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草莓蛋糕与十七点钟与猫

*蛋糕店长荒x上班族连
*梗来自@转烛飘蓬-修特鲁的女人绝不认输 ,当初说好的微博5qfo点梗文,感谢各位小伙伴的关注,隔空爱心发射biubiubiu[心][心][心] ​​​
——————
我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目前在距离学校车程六站的一家蛋糕店兼职店员,店长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英俊的男人。
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说真的第一眼看到店长时,我还以为是哪位大明星或者模特什么的在玩真人秀节目,毕竟店长不仅脸好,身材更是一级棒,目测黄金比例九头身,而且名字也很好听——荒。
念出来时果然有种心慌慌的感觉,当然是少女春意萌动的慌。
当初面试的地点就在店里,我盯着店长足足一分钟才想起来兼职的事,急忙移开视线,心想坏了坏了太没礼貌了,然后就和柜台上趴着的一只灰猫对上眼了。
灰猫的姿势慵懒,猫眼和店长的头发颜色简直一模一样,就像深邃的大海,被惊艳的我一下呆住了,接着说出一句至今回想都羞耻万分的话。
“猫……让撸吗?”
不过多亏这句傻子似地开场白,我居然被店长录用了,并且获得了兼职期间专门给猫铲屎的殊荣,据其他店员说我前面那些面试兼职的姑娘们,完全沦陷在店长的美貌中,原本正式的自我介绍越来越歪,甚至有的表示要连人带店一起买下来。
最后被一脸冷漠的店长赶了出去。
……所以能从这些竞争大佬里被选中,我难免产生终于轮到我当女主角的不真实感,结果我发现我走错了,这里并不是言情板块,而是隔壁的基佬片场。
店长喜欢男人。
店长喜欢每天下午五点准时来买草莓蛋糕的那个男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作为一只单身至今的苦逼单身狗,能一下子发现店长有了喜欢的对象,大概我上辈子真是一只被狗粮撑死的狗。
店长在和那个男人交谈时,双眼一直凝视着对方,那个眼神就像……打个比方吧,就像在看一块格外诱人的草莓蛋糕,好吃得让人仔细斟酌到底该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那个男人的长相属于十分耐看的类型,五官端正眉眼柔和,笑起来极易博得人好感,我装作不经意地瞄了下客人订单,男人的名字是一目连,每次只买草莓蛋糕。
大概是气质的原因,我和其他的店员完全不觉得他一个男人每天吃草莓蛋糕有什么不对。
不光是店长喜欢一目连,店长的猫也喜欢,这只平时高傲得谁都不理谁都不让摸的猫只对两个人破例,一个肯定是作为主人的店长,另一个就是一目连。
由于店里的草莓蛋糕卖得比较好,有时会脱销,后来想要的客人需要等一段时间,听店员讲,一目连光顾的第一天草莓蛋糕恰好卖光了,一目连正要离开时店长亲口挽留住了人,随即进了后厨房。
这里要补充几句,店长在成为店长前就已经是高级西点师,国外好多有名的餐厅都邀请过店长任职,可惜通通被店长无视,跑到这个地方开了家蛋糕店,还做一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糕点。
草莓蛋糕就是店长的作品之一,外表看着精致可爱,店里聘请的两位甜点师傅却坦言学了半个月才学会,最重要的是味道还比不上店长亲手做的。
甜点就是女孩子的生命,我被馋得好想尝一口店长亲自做的蛋糕,其他店员亦是,所以当看到店长进了厨房给初次见面的客人做蛋糕时,众人可谓是目瞪口呆。
然而更惊人的在后头,原本趴在柜台上俯瞰众生的灰猫突然动了,它一步步靠近正低头看着甜点单的一目连,最终停在一目连的面前躺倒,恰好压住薄薄的甜品单上。
灰猫向一目连露出柔软的肚皮,用甜美得几乎腻人的嗓音,轻轻喵了一声。
于是一目连抬手揉揉灰猫的肚子,用带着询问的目光看了看周围店员,店员们持续懵比中,就见店长又走出来说,“半个小时就好。”
店长忽然抬手捏了下灰猫的耳朵,“你喜欢他?”
“喵呜。”
“别让他等得太无聊。”
“喵呜!”
一人一猫的对话如此顺畅,店员们眼睁睁看着店长拉起一目连的手,一同放到了灰猫的脑袋某处,“不想让它烦你就拍拍这里。”
店长微微歪头看着一目连,手底下的灰猫也歪头看着一目连,“你觉得它烦吗?”
“不,怎么会。”一目连好笑地摇摇头,这才发觉自己的手指还被人握着,立刻不好意思地收回手,灰猫又叫了声,被店长单手一抱送到一目连的怀里。
一目连抱着猫走到窗边的座位坐下,隔了十分钟店长端上一杯热巧和几块曲奇饼干,而灰猫扒在一目连身上陪着玩了许久。
“店长真是个心机boy。”我感叹道,对面露不解的店员们说,“首先及时开口把人留住,然后正巧猫猫对人家有意思,故意和猫对话给人留下自己非常疼爱宠物的印象。”
“接着通过简单的肢体接触,比如抓着人家的手去摸猫,以此判断对方是否抗拒自己,接着再免费送上热饮和小饼干,最关键的是店长那张脸,好感度简直坐着火箭噌噌往上……咦,你们干嘛都瞧后面?”
我下意识回头,店长正抱着猫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
我的心脏猛地提到了嗓子眼,“店、店长……您什么时候来的?”
店长的语气没什么起伏,“说我心机的时候。”
“额,我,那个……”
“过来,我有话跟你说。”店长迈开一双大长腿,见我还愣在原地,用眼神示意我跟着他去厨房。
店员们向我投来同情的目光,我欲哭无泪地走进厨房,随后店长将他手里的灰猫递给了我。
似乎最近几周都是我负责铲屎,灰猫没挣扎也没朝我亮爪子,施恩一般地安静窝在我怀里,偶尔晃晃尾巴。
店长问我,“你谈过恋爱?”
一脸智障的我,“啊……”
店长又问,“谈过很多?”
仍然一脸智障的我,“啊……”
店长沉吟片刻,终于问道,“怎么表白比较合适?”
那一刻我仿佛土拨鼠灵魂附体,“啊??????”
……原来店长还没把人追到手。
但根据我这些天的观察,一目连对店长也是有好感的,看店长的眼神就像……再打个比方,就像看一只大型猫咪,认真考虑着如何抱回家养。
或许这就是美好的误会吧。
虽然我没谈过一场恋爱,可我理论知识丰富,熟读各类言情小说,深谙各种男主撩妹女主撩汉的套路。
我给店长支招,先在装蛋糕的盒子里放些糖果啊饼干啊之类的小赠品,附带的卡片写些寻常小事,然后过一个月不就是一目连生日吗,到时约人出来亲手教人做生日蛋糕,在十二点钟声敲响时——表白!
根据场地情况,我和店员们会在外面点燃烟花增加气氛。
这个计划听着俗气了些,成功率绝对是百分之一千,况且是在彼此都有好感的前提下,不成功我就直播吃猫粑粑。
店长被我的发誓震了一下,灰猫也似乎听明白我对它的屎有企图,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
总而言之,店长按照我所说的行动起来,我偷看了几张店长写的卡片,明明是最正常的生活点滴,读起来却意外地甜,比草莓蛋糕还甜。
眼看两人之间的氛围越来越好,对话时的背景越来越粉嫩,周末还约着一起出去玩,没想到生日当天,一目连居然要加班。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地等店长表白,未来的老板娘为什么要加班,难受,想哭,还要直播吃猫粑粑……
“他九点下班。”店长挂了电话说道。
仿佛黑暗的房间瞬间打开了灯,我的心中重新燃起希望。


