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老板,烤串不要辣

*城管周x烧烤摊主叶
*想写清新脱俗的周叶+想撸串+回坑预热=万字脑洞【。】
*有一咪咪喻黄,老板娘的梗我就是玩不腻^q^
*向每位红心蓝手的童鞋送上啾咪,先到先得,数量不限
——————
01
烤串,一年四季皆宜,夜市小吃的帝王,深受广大吃货们的喜爱,更是无数基友和姬友闲聊打屁消磨长夜的不二选择。
作为最繁华的一条小吃街,摊贩之间竞争极为激烈,地盘划分能上演一出黑道风云,而处于最好位置的是一个挂着兴欣两字的烧烤摊,周围的摊贩一致认为摊主走了狗屎运。
摊主名叫叶修,烤串的手艺出神入化,烤串的速度比其他摊子快了不止一个等级,而且最叫人不可思议的是叶修那双手。
和那些烧烤摊主饱经风霜的糙手不同,叶修的手指节分明,手指修长,指尖圆润饱满,漂亮得像私人珍藏的艺术品。
这样的手,适合弹钢琴,或者做珠宝手模,总之不应该属于一个烧烤摊主。
但偏偏叶修用这双手烤串,从开摊到收摊愣是能保证不被烟熏黑,干净清爽得叫来撸串的客人们啧啧称奇。
不过叶修也只有一双手能看了,当然如果他愿意好好捯饬一下自己,比如打理下头发,扔掉嘴边常年叼着的烟,换掉老大爷品味的大花裤衩,再刮一刮腿毛,整个人看着还是挺精神的。
可惜没如果。
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烧烤摊主一身精英西装,以分分钟几千万的态度给烤串洒孜然,所以叶修的装扮再正常不过,街角卖盗版光盘的魏老大甚至一个月不刮胡子,深度贯彻猥琐两个大字的人形自走版。
正所谓有老鼠就有猫,有开房的就有扫黄大队,小吃街的摊贩们天敌自然是城管,相爱相杀多年,至今未分出胜负。
“风紧扯呼——”
小吃街东边不知谁嚎了一嗓子,余音绕梁,久久不散,能听出深受警匪片荼毒,声音所经之处没证的摊贩们纷纷收拾好家当,一个个跑得香港记者附体。
“老板,你怎么不跑啊?”撸串的客人听到前面动静,集体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笑嘻嘻地问烧烤架子后面的叶修。
“等我把那桌要的烤完。”叶修一脸的气定神闲,手腕轻巧一翻,调料洒得均匀齐整,“而且你们还没付钱,老板没支付宝也没微信,麻烦现金支付。”
“不是吧——”客人里有小伙子怪叫,“老板你活在古代吗!”
“没办法,村里刚通网。”叶修咬着烟含混不清地说。
就在摊主和客人们斗智斗勇之际,小吃街西边又有人喊,高音飙得简直山路十八弯,“条子来了快跑——!!”看来这位也是警匪片爱好者。
“八十七块五毛,稍等,我找找零钱。”叶修不动如山,开始翻裤兜。
“不用啦,给您九十,赶紧跑吧。”吃饱喝足的客人们勾肩搭背地走了,用言行证明人间自有真情在。
叶修说了句欢迎下次再来,随即收拾起烧烤架子和没卖完的烤串,由于动作实在不急不缓,一点没有城管要来了的压力,于是等城管真的来了,他索性不收拾了,重新点了根烟。
“真巧啊叶老板,又见面了。”城管队队员之一的江波涛打了声招呼。
叶修嗯了一声,“记得帮我把那边的小板凳收了,上次你们忘了,结果全被人偷了。”
“我说叶老板,我们虽然叫城管,可也不管收板凳……”
“那放着吧,反正是你们队长买的。”
江波涛露出一个无可挑剔的微笑,“为人民服务。”
“所以,”叶修朝着江波涛那几个人过来的方向看了看,“你们队长哪去了,先说好,我不跟你走。”
“叶老板还怕我把您拐了?”江波涛左右手各提着小板凳,调侃了一句,接着说道,“刚才遇到个卖光盘的,队长带人去堵了,估计快来了。”
夏日的夜晚凉风阵阵,吹散了白天的燥热,叶修手里的烟没吸几口,就见几个人从远处走向这边,最前面的青年脸俊腿长,将城管那身土不拉几的制服硬是穿出了制服诱惑。
连此刻鸡飞狗跳的小吃街,都被青年强大的美色加持了一层柔光滤镜,足够登上杂志街拍。
“叶老板。”青年站在叶修面前,用非常公事公办的语气问道,“都收好了?”
