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好感度不是这么刷的啊!》

*《恋与荣耀》喻黄篇
*正文一时爽,题目想破脑(都给我鼓掌
——————
“我觉得这个游戏的好感度机制有问题。”
午休时间,蓝雨的食堂,郑轩双手交握撑在脸前,身后背景都无端暗了几分,仿佛下一秒要启动初号机、高达之类。
这个游戏指的是荣耀最近出的手游,叫《恋与荣耀》,采取时下最流行的卡牌恋爱模式,卡牌角色由十位人气最高的职业选手担任,并分为SSR卡,SR卡和R卡,等级与好感度达成时还会开启约会剧情。
不仅普通粉丝,职业选手们也纷纷入坑。
“还好吧,”于锋咽下嘴里的饭,“我已经把队长的好感刷满了。”
“你刷的时候就没觉得哪里不对吗?”郑轩道,“提升队长的好感度居然要送黄少的围巾?”
“我知道这张卡!”对面的卢瀚文插话道,他正开着《恋与荣耀》,顺势翻出众人嘴里的那张喻文州SR卡,卡面是飘着雪的冬天,喻文州正在给没有脸的女主戴围巾,“围巾颜色都跟黄少的一样。”
郑轩拍了下桌子,“所以说凭什么那女的戴黄少围巾,涨的居然不是黄少好感度?”
于锋:“……重点是这个吗?”
宋晓:“重点难道不是……人群中黄少的头顶有点绿?”
不愧是外界称赞的“关键先生”,四周的人恍然大悟。
“什么绿?”
说黄少黄少就到,黄少天拉开椅子坐到卢瀚文旁边,看到对方手机上的手游界面,教育道,“这张卡一般,你不是抽到了我的SSR,培养那张,后面推关也容易。”
“嗯嗯。”卢瀚文自然一口答应,他索性把手机放到黄少天面前,“其实我卡关了,黄少你给我看看呗。”
“找我就对了。”黄少天骄傲道,“我给你排下卡组。”
“黄少把队长的好感都刷满了?”宋晓若无其事地问。
“差不多了,现在在刷R卡。”黄少天很快帮卢瀚文弄好卡组,顺便传授经验,“我这张SSR记得喂秋葵,刷到多少喂多少。”
“……黄少,你真不觉得这游戏的好感有问题?”郑轩大吐苦水,“你明明不喜欢吃秋葵,食堂阿姨养的狗都知道,而且队长的好感度要送你的围巾,然后队长居然和女的跑了……太不合理了吧!”
于锋:“消消气,这是策划组的问题,黄少又不知道。”
“我知道啊。”黄少天说,“我觉得是你代入的角度不对,我问你,你是不是以郑轩本人代入的?”
郑轩:“……对,对啊。”
黄少天一拍桌子,“不对,你怎么能把自己代入成郑轩呢,你要把自己代入女主啊,你就是女主,女主就是你,大家都爱你!”
整个食堂安静了几秒。
郑轩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
宋晓:“……黄少胡说八道的功力又上了一层楼。”
于锋:“……我书读得少,黄少你不要骗我。”
卢瀚文:“原来是这样!那黄少你也把自己代入的女主吗?”
黄少天:“当然不了。”
众人:“……”
黄少天打开自己的手机,登陆《恋与荣耀》领中午的体力,“我可不想和老叶啊周泽楷啊韩文清啊这些奇奇怪怪的人谈恋爱,这多不利于咱们蓝雨的团结。”
于锋:“这还能影响团结……?”
“比如说吧,”黄少天道,“你看游戏里的老叶,张嘴闭嘴就是你和荣耀一样重要,我喜欢荣耀我也喜欢你,假不假?”
