴克斯。”一目连晃晃手中的酒袋,“今天可是酒神节……”说着,他趁势要往荒的脸上泼洒酒水,荒反应极快地侧身入水,水花溅了一目连满脸。
一目连也不生气,抬手抹了抹脸,好笑地看着小心翼翼共同浮出海面的人鱼和海豚,前者露出到棱角分明的下颔,后者则傻乎乎地张着尖嘴。
“你的心情很好。”荒肯定道,“因为见到我么。”
“不是。”几乎秒答。
“……”
一目连望向灯火通明的海岸城市,语气带了几丝怀念,“好久没遇到这么盛大的节日了。”
“我的家乡每年都会举办酒神节……”一目连的声音停住,荒心有所感般察觉他的好心情在某个词吐露的瞬间消失不见,“我好像还没有跟你讲过为什么会当了海盗?”
荒的上身缓缓地再次浮出海面,只听一目连说,“有些海盗们会挑冬季上岸,劫掠人们的金钱物资甚至男丁,我的家乡是个很小的村庄,劫掠的海盗们没有放过我们,将能带走的都抢走了。”
“那时我大概刚成年,原本想着去当航海商人或者更好一点加入海军,但是在我逃离那群海盗的船以后……”一目连想起曾经中了蛇毒后梦见的场景,当时痛到极致的右眼如今再无感觉,“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能活下去,我要成为一名海盗。”
“面对海盗,商人也许能自保,海军会把他们交给陆地的法庭,而同为海盗却能折断他们的武器,砍下罪大恶极者的头颅……”
灰海豚不安地叫了一声。
“我抢过很多的海盗船,也杀过人。”一目连凝视着荒的眼睛,那双深海般的眼眸里倒映着月光、星光,以及他的身影,“我从亡灵主人的手里获得第二次的生命,大海注定是我的坟墓。”
“你不会死。”荒抬起手,动作温柔地撩开一目连的额发,然后在对方闭着的右眼上留下一个轻吻。
接受荒的心意以后,一目连时常在思索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相比人类短短的几十年,人鱼拥有漫长的生命,不对等的关系终归无法长久。
但此刻的气氛他不想再说那些沉重又丧气的话,向人鱼诉说了过去的自己,一目连感到说不出的轻松。
“不说了。”一目连率先道,他稍微退开,难得叫出荒的名字,“荒,你有没有觉得……”
一目连的眼里仿佛藏着千言万语,荒仔细的辨认却只捕捉到浅浅的笑意。
一目连说,“今晚的大海很美。”

评论(6)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