“嗯,就等小周你来收走我了。”
叶修张口就来,江波涛等人鸡皮疙瘩掉了满地,周泽楷的脸被逗得有点红,好在晚上看不大清楚,他咳了一声,“我们……回局里。”
于是今天也收获满满的城管们带着一群蔫头耷脑的摊贩回了城管局。
堪比遛弯大爷脚速的叶修落在最后面,旁边是城管队队长周泽楷,两人与大部队隔着一段距离,要不是周泽楷身上的城管制服,估计会被路人当成尾随城管执勤的怪人二人组。
“吃晚饭了吗?”
“嗯。”
“吃的什么,不会又是蓝雨的牛肉面?”
周泽楷摇摇头,“青菜面。”
“挺好,免得上火。”早已习惯这位城管队长惜字如金的回答,叶修笑着说道,“改天来我的摊上撸串,给你八折。”
话题切换毫不生涩,明目张胆地施以美食和金钱的双重诱惑。
“好。”自动忽略撸串更容易上火的事实,周泽楷说道,“这周末去。”
叶修笑了一声,弯腰将手指夹着的烟屁股在地上碾了一下,随即扔进路边的垃圾桶,转头继续和周泽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不知不觉间城管执法局近在眼前,正对着大门的墙壁上挂着国旗和党徽,下边是富强、文明、和谐等二十四个治国方针的大字,城管们安排摊贩逐一做笔录,进行思想教育和拘留处罚。
认错态度良好的关一两个小时就放走了,屡教不改的关拘留室一晚上,没有夜宵也没有早饭。
按规定,叶修这样的老油条是要进拘留室的,无奈城管队队长主动揽下亲自教育无证烧烤摊主的任务,将人带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路过拘留室时,老魏扒着铁栏杆,声情并茂地扮演了一位孤苦无助的老父亲,“我的那些盘,老叶,叶哥,叶神,记得帮我捞出来啊!”
“哎。”叶修走出好老远才停下,回头瞅着老魏,“你不是号称小旋风吗,怎么被逮的?”
“还不是你那相好的!”一提这事老魏就来气,正好周泽楷不在,他没好气道,“好家伙带人三头堵,至于吗,我这不也是为造人事业添砖加瓦嘛。”
意外没否认相好的这句,叶修慢悠悠道,“你一个卖片的说得那么高大上,要脸吗?”
“有本事你一辈子别看。”
叶修转身就走,边走边叫人,“小周啊,我觉得那个叫老魏的需要多关几天……”
“我靠,老叶你几岁了还玩告状……喂,记得我的盘!”
城管队长的休息室是个比拘留室还要小的单人间,地方虽小,但胜在干净整洁,窗台还放着几盆盆栽,空气中飘着淡淡清香。
周泽楷正坐在桌子后写着什么,制度外套脱了挂在椅背,里面一件白衬衫,表情认真,垂下的眼睫又浓又密,在暖黄色的灯光下营造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氛围。
叶修在半开的门上敲了两下,周泽楷抬起头,看他趿拉着一双人字拖走进来,还顺手关了门。
没地方坐,叶修干脆坐在了床上,大概是照顾周泽楷那双长腿,这张单人床加大了些,按他俩都不胖的体型,挤一挤还是能睡的,叶修随口问道,“什么时候上床?”
叶修的神态十分自然,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话哪里不太对,周泽楷的脸又红了,这次有灯光照着很清楚,“等……写完。”
“那我还是睡里边。”叶修伸了个懒腰,不好打扰明显正工作的城管队长,他四处看了看,拿过枕头边的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翻到之前他夹了书签的那页看了起来,权当打发睡前时间。
书签是一朵干花,由窗台上的其中一盆盆栽提供。
看了两页,叶修没骨头似的趴到了床上,再看两页,已经是哈欠连天,索性看两行瞄一眼周泽楷,别说,立刻清醒了,提神效果拔群。
写完今天的工作汇报,周泽楷抬头下意识朝叶修那边看去,发现对方脸上盖着书,不知是醒着还是直接维持这样的姿势睡着了。
也不嫌别扭。
天气尚未入暑,后半夜温度也降了,因此休息室里没开空调,窗户打开一条缝,变凉的夜风吹进来,周泽楷轻轻坐到床边,把床尾的薄被子打开盖住了叶修肚子。
“没换毛巾被?”叶修抬手掀开脸上的书,“不怕热?”