众人点头。
“但你要是听久了,再加上里面又把老叶画得美化一千倍,简直是另类洗脑。”黄少天愤愤道,“到最后甚至让你们有一种叶修这个人好帅的可怕错觉。”
众人惊恐地摇头。
见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黄少天恢复先前的淡然自若,“当然这是建立在你们能抽到的前提下。”
“再说我已经抽到了队长,肯定就好好玩队长了。”黄少天说,“而且队长这个人嘛,太熟悉了,根本用不上我玩多年恋爱游戏的经验。”
“哦?看来论坛上发帖子的人不是你了?”有人在黄少天背后说道,声音格外熟悉,黄少天立刻挺直了腰板。
类似那种发现班主任在后门偷窥的反应。
“发什么帖子?荣耀论坛吗?”卢瀚文好奇地问。
喻文州端着两份饭菜坐到黄少天旁边,“先吃饭,待会再玩。”
“哦。”黄少天老老实实放下手机,看到菜里又放了秋葵,不由皱起眉,运筷如飞,全给夹到喻文州的碗里。
卢瀚文看他俩的眼神就像看两位家长,忽然语出惊人,“队长的好感度加一。”
黄少天呛了一下,喻文州给他拍了拍背。
郑轩幽幽接道,“黄少的好感度加一。”
黄少天无语,“不是,你们游戏玩魔怔了?”
“不是说吃秋葵加好感度……”卢瀚文挠挠头,“不对,是队长吃了秋葵,所以应该加队长的好感度……”
“可怜孩子,放过秋葵吧。”宋晓心疼地摸了摸卢瀚文的头。
“求助,喻文州「诅咒术士」这张卡的好感攻略。”喻文州提到了论坛,于锋就打开手机搜索了下,还真找到了黄少天发帖痕迹,索性念出来分享给大家。
黄少天脸上一热,急忙解释,“我那是抽到队长太高兴了,其实第二天我就知道怎么升好感了。”
喻文州道,“高兴得后半夜才睡觉,还拉着我一块玩。”
于锋:“能想象那画面,不过为啥底下评论都在说黄少是海豹。”
卢瀚文:“什么意思,夸黄少萌吗?”
郑轩:“黄少炫欧引发众怒了。”
宋晓:“好像是对晒卡行为的某种称呼……「诅咒术士」这张是SSR吧?”
黄少天:“对啊,我和队长的SSR都齐了。”
于锋:“……海豹。”
郑轩:“……海豹。”
宋晓:“……海豹。”
黄少天:“你们干什么,小卢和队长也都抽到SSR了啊。”
“但我没有队长的。”卢瀚文说:“我能不能看看这张卡?稀有图鉴那里没有觉醒卡面,我听人说觉醒以后特好看。”
黄少天便把手机给了卢瀚文,示意他随便看。
卢瀚文高兴地接过,其他人也凑了过去,一脸没见过SSR却拼命掩饰,装出一副只是好奇的样子。
卢瀚文手指一点,只见屏幕变暗,一行被精心设计过的字体浮现:

灭神的诅咒,没有人能逃过。

每个字的边缘都带了一点暗红,情景渲染很充足。
众人:……竟然有一丝丝害怕。
几秒后画面变换,索克萨尔版的喻文州出现在屏幕上,倒没有了刚才的感觉,毕竟衣服做得十分精致华丽,再怎么暗黑主题也是那种能让人少女心泛滥的恋爱版暗黑风格。
随后手机里传出喻文州的声音:“爱,亦是诅咒,此生无解。”
郑轩:“……我似乎能理解那种代入女主的感觉了。”
于锋:“……总觉得你说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发言。”
宋晓:“……你清醒一点。”
卢瀚文:“会比数学题还难解?”
“你还小,情啊爱啊的以后再想。”黄少天教育了一句,随后感慨道,“这台词设计得太八点档了,现在的女生都喜欢这个调调的吗?”
