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Angel with a Shotgun》04

*史密斯夫妇pa
*这章可以说是荒酱主场了[二哈]
*黑框眼镜和西装这种搭配是我永不屈服的萌点
*玩了下月读的设定【才不是想不到好名字呢
————————
荒和一目连的婚礼是在国外一间教堂里举行的,国内对同xing恋虽然比以前宽容许多,但同性婚姻仍是不合法的,荒索性提议出国。
举办当天是一个非常好的晴天,教堂位置略为偏僻,但环境幽雅,树木葱茏,有不知名的浅色小花成群开放在草地上。
荒穿着黑色西装,胸前插着一朵粉色的玫瑰,阳光透过彩绘玻璃照在他身上,形成一层浅色的光晕。
神父站在讲台后,语气郑重地说着誓言内容。
一目连的西装是白色的,胸前同样的位置插着一朵蓝玫瑰,他挽着荒的手臂,黑与白站在一起,看着极为相配。
荒看着一目连的眼神既专注又无比柔和,虽然唇边的笑容很淡,但看到这个笑的任何人都不会怀疑他此刻的心情。
荒的人生其实很单调,幼年时被曾经的杀手榜第一——代号“月读”的男人捡到,从此过上命悬一线的生活。
月读的教导也很单调,杀人,不停的杀人,所有的技巧都从实战习得,月读一开始对荒的要求是必须受伤,越重越好,伤痛使人清醒,体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才能对死亡恐惧、敬畏,直至冷酷面对。
冷酷面对每一个被自己夺去的生命。
当第一杀手的接班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因此再后来月读的要求变了,荒必须将伤亡控制在最小的程度,甚至要毫发无伤地全身而退,身上沾染的血只能属于敌人。
荒所处的,是惊心动魄的杀戮,却单调乏味惟余黑白灰的世界。
一目连是这片世界里乍然出现的一抹暖色,一段美好的邂逅,温暖的意外。
荒很庆幸那天选择的任务目标离广场很近,在看到那张脸上的微笑时,他的人生犹如生锈的齿轮迟迟转动,终于朝着很小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天真懵懂的少年所向往的那种生活前进。
“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
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发出询问的神父很像一个月前干掉的某位教父,古板又严肃,但神情并不冰冷。
荒借着提前考察婚礼现场的缘由,当然这些活都丢给了常以朋友自居的青行灯,他则混进另一位道上大佬的随从中,以袖珍手枪在谈判桌上干脆利落结束了那位教父的生命。
“我愿意。”
短暂的安静,荒和一目连几乎同一时间说出。
两人身后的宾客席传来无恶意的取笑声。
一目连也笑了,荒伸手撩开他遮住右眼的额发,看到那双眼里俱是温柔笑意时荒反而绷住了表情,他感觉自己不像自己,有点紧张有点无措地低声重复了一遍,“……我愿意。”
不过当神父宣布“可以亲吻你的丈夫了”时,荒毫不迟疑地吻了上去,力度轻柔,带着无限缠绵之意。
席位中比较年轻的女来客看得面红耳赤,却舍不得移开目光。
过分投入的结果是,神父连喊三次可以停了荒才松开一目连。
两人戴在无名指的戒指造型为一对,镶嵌的钻石犹如收纳了夜晚繁星,经过光线照射闪耀着漂亮的光芒,仿佛这场婚姻最美丽的点缀。
荒完全不会想到,在他几年的婚姻生活后,这枚一直细心保存的戒指会落到任务目标的手上,并且是他和一目连结婚纪念日的前一天。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国内的黑道势力一直处于各自为政的混乱状态,近年来更是流行明面洗白,越来越多的人习惯游走于半黑半白的灰色地带,而一年前道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名为“绝代之妖”的组织。
这个组织的首领名叫玉藻前,据说是个美艳动人的绝世美女,性格诡谲莫测,之前的几次行事可谓大张旗鼓,搅乱一池春水的同时隐隐有要统一道上所有势力的架势。