周泽楷被装睡的叶修吓了一下,随即道,“会着凉。”
察觉叶修有要把被子蹬下去的意图,周泽楷拍了拍被子底下动来动去不安分的腿,换来叶修一声哎的同时把被子拉到了他的胸口。
“盖好。”周泽楷看着叶修,那双深邃漂亮的眼睛看得叶修不乱动了。
周泽楷这才点点头,起身关了屋里的灯,然后侧身躺在床外侧,打算穿着衣服将就一夜,明天早上回家再换。
里侧的叶修扯了下被子,分出一半盖到周泽楷的身上。
静了片刻,周泽楷忽然开口说了句晚安,自以为声音里的紧张被掩饰得很好,黑暗中叶修无声地笑了笑,照例那副惯用的语调回道,“晚安,小周。”
尾音似乎藏着小钩子,撩得人心痒痒的。
02
烧烤摊,有多少大老爷们在这里指点过江山,也有多少年轻男女在这里上演一出出爱恨情仇,俗话说喝酒喝的是寂寞,换成这里就是撸串撸的是寂寞。
肚子被填饱,再冷的夜也留存了几分温暖。
叶修和周泽楷的第一次见面,就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夜晚。
那会摊贩间传的八卦是城管队新来的队长,高矮胖瘦,是男是女,一个个说得有鼻子有眼的,结果等人真的来了,又集体失了声,认为小吃街多年下来的审美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叶老板,天这么冷还出来摆摊啊?”隔了老远江波涛就冲叶修打招呼。
“天这么冷你们不是也出来巡街。”叶修裹着件黑羽绒服,从烧烤架子上升起的白雾模糊了视线,等江波涛走近了他才看清楚对方还带了别人。
“呦,今天是便衣。”叶修看着停在几步外的英俊青年,挑了挑眉,“这位……小江你亲戚?”
“我亲戚可没这么帅,”江波涛哈哈一笑,“这是我们周队。”
“周泽楷。”青年适时补上自己的名字。
叶修哦了一声,笑着说,“小周。”
周泽楷微微瞪大了眼睛,没见过这么自来熟的人。
“叶老板比咱们大几岁,在这条街上待的时间也长。”江波涛找了一桌坐下,招手让周泽楷过去。
“队长前两天调过来的,我想先带着熟悉熟悉这边,逛一逛,结果前面两摊看见我就跑。”
江波涛叹了口气,将菜单递给他对面的周泽楷,接着不动声色地吹起叶修来,“队长,叶老板烤的串是小吃街一绝,天要是暖和点这会都没座了。”
“行了,打折是吧。”叶修瞥了江波涛一眼,一语道破对方的小九九,转而在周泽楷身上转了一圈,尤其在那张脸上多停留了三秒,“看在小周第一次来,给你们打个八五折。”
“谢谢叶老板!”能占叶修的便宜那可真是千年等一回,江波涛愈发觉得带队长来是个正确选择。
周泽楷看着那张手写的菜单,字体写得随意潇洒,看着倒也符合叶修给人的第一印象。
“鸡翅,鸡心,板筋……”周泽楷一板一眼地念了几个,随即看向叶修,露出一个礼貌的笑,笑里还带着点腼腆,“不要辣。”
叶修洒调料的手一顿,“吃不了辣吗?”