“这个调调是什么调调?”喻文州丝毫没有那种被公开处刑的不自然,神色如常地问道。
黄少天想了一下,“好像叫反差吧。”
“看着温文尔雅,实际上是个变态杀人狂魔。”黄少天仔细打量了一番喻文州,“别说,这么一想还蛮刺激的。”
“一定要杀人?”喻文州说,“不会害怕吗?”
“当然不会了,按剧本走变态杀人狂魔会遇到一个热情阳光的主角,最好是警察,然后两人就相爱相杀,至于结局是不是HE就看作者心情了。”黄少天大开脑洞。
于锋打趣道,“黄少你干脆去当编剧好了。”
黄少天煞有介事地点头,“有这个打算,等蓝雨再拿七八个冠军就改行。”
所有人都被逗笑了。
卢瀚文欣赏完喻文州的SSR卡,接着点开另一张,穿着蓝雨队服的黄少天出现在屏幕中央,明亮的笑容不容人拒绝,语调微微上扬:

“你晚上有没有时间啊?”

“你晚上有没有时间啊,”手机屏幕之外,黄少天一边扒饭一边对喻文州说,“陪我出去买点东西。”
“好。”喻文州点点头。
卢瀚文啊了一声,“约会剧情!”
“……真的,小卢你还是别玩了。”黄少天痛心疾首道,“好好一孩子,怎么就分不清虚拟和现实了呢?”
众人:“……”
“我觉得这个游戏的约会机制也有问题。”众人沉默的功夫,于锋已经逛了一圈论坛,“我看有人说,队长有一张SR卡是女主看队长和黄少约会。”
郑轩:“……巧了,黄少有一张SR卡,也是女主看队长和黄少约会。”
宋晓:“……怎么感觉女主净看队长和黄少约会了?”
卢瀚文:“我有那张!是陪着黄少吃饭结果碰到了队长,然后三个人一起吃饭,女主坐在黄少和队长的对面。”
于锋:“……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郑轩:“……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原。”
宋晓:“……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卢瀚文:“想想其实赚了?毕竟能和黄少还有队长一起约会。”
“就不能结束约会这个话题?”黄少天总算吃完饭了,“队长那张卡是不是叫「战术讨论」,战术讨论懂不懂,你们不要老用有色眼光看我和队长。”
“少天,这里。”黄少天转过头的时候,喻文州伸手抹去他嘴边的饭粒,有些无奈道,“你多大了,连小卢都不会把饭粒弄到嘴角了。”
“这不是有你吗。”黄少天说,“还有下次别让食堂阿姨加秋葵了,真的不喜欢吃。”
“阿姨也是希望你饮食健康。”喻文州道。
黄少天撇了撇嘴,“那最后还不都是夹给你……算了算了,你是队长,饮食更需要健康。”
喻文州笑了笑,黄少天说完觉得太像撒娇,很是虚伪地清清嗓子,假装他们的对话听起来十分正常。
然而众人的表情是复杂的。
郑轩:“我……”
于锋拍拍郑轩的肩,“我了解。”
卢瀚文也点头,“非常了解。”
宋晓一句话关键总结,“此刻,我们都是女主。”
午休时间很快过去,大家自觉收好手机,纷纷回训练室开始下午的训练,只是训练的时候,偶尔不止一个冒出一个念头,那就是黄少和队长的真人约会剧情……
他们好想看啊可恶!
然而实际上,所谓的买东西不过是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去了趟小卖部,买了两兜子年代久远却仍顽强生存的零食。
黄少天把零食带进了训练室,大方地随便众人挑选。
因为和公会那边商量好了,晚上要抢个野图boss,喻文州便默认了黄少天这项行为,而且黄少天看起来很想吃这些东西,去的路上一直追忆童年时光。
喻文州微笑听着,不自觉从那些话语中勾勒出一个捣蛋调皮、却又让人又恨又爱的小男孩剪影,他能想象到对方从小就是被家人疼爱的。
“队长,张嘴。”
黄少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喻文州想都没想地张开嘴,然后被塞进了一颗大白兔奶糖。
手指不经意擦过唇角,不过两人都没注意,习惯成自然,有时黄少天忙着打游戏,专注得饭都不吃,喻文州还亲手给他喂过饭。
用一句话来说,谁还不是个宝宝。
“怎么突然想起买这些小零嘴?”郑轩拆开一包辣条,“我跟你们说,这种最不健康了,但是好吃得根本停不下……”
注意到众人的眼神,他抖了抖,“你们怎么这么看我?”