因此自然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
杀手们迎来了业务繁忙期。
荒原本不想接玉藻前这个棘手任务的,最近他的婚姻出现了一些状况,确切地说是结婚的第二年就暴露出了隐患,但他和一目连却在第三年才真正意识到问题所在。
也有可能是第四年。
青行灯建议他们去婚姻咨询所一趟,好好和那里的医生倾诉一下烦恼,青行灯表示她和妖刀姬也去过,进去时两人还在冷战,出来后就直奔旅馆为爱鼓掌。
青行灯还想建议他们两个去医院检查一番,考虑到荒捉摸不透的烂脾气,她遗憾地放弃了。
没想到隔天组织接了一个大单子,正是有关玉藻前的任务,特意指名荒前往执行。
其实对于荒这种类似王牌的杀手,组织一般很少干涉他的任务自由,奈何对方给的酬金高到离谱,组织再三考虑之下还是答应了。
最主要的是自从荒结婚以后,出任务的次数大大减少,虽然妖刀姬作为组织里的另一把利刃每次任务完成出色,到底还是第一杀手的名头更大一些。
所以对于荒的“消极怠工”,组织难免有微词,把玉藻前的任务甩到荒头上也带了点侧面敲打的意思。
现在的杀手很少有那种独行侠了,即使是当初阴郁傲慢对人没什么好脸色的月读,背后也依靠着一个当时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
荒毫无异义地接受了任务,毕竟像这样没有细查结婚对象,没有打扰成员们私生活的组织,如今已经不常见了。
同往常一样告诉一目连自己去外地出差,荒半路改道赶到港口,玉藻前财大气粗地准备了一艘豪华游轮开宴会,荒到达时周围停满了豪车,男人女人穿得一个比一个华丽,身旁保镖跟随人们一同登船。
玉藻前给自己这艘游轮起名胧车,意为只接待贵族贵客。
荒穿着一身铅灰色的条纹西装,领口解了两颗扣子,尽情释放勾引人的男性荷尔蒙,发尾则挑染成深蓝色,发型设计得凌乱不羁,戴着副装饰大于实用的黑框眼镜。
他此刻的身份是某位富豪的私生子,最大的爱好是和美人睡觉,来宴会也是为了一睹玉藻前的芳容。
当然后面是青行灯强行加上的人物设定,但荒不得不承认,这个设定真是给他接近玉藻前一个绝佳理由。
尽管荒在看到玉藻前的第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真实性别,他走过去的脚步也没有丝毫停顿。
荒不能理解一个男人为何要扮女人穿女装,但这不妨碍他勾起一抹英俊风流的笑,同时眼里适当流露出惊艳,赞叹,痴迷……总结一下就是可以去床上聊点什么的无声邀请。
站在业界顶端的杀手,注定也会是个优秀的演员。
再加上荒本身得天独厚的脸和身材,四周的女宾客们不由把自己身旁的男人与之作比较,最终向玉藻前投去了艳羡的目光。
荒拿着酒杯轻轻碰了碰玉藻前手里的,“闻名不如一见,您比我想的更加美丽。”
台词同样由青行灯提供,荒面不改色地收获眼前美人一枚魅惑的浅笑,随即道,“不知您是否愿意与我跳支舞?”
“你的胆子倒挺大。”玉藻前随手将酒杯放到侍者托着的盘中,美目一挑,长裙繁复迤逦,施施然转身离开。
“可惜太性急,年轻人还是要稳重些。”
留下这么轻飘飘一句,玉藻前走到舞池正前方,向安静下来的宾客们淡淡一笑,开始作为宴会主人的例行开场白。
荒站在原地,周围人看他的神色不一,曾被玉藻前冷眼相待理都不理的带着些幸灾乐祸,皮相再怎么好看再怎么花言巧语也白搭。
而对玉藻前有一定了解的人却眼神闪烁,这位大美女轻易不和讨厌的人多话,刚才明显是和荒第一次见面,可既没冷脸也没让暗处的保镖拦人,甚至说出的话语听着像调笑一般……
实在发人深思。
不多时,舞会已经进行到了第三首曲子,玉藻前和之前合作过的伙伴跳完舞,摆手拒绝了迎上来的人,反而来到站得比较靠外围的荒面前,微笑说道,“我给你一次重新邀请的机会。”
“是我的荣幸。”荒不慌不忙地回答道,他后退一步朝玉藻前微微弯腰,邀舞的姿势绅士风度十足。
玉藻前将手搭在荒的手上,两人相偕步入舞池,看到这一幕的宾客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玉藻前真的好这一口?