“嗯。”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道,“嗓子会难受。”
叶修便道,“那我盐也少放点。”
“谢谢……”还是第一次遇到初见就这么照顾自己的人,周泽楷的笑容变大,想了想还是随着江波涛称呼叶修,“叶老板。”
叶修摆摆手,“叫哥就成。”
烧烤架子的炭火很足,烤串没多久烤好送到桌子上,江波涛要了两听汽水,和周泽楷边吃边聊天,聊的内容无非是这条街的人和事。
周泽楷的话不多,大多时候用嗯啊哦这类简单的字眼回应,但表情专注,给人一种有认真在听的感觉,再加上本身的超高颜值,即使不说话也是场视觉享受。
哪怕嘴边放的是最接地气的烤串。
叶修余光观察着周泽楷,佩服对方能把不辣不咸的烤串吃得津津有味,注意到周泽楷的脸颊变得红扑扑的,不知是冷风吹的还是吃热了或者二者皆有。
反正叶修看到后莫名觉得嗓子有点痒,他怀疑是被烤串的烟呛到了,遂点起一根烟,以毒攻毒。
至此,两人的初次见面以一顿烤串作开场,并在以后两人发展更亲密的关系奠定了坚实基础。
对于叶修这个至今为止遇到的最满足自己口味的烧烤摊,周泽楷内心的好感度是噌噌地涨,而且最重要的是叶修特别支持自己的工作。
一开始接任城管队长,周泽楷的脸皮还没锻炼到后来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面对那些小摊贩总有些放不开的局促,有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收获了一个如脱肛野狗狂奔的背影。
有的女摊贩发现新来的城管队长脸皮薄,也不跑了,逮着机会调戏几句,然后被微笑的江波涛带回了局里进行思想改造。
这么一对比,主动配合城管执法的叶修真是年度最佳摊主。
当然后来本人坦言纯粹懒得跑。
叶修第一回被带进城管局时,周泽楷的内疚简直快要具象化,不过等一小时后对方重获自由,面露笑容喊他名字的那一刻,那些内疚仿佛被拧开的汽水瓶子,一下由微涩变得酸酸甜甜起来。
送叶修回小吃街的路上,叶修得知周泽楷新官上任一时忘了吃晚饭,便领着他去了家名叫蓝雨的小面馆。
店长名叫喻文州,兼唯一的厨师,店里还有个店员叫黄少天,集收账跑堂擦桌子等多功能于一体,嘴皮子跟机关枪似的,一天嘚啵嘚没累的时候。
“稀客啊!”黄少天正擦桌子,一见叶修进来立刻开了话匣子,“哪阵风把你吹来了先说好别仗着大家认识要优惠……”
然后他看到后面跟着的周泽楷,不由大吃一惊,一下认出这位把小吃街平均颜值从矮子拉高到巨人的城管队长,他来回看了看两人,转身冲去了后厨,“大新闻大新闻——店长你猜老叶带了谁!”
“这孩子话痨天生的,嫌吵的话我们换一家?”话虽如此,叶修已经挑好位置坐下,“不过文州手艺还不错,只比我烤的串差了那么一点点。”
“这两者有可比性吗?”黄少天又蹿了出来,将话头对准好奇打量店里的周泽楷,“你们城管怎么这么快就把这祸害放出来了,连个探监的机会都不给我。”
对比黄少天的语速,周泽楷可以说是慢吞吞了,“不是。”
“啊?什么不是?难道我还有机会去牢子里看这祸害?”
“多大仇,不盼我点好的。”叶修说道,“人小周是为我打抱不平呢,一口一个祸害没大没小,改天让老魏收拾你。”
“我靠,多大了还玩告状!”黄少天把菜单往桌上一搁,显然怕叶修真的叫来魏老大,跟人服软,“我让店长给你打个八五折行了吧。”
“少天你真是越来越上道了。”叶修真诚地说,随即熟门熟路地开始点菜,“两份招牌牛肉面,让文州多加两片,再来份素什锦和口水鸡,别放辣。”
他看着翻菜单的周泽楷,问道,“再来点别的尝尝?”
闻言周泽楷合上菜单,朝叶修笑了笑,“够吃了。”
黄少天便拿走菜单,先去厨房喊了一嗓子,菜名报的贼溜,随后坐回前台继续算白天的账。
鉴于后厨只有一个人在忙,菜做得比其他店慢了不止一星半点,整个店也不大,才摆了七八桌,除了斜对面一桌有个戴耳机吃面的男生外,就剩叶修和周泽楷两个客人。
“少天是老魏从垃圾桶里捡来的,老魏就是街角那个卖片的,跑得特快,下次多带几个人堵他。”
等菜的时间,叶修将别人的底全掀了讲给周泽楷,一点没把对方当外人,“老魏是又当爹又当妈的把孩子拉扯大,结果一不小心没看住,跟着喻文州跑到这条街开了面馆。”
“前辈……一直在这里?”
