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魔王与巫师

*阿爸讲故事第五弹
*万圣节+小风神
*讲故事会上瘾,真的。
*讲完我就去填史密斯pa的坑,发誓。(不过貌似大家都忘了呢,那我就[并不简单] ​​​
——————————
01
“不给糖就捣蛋!”
打开门,名为一目连的少年戴着一顶大大的黑色巫师帽,似乎是抬头的动作太快,帽子哧溜滑下挡住了视线,他赶忙往上扶了扶,露出一张清秀年轻的脸。
两缕银发从一目连的脸侧垂下,发尾呈深青色落在胸前,他露出一个略带腼腆的笑,认真重复了一遍,“不给糖就捣蛋。”
说完脸就被掐住了。
蓝皮肤的女幽灵下手力道很轻,来回捏捏揉揉好几下才满足地放开。
然后一目连获得了一堆幽灵形状的水果软糖。
照理说拿到糖果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可一目连的表情有点闷闷不乐。
他觉得自己是最失败的万圣节巫师。
因为在所有的巫师中,只有一目连没有一次被拒绝过,就连脾气最坏的狼人也给了他一大包印着可爱小狗头的硬糖。
少年乖巧的外表下,有一颗想捣蛋的心。
要求不高,一次就好。
一目连走进森林深处,他从狼人家门口离开时注意到远处多了一座尖头城堡,阴森森黑漆漆,像是说住在里面的人非常不好惹!
一目连眼睛一亮,他走了很久终于到达城堡门口,他整理了下衣服又扶正巫师帽,抬手敲门。
02
作为一个为数不多有礼貌有耐心的巫师,一目连敲完后等啊等,等到了月亮升起,等到他坐在台阶上剥开第四十九颗糖时,门开了……一条缝。
“不给糖就捣蛋!”他急忙站起身,巫师帽又滑了下去。
“我没有糖。”门缝里传来一个格外低沉的男声。
一目连一听,顿时高兴极了,他正准备告诉对方他要怎么捣蛋时,门砰地关上了。
“……”
一目连又一次敲门,贴心地告诉里面,“你好,我要进去捣蛋了。”
没有回应。
一目连不好意思再敲,心想对方应该是默许他的捣蛋便推了推门。
推不动。
“里边的先生,我真的要进去捣蛋了。”一目连隔着门语气严肃,随即他低声念了一个咒语,聚集出一道强劲的风试图撞开那道门。
然而一目连试了四五次,城堡大门依旧紧闭,他在原地转了两圈,最后念出另一种咒语,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
巫师帽啪地掉在地上,过了片刻一只小爪子伸出来,往上一抬。
一目连用了变形咒将自己变成一只黑猫,猫脸看着可爱又讨喜这额头上是一个漂亮红纹,尾巴尖跟发尾颜色一样,四只爪子的肉垫粉嫩。
黑猫跑到城堡侧面,在地上磨磨爪子,接着猛地一跳,身姿轻巧地迅速爬到那面墙壁上唯一一扇窗户的窗台。
黑猫伸爪推开窗,小心翼翼地观察一番,跳了进去。
03
城堡里住着一个魔王。
魔王的名字叫荒,每天的工作就是躺在三百平方米的大床上睡觉,白天睡,晚上还睡,很少有清醒的时候。
所有生物都畏惧着魔王威严,没人敢靠近打扰。
除了一个小巫师。
自从荒第一次被人吵醒后,小巫师每天都会来,变成黑猫从窗台潜入,沾着灰尘的小爪子踩得满床都是。
黑猫盯着荒的脸,既被对方独一无二的出色容貌吸引,又担心对方总是闭着眼睛会不会已经死了。
终于黑猫鼓起勇气靠近了荒,在对方鼻子处停住,感觉到温热舒缓的呼吸,这才放心地点点头。
于是每天检查荒是否活着成为黑猫的首要任务,检查完毕黑猫会变回巫师,将城堡的各处慢慢收拾干净。
巫师并不知道,他每回来的时候荒其实是醒着的。
魔王的魔力笼罩着整座城堡,巫师的一举一动荒看得一清二楚,比如不小心碰倒他的藏品,练习咒语时烧焦他的魔花,追着他的恶魔犬要给洗澡……
比如放在枕头边快堆成小山的各种糖果,还有变成黑猫就自认能为所欲为,每天在他身上乱蹭,爪子乱摸。
不知第几次黑猫踩在荒的胸口,肉垫正好按着荒的下巴,伸一个大大的懒腰时,荒毫无预兆地睁开眼睛。
“……”
黑猫一个激灵,咒语失效,瞬间变回了小巫师。
04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银发少年趴在荒的胸口,双手托着荒的下巴,青蓝色的眼眸一眨不眨,红晕开始在他的脸上蔓延。
“我……”一目连张了张嘴,吐出一句,“吵醒你了?”
“没有。”
一目连稍微松了口气。
“我醒很久了。”荒的语气淡淡。
“……”
荒抬手摸了摸一目连的头发,毛茸茸的手感非常好,他对僵硬的少年说道,“我们换个姿势?”
一目连赶紧从对方身上下来,荒侧过身看着他,随手撩开被子,“进来睡。”