但不管怎么想,他们有一点必须承认,荒和玉藻前在一起跳舞的画面真的是十分养眼。
舞池中央,荒的脸上仍是一副迷人笑容,心里的温度俨然降到零下,他忍耐着那些跳舞时必要的触碰,回想曾经和一目连在家里玩闹兼调情的双人舞,试图让自己舒服一点。
“你的心似乎不在此处。”玉藻前的笑容里带了几分玩味。
“它已经飞到了您的身上。”荒轻笑道,心里想着回去一定把青行灯那些数据存档统统删掉,这是黑客们的死穴,但谁叫对方总是孜孜不倦地以捉弄他为乐。
比如那份强推给他的《情场高手之一千句经典台词》。
“你比我想象得……”玉藻前随着音乐一转身,再面对荒时接着说道,“还讨女人欢心。”
“但我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时就知道了一件事情。”玉藻前突然停下脚步,不等荒回话,她抬手摘下荒的黑框眼镜,感慨地说道,“果然,你不戴这个更好看。”
荒一直扬着嘴角,他的心跳起伏规律,神经舒缓,只有指尖轻微发热,这是他杀人前唯一感到变化的地方,就仿佛是去取一杯刚做好的热巧这样无足轻重的小事。
“我很好奇,您知道了哪件事情。”荒问道。
两人停止跳舞面对面站着,旁边的人不明所以,渐渐放慢了舞步,仔细注意着那边的情形。
玉藻前没再多做试探,直接道,“你并不适合风流浪子的人设,小心被家里的那位发现出轨哦。”
荒猛地退开一步,暗处的保镖举起枪,子弹从两人之间的空隙穿过,打中正欲靠近两人的侍者脑门。
酒杯摔碎的清脆声音,侍者托着的盘子底下有匕首滑落,会场一时大乱,荒迅速躲到半人高的餐桌后,然后他看到玉藻前从裙子底下掏出了一把机枪,对着敌人无情扫射。
“……”
几秒钟荒便反应过来,玉藻前这样炙手可热的人物,盯上她的肯定不止一家。
同行竞争一年比一年激烈,荒表示理解,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能不能稍微错开一下时间,毕竟他很有可能会连着任务目标一块干掉。
至于具体可能性有多大,青行灯给出的概率是百分之两百。
直到今天,荒还记着几年前那个抢先一枪爆了任务目标脑袋的同行,比起场上这些前仆后继的猪队友,他还是更喜欢对方的手段。
可惜无缘一见。
荒瞅准时机,一脚将餐桌踹到玉藻前的方向,保镖们转身防卫却是来不及,一下被撞歪了两个,荒夺过其中一个保镖的手枪,刚对准玉藻前就不得不再躲到桌子后。
因为猪队友们转头向他开枪。
玉藻前在保镖们的掩护下从会场侧门离开,临走时还对着荒的位置眨了下左眼,如果时间宽裕的话没准还会抛个飞吻。
荒表情冷漠,趁着玉藻前吸引火力的时候找到被丢弃在尸体间的黑框眼镜,他取下黏在眼镜架的窃听器,往耳朵上一扣。
“九条尾巴的狐狸到底是比普通的难对付。”青行灯的声音从那个形似黑耳钉的窃听器里传出,下一秒她严肃道,“妖刀姬负责目标的其他手下,你动作最好快点,目标在外面停了一架直升机。”
“收到。”
话音未落,荒抓住餐桌白布往上一掀,敌人下意识开枪射击,荒从侧面滚出,握枪的手沉稳有力,子弹接连射出,精准命中了每一个敌人。
还剩一个因为子弹不够,荒抓起地上的一具尸体——恰好是先前那名侍者的尸体挡了几枪,趁着敌人换子弹时随手扔出尸体边上的匕首,嗖地一声插进了对方脖子里。
“三十秒?”荒头也不回地走向侧门,背后是一地的尸体。
“二十八秒零七,恭喜你打破了纪录。”另一边的青行灯看了眼屏幕右下角,很给面子地拍了拍手。
荒走到外面的甲板上,夜晚的海风寒冷,玉藻前却像完全感受不到温度一样款款而立,如青行灯所说她的身旁停着架直升机。
“不愧是杀手榜第一。”玉藻前有一双修长美丽的手,此时她的指间有细碎的光芒闪烁,那是钻石经过灯光照射所展现的独特银光。
“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戒指。”
荒对自己的结婚戒指非常重视,即使任务期间需要摘下仍不离身地携带着,没料到会被玉藻前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
他一字一顿道,“还给我。”
“表情真可怕。”玉藻前的笑声充分表达了她的愉快心情,“看在你陪我跳舞的份上,还你就是了。”
说完,她把戒指扔出,落点却是船外的大海。
那一刻荒的身体快过了意识,几乎在戒指划过围栏上方时他伸手一够,抓住戒指的同时身体重心一偏,整个人翻出栏杆掉进了海里。
直升飞机启动,玉藻前披着保镖恭敬递过的保暖大衣,面带笑意地看着手心里的一枚戒指,那上面如繁星排列的钻石让她一时有些爱不释手。
“去查查,还有谁戴过这款戒指。”没多久飞机降落在岸边,玉藻前收敛了笑意,对地上守候多时的手下吩咐道。
“是。”那些人领命。
玉藻前顺手将戒指戴到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原先戴在那里的戒指已被刚才在游轮上的她扔出,作为欺骗荒的一个重要道具。
一想到荒发现后会露出怎样的表情,玉藻前才绷起来的嘴角忍不住上弯。
“那也是我心爱之人为我选的戒指。”玉藻前轻叹一声,神情难得透出一分温柔。
“希望你的主人足够聪明,替我好好保管它一段时日。”

评论(22)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