熟了以后周泽楷就不再管叶修叫叶老板了,也没按对方所说叫哥,反而用了个不伦不类的敬称,不过叶修听着觉得挺顺耳的。
不过正式场合下,比如城管执法期间,还是喊叶老板的。
“是啊,快十年了吧。”这个时候应该点根烟作沧桑状,可惜一摸兜,忘了带了,叶修只好喝了口热水,润润嗓子。
“一开始上边也没个规划,摆的摊比现在乱得多,还有打架的,环境卫生也不好……”
“后来经过多方整改,慢慢成了现在的小吃街,虽然还是有很多小摊贩没钱办证,但也不敢用地沟油什么的了,怕吃出毛病真被关进去三年五年。”
叶修看周泽楷听得入神,不由笑道,“等你轮值的时候我带你去那些老店,比小摊上的好吃。”
周泽楷点了一下头,却道,“没有。”
叶修眨了眨眼,估计没听懂什么意思,周泽楷忙解释道,“烤串很好吃。”
“是……街上最好吃。”周泽楷的声音比平常稍微高了一点,可以听出是真心实意的评价夸奖,眼神发亮,似乎在说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叶修愣住了。
其实这样的恭维来撸串的大部分客人都说过,但从周泽楷嘴里说出,偏偏让叶修一时想不出回答的话来,直觉店里的暖气开得太足以至于他此时脸热得不行。
叶修清清嗓子,转头催黄少天赶紧上菜。
他们聊天的功夫喻文州在后厨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先端出的是素什锦,叶修发现周泽楷居然吃里面的胡萝卜,顿时一脸佩服,几分钟后牛肉面上桌,他干脆把胡萝卜丝全夹到了周泽楷那碗里。
“既然叫牛肉面,那么应该只有牛肉和面。”食物的香气冲淡了莫名暧昧的气氛,叶修故意严肃道,见周泽楷被自己逗笑,眼里同样流露出笑意。
他继续说,一点也没有享受人家折扣后该有的低调,“本来面就煮得慢,文州还爱放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毛病和那话痨简直绝配。”
“你够了啊每次吃都要槽一遍。”戴耳机的男生结账离开,黄少天开始收拾擦桌子,一改常态地哼哼唧唧道,“什么绝配……瞎说……”
周泽楷不明所以,这时只听叶修声音里带着笑意,“老板娘,让你家老板出来,碗留着明天再刷。”
“靠靠靠靠靠你叫谁老板娘呢!!”黄少天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脑袋一热,成语嗖嗖往外蹦,“你才是!你、你和城管狼狈为奸!同流合污!眉来眼去!打情骂俏!干柴烈火!”
叶修笑得肩膀直抖。
周泽楷只想回六个点。
和小太阳般的黄少天不同,店长喻文州是个斯文俊气的男人,他听到外面动静从后厨走出来,看到被气得和河豚不遑多让的自家店员,无奈摇了摇头。
一顿饭吃完,时针已经指过了八点,叶修到前台付账的时候注意到周泽楷停在店门口,准确说是停在旁边特意划出的一面留言墙前。
“和男朋友第一次来,面超好吃,爱心爱心爱心。”叶修顺着周泽楷的视线看去,顺口念道,连人家末尾画的爱心都没放过。
“小周要写点什么留念吗?”叶修笑着问了一句。
周泽楷点点头,拿过墙边挂着的笔和便利贴,直接把便利贴压在墙面上写了一行字。
和叶修前辈一起来吃牛肉面。
周泽楷撕下便签纸,然后认认真真地贴到了正中央。
叶修看了看,接过笔在后面加了个歪歪扭扭的爱心。
03
周泽楷被调到城管队已经过了大半年,认识叶修也已经过了大半年,期间历经城管执法队数次天降正义,两人的关系不仅没疏远,反而一天比一天好。
队员们十分不理解他们貌美如花的队长为何会和一个烧烤摊摊主做朋友。
难道是烤串不放辣的原因?
难道审美被小吃街的摊贩吃了?
难道……
可以每顿八折?