一目连的脑子现在仍是混乱的,他摇摇头,从枕头边的糖堆里拿过一颗,让自己吃颗糖冷静一下。
“我是住在森林外面的巫师,我叫一目连,未经允许……”一目连想起什么,改口道,“是那天你说没有糖果,按理来说我可以进来捣蛋……”
越说声音越小,一目连像是征求荒的同意般说道,“对吧?”
荒嗯了一声。
一目连总算真正放下心,转而好奇荒的身份。
“你叫什么名字?是吸血鬼吗?可你没在棺材里睡觉……所以为什么你每天能睡这么久?还有你养的狗真威风,就是不爱洗澡。……”
意识到自己一直在说,一目连不好意思地朝荒笑了笑,并腿跪坐在一旁的样子很乖巧。
“荒。”深邃漆黑的眼眸隐约泛着一点笑意,“我不是吸血鬼。”
一目连的目光专注,似乎催促荒快说他到底是什么。
“我是……”荒坐起身准备公布答案,结果一目连突然作恍然大悟状说他知道了。
荒静静地看着小巫师念了一声咒语,一本书凭空出现落在他的手上,随即被送到荒眼前。
书名三个大字——睡美人。
“……”
05
魔王苏醒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片大陆。
两条腿的,四条腿的,多条腿的……只要会喘气的生物都开始紧张起来,大家一致在心里谴责把魔王弄醒的那个人。
导致一目连那几天不停打喷嚏,后来发现是感冒了,被荒塞进被窝里捂了一天,第二天就又活蹦乱跳了。
不久后,城堡附近来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和怪物。
首先是勇者届推出的代表,赶到后气势汹汹地拍了拍城堡大门,接着扭头嗖地蹿到草丛里。
勇者代表给出的理由是这叫诱敌,才不是怂才不是他怕魔王呢。
门被打开,勇者代表屏住呼吸,他所在的位置略偏,却正好看见魔王怀里抱着只黑猫,要关门时黑猫跳到地上,回头冲魔王叫了一声。
魔王望着外面灿烂的阳光,沉默。
黑猫见状去咬他的裤脚,试图拽他出来。
魔王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明显变化,抱起黑猫走出了门。
勇者代表回去后告诉所有人危险解除,魔王沉迷养猫,看起来一辈子都戒不掉了。
随后吸血鬼届的代表、狼人届的代表、矮人届的代表、史莱姆届的代表等等纷纷发回贺电。
不过其中巨人族代表因为脚步声太大,来的时候又在晚上,好像吵醒了魔王家的猫,被恶魔犬和根系遍布整片森林的食人魔花追杀,逃回家时瘦了一圈。
不过这些事魔王家的猫都不知道。
猫只知道城堡那么大,只有荒一个人住该多孤单呀。
所以他每天喊荒起床,和荒说话,一起看书,一起浇魔花,一起给恶魔犬洗澡,还有牵着荒出去晒太阳——这样对身体好。
他想一直陪着荒。
06
不知不觉间,又一年的万圣节到来。
一目连戴着大大的巫师帽,手提着篮子从城堡出发,开始每年必备的‘不给糖就捣蛋’环节。
第一站是狼人的家,狼人说没有糖,一目连确认了两遍开心地走进去,对着狼人家出生没多久的宝宝做了几个鬼脸算作捣蛋。
狼宝宝被逗得手舞足蹈。
第二站是女幽灵的家,女幽灵也说没有糖,一目连便捏捏她的脸算是捣蛋,尽管幽灵并没有实体。
第三站、第四站……直到最后一家,所有人像是提前约好了表示没有糖,并且分外热情地欢迎一目连来捣乱。
一目连提着空篮子,捣蛋的劲头过去,又疑惑又失落今年没有人给糖果,他一路走回城堡,推门发觉推不动。
出去了?
一目连这样想着,下一刻门被打开,荒站在他面前,莫名其妙说了句,“我有糖。”
一目连下意识递出篮子,被荒牵着手拉进了门里。
07
“……魔王准备了很多很多糖果,几乎堆满了整个城堡,巫师挑了一个他最喜欢的糖果,然后和魔王一起吃了一整晚……具体怎么吃等你们长大能看了,总之魔王和巫师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阿爸合上童话书,对围着他的小式神们说,“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
“阿爸阿爸,你还没说魔王的糖果是哪来的!”
“阿爸,这个故事是不是告诉我们,魔王都爱睡懒觉!”
“阿爸……”
小式神们叽叽喳喳地说着,阿爸一本正经地咳了两声,语重心长地说,“糖果哪来的并不重要,睡懒觉什么的也不是重点,这个故事真正告诉我们的是——”







































“别看有些人表面风风光光,其实背地里连只猫都没有。”

评论(49)

热度(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