时钟转到九点二十,一目连明显是跑着来到蛋糕店,门口站着在店里兼职的女学生,她等一目连平复好呼吸后从口袋拿出一条丝巾。
“作为店长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她不喘气地连说三遍,“店长为你准备了世界上最好吃的蛋糕。”
一目连看着黑漆漆的蛋糕店,又转回女生手里的丝巾,心下了然,面上露出微笑来,“需要我闭上眼睛么?”
女生点点头,一目连闭上双眼,随后低头方便女生绑上丝巾,明白有人要给他一个惊喜。
手被牵着,一目连跟着女生慢慢走进店里,大约十几步后女生松开了他的手,下一刻灯光大亮,蒙住眼睛的丝巾瞬间被解开。
“happy birthday——”
伴随着热烈的欢呼声,不知何时围住一目连的店员打开手中的小型礼花炮,五颜六色的彩带在空中纷纷扬扬,掉在一目连的头上和肩膀。
一目连这才看到屋里面被布置得格外热闹,店员们甚至拉出了去年的圣诞树,树底下堆着满满当当的礼物盒。
注意到一目连的目光,女生解释道,“这是店长送你的……哎呀,还是等店长跟你说好了。”
语音落下,荒从后厨走出,他推着一辆小巧的推车,上面放了一个巨大的生日蛋糕,像是一座草莓垒成的高塔,散发着香甜梦幻的气息。
女生和店员们拿起角落的烟花,悄悄溜了出去。
“那是认识你之前,你每一年的生日礼物。”
荒缓缓说道,灰猫乖巧地蹲坐在蛋糕前,他取下挂在猫脖子的小方盒,然后站到一目连面前,轻声道,“以后每一年的这个时候,我想和你一起过。”
偷看的女学生:……等等剧本有写一上来就送戒指吗?!!!
偷看的店员们:放烟花喽——


“你知道草莓代表什么吗?”
“是什么?”
“亲吻。”
“你知道草莓蛋糕有什么含义吗?”
“……”
“是给最爱的人……”
未说完的话语消失在相接的唇齿间,外面的烟花还在没完没了般地放着,灰猫看着面前嘴巴黏在一起的两个人类,打了个呵欠。

评论(16)

热度(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