队员们经过一番激烈讨论,最终达成共识,认为是因为烧烤能享受八折,队长才和叶修保持这份纯洁无暇的友谊。
只有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周泽楷清楚,他和叶修的关系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变了质,通俗点比喻,就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他能感觉叶修对自己和对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可除了有意无意的撩拨和恰到好处的体贴,以及有事没事一起遛大街压马路外,叶修没有表露出任何跨过那条线的意思。
导致处于线的另一边的周泽楷格外谨慎。
虽然到大学学业结束为止周泽楷收到的情书从没断过,但他确确实实没谈过恋爱,再加上本身不是健谈的那种性格,真正聊得来的朋友更不多。
连个负责支招的恋爱军师都没有。
夏天天亮得早,周泽楷的生物钟七点半左右叫醒,他睁开眼的第一反应是右肩膀麻麻的,其次身体靠里的一侧感觉热乎乎的,能清晰感受到不属于自己的另外一道呼吸有规律地吹拂过脖间。
周泽楷僵住了。
他注意到,昨晚给叶修盖的被子被踢到了床角,结果后半夜降温,叶修又觉得冷了便向仅剩的热源——也就是周泽楷身上靠拢。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抽出手,默默欣赏了片刻叶修的睡颜,悄悄起床,同时动作无声且迅速地把被子塞到叶修怀里,代替了他。
周泽楷走向办公桌拿起挂在椅背的外套,想了想又掏出外套口袋里的手机,转身回床边,对着一半脸埋在被子里的叶修拍了张照。
再让前辈多睡一会儿吧。
周泽楷这样想着,推开门轻手轻脚走了出去,路过办公室时看到江波涛正在整理一堆光盘,手边放着杯喝到一半的豆浆。
聊得来的朋友……支招的军师……
周泽楷若有所思地站在门边,直到江波涛无意一瞥发现他的身影,顿时被惊了一下,“……队长?”
周泽楷嗯了一声,走过来坐到江波涛邻座。
“我以为你今天回家了……叶老板还睡呢吧?”
连续多届摘得局里最心细如发奖,江波涛可以说是第一个并且是目前唯一一个看出这俩不对劲的人,既没高举反同大旗,态度也依旧如往常一样,偶尔还关心一下他们的感情进度。
“待会叫他。”周泽楷道。
“你们进展得还顺利吧?”江波涛把光盘放到一个小纸箱里,拿胶带封好。
周泽楷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移动,随即将手搁到桌子上,手指轻轻敲了两下桌面,皱了皱眉,“没有。”
“好吧……”江波涛忽然福至心灵,“所以队长你是想找我出主意?”
周泽楷立刻坐直身子,郑重点头。
于是无形中揽下恋爱军师身份的江波涛给友人列了几步,循序渐进,争取一轮拿下目标。
第一步,露出自己最好看的一面。
鉴于周泽楷那张脸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穿什么都是衣服架子,这项自动打勾。
第二步,展示自己的能力,认真工作的男人最让人心动了。
之后城管的执法行动中,周泽楷第一个抓的就是叶修……嗯……勉强打勾。
第三步,适当的暗示,必要时直接表明自己的心意。
周末的烧烤摊,周泽楷壮士断腕般对叶修道,“要辣的。”
叶修手一抖,调料洒歪了。
周泽楷顿了顿,还是道,“……别太辣。”
叶修忍笑,嘴上答应着,到底没给他放辣。
周泽楷坐在离叶修最近的一桌,吃完了串就安安静静地等对方收工,望过来的眼神专注而柔软,周围的客人们来了又走,热闹的气氛愈发衬托出他的特别。
好像那些红尘烟火的故事中,总有一个人会去等候另一个人,从始至终,心甘情愿。
叶修没让周泽楷等太久,把坐了人的几桌要的烤串都烤了,让一个叼着包子的非主流青年叫来老魏,然后将暂代烧烤摊摊主的光荣使命交给了对方,拉着周泽楷一块走了。
两人也没换地方,就在小吃街上转悠,摊贩们看见周泽楷这位城管队长下意识要收摊跑路,结果又看见他身边的叶修,瞬间危机解除。
江波涛和周泽楷便衣出场,大家会想坏了坏了大部队一定在后头,但叶修和周泽楷走一起,那就是坏了坏了杀熟的来了。
后者比前者好打发,送上吃的就成。
“老魏烤串还成,就是口味比较重,微辣感觉跟重辣似的。”叶修手里捏着个糖耳朵,咬了一口后问道,“今天怎么突然想吃辣的了,不怕嗓子疼?”
“大家……都要辣的。”周泽楷拿着两杯冰凉爽口的水果特饮,眼看前面的摊贩越来越多,便道,“这边。”
周泽楷挑了条路人和小贩都很少的路,两人的影子被路灯光拉长缩小,在另一侧喧嚣热闹的背景音下,叶修叫了周泽楷一声。
“总感觉你这些天有点不对劲,出什么事了?”
“没有……”
“小周啊……”叶修慢条斯理道,“有没有人说过你不擅长撒谎?”
周泽楷盯着他嘴边的糖渣,大半年的城管队长锻炼只是让他的脸皮稍微厚了那么一点点,而在眼下这种时刻,紧张,羞赧,不知所措……这些情绪更是争先恐后地跳出来,试图拽住心脏令其跳得再快一点。
周泽楷喜欢叶修的手,烤串时手指翻动的弧度漂亮得不可思议,喜欢叶修带着笑意的眼睛和声音,看着他,喊他的名字,喜欢叶修的大花裤衩,人字拖……
周泽楷抬起手,还拿着果汁的缘故,只好用手背蹭蹭叶修的嘴角,“……沾到了。”
两人距离挨得很近,青年的手背略凉,可被对方碰过的地方反而开始升温,并且大有一时降不下来的趋势。
淡定的表象有些难以为继,叶修好半天才说道,“转移话题挺熟练啊……跟谁学的,小江吗?”
提到江波涛,不知不觉抛到脑后的恋爱三大步重新浮现出来,暗示两个字仿佛巨大弹幕来回在周泽楷脑子里滚动。
“是你……”
话一出口,叶修的表情透着些微妙,大概是介于顺势调侃或者以沉默应万变的两者之间,但无论哪种选择,这个无意中泄露的时机不应被错过。
外人对周泽楷的印象总结下就是一个话不多的腼腆帅哥,不过实际上周泽楷的个性很强,一层沉默寡言的外衣包裹下,是那种最擅长打破僵局的强势。
周泽楷决定收下这个难得的机会。
他想起第一次和叶修见面的那个夜晚,想起留言墙加上的那个爱心,想起几天前自己被对方当成抱枕,酸麻又幸福的滋味。
想起他们认识后一起经历的冬天,夏天……以及未来可能的无数春夏秋冬。
周泽楷沉默半晌,终于扔下那些谨慎和踟蹰,大步迈过了那条线,“前辈……早就知道了?”
明明是问句却更像陈述句,带着戳破一切暧昧的架势。
叶修最后选择了装傻,“什么,我该知道什么,小周你……”
“说谎。”
周泽楷成功反将一军。
大概对付叶修最有效的手段,行动永远胜过言语。
周泽楷递给叶修一杯果汁,随后在叶修下意识接过的瞬间握住了对方另一只手……还有对方手里啃到一半的糖耳朵,酥酥黏黏的感觉在彼此手心蔓延。
“……”
周泽楷默默缩回手,叶修很没有节约粮食精神的把糖耳朵扔进路边垃圾桶,接着换了下手,原本拿果汁的手空了出来,下一刻勾住了周泽楷的手指。
杯壁渗出的冰凉水滴沾到各自的手指上,然后被交缠一处的手心热度逐渐蒸发。
伴随着胸口间激荡的情感,周泽楷听见叶修的声音,“我知道。”
他这么说道,随即露出一个格外温柔的笑容。
“我准备开烧烤店,一起吗?”
04
从动心的那天起就不存在否定选项了啊。
唯一遗憾的是周泽楷没猜到这个问题的前半句。
如果爱情有味道,那么他们俩绝对是烧烤味的。
05
小吃街最近出了几个大新闻,其中叶修就承包了两个,一个是作为烧烤界一霸的兴欣烧烤摊改成了兴欣烧烤店,店开在街中央,距离原来的位置只需要多走几步。
烧烤店证件齐全,还有城管队特别颁发的优秀商家小奖状,每个字都由城管队长亲手写成,独此一份,被店长贴在一进门就能看到的位置。
另一个则有关叶修本人。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魏先生称,此人于某年某月脱单,而且脱单对象就在城管队,地位不底,由此官商勾结,忒不要脸。
有撸串的熟客问叶修老板娘哪里人长得漂亮不,是不是被叶修的烤串手艺先征服了胃,顺水推舟到被征服了心。
“老板娘啊……”叶修笑了一下,说道,“本地人,长得特别好看,对了,他烤串不要辣。”

Fin

评论(18)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