于锋:“……原来是友军。”
宋晓:“……差点就开炮了。”
面对童年零食,大人亦是如此,更别提这里还有一位卢瀚文小朋友,嘴巴就没闲下来过。
“还不是中午接到突发任务,说队长想吃儿时的糖果,”黄少天笑眯眯地拍了下喻文州的肩,“我就干脆去找个小卖铺买些回来,不能只便宜游戏里的队长,要吃一起吃。”
“……我看黄少也玩魔怔了。”郑轩嘀咕了一句。
“感觉比小时候的甜一点。”喻文州含着奶糖,难为说话还能那么清晰。
“有吗?”黄少天得意道,“大概是我亲手喂的,所以尝起来肯定会更甜一点吧。”
众人露出一副被酸倒的表情,唯独卢瀚文兴奋道,“我也想让黄少喂!”
“好好好,一个一个来。”黄少天摆摆手。
话虽这么说,最后还是只有喻文州和卢瀚文享受了被喂食服务,其他人敬谢不敏。
野图boss八点登场,各大战队的公会占好地盘,既要保护好职业选手们开的小号,又要防备其他公会特别是兴欣这群神出鬼没的家伙。
黄少天开了个术士号,喻文州则开了个剑客号,两人玩起了互换play,潜伏在蓝溪阁的大部队中。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在等待野图boss的过程中,一分钟漫长得犹如一个小时。
黄少天操纵着术士号,抽疯似的原地转了三圈,接着跑到外围打字,“七点了,恋与荣耀的体力都领了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
黄少天又问,“都抽到SSR了吗?”
这问题直击灵魂,尤其对大部分玩了《恋与荣耀》的非洲人士产生巨大伤害,导致都在怀疑这货会不会是叶修的小号,拉仇恨的能力杠杠的。
如果黄少天知道他们这么想,一定觉得巨冤,他只是单纯的想晒卡,想把抽到喻文州的喜悦迫切分享给每个人。
于是黄少天继续打字,“我抽到了喻文州,嘻嘻。”
哦,喻队的迷妹。
暗搓搓举起武器的众人瞬间明白了,无语的同时又假装若无其事地放下了武器。
还有人来搭讪,“我也抽到了喻队,加个好友?”
“不加。”一个剑客不知何时站在术士旁边,打了两个字。
“‘剑与诅咒’在此,想拆开我们会永远抢不到野图boss的哦!”黄少天欢快的打字,旁边的喻文州似乎被他感染,嘴角勾着。
大白兔奶糖完全融化,浓浓的奶香味让人心情愉快。
那人发了六个点,估计在想现在脑残粉都这么高调吗。
蓝雨其他人同样看到这一幕,表情各异。
于锋:“还真不怕被认出来?”
宋晓:“其实这也算一种战术……”
郑轩:“秀恩爱战术吗?”
徐景熙没参与午休那场关于好感度机制的讨论,看到黄少天发的文字泡才想起来中午没领体力,可惜之余,不由打开了手机,随口感慨了一句,“这游戏给的体力好少。”
“中午晚上都是三十体,太抠了。”郑轩深有同感。
“还好啊,升一级给的体力好多,我都清不完。”卢瀚文说道,手指戳着手机屏幕里的黄少天SSR卡,夜雨声烦版的黄少天将冰雨举至眼前抽出,剑光映出一双清透眼眸。
卢瀚文最喜欢这张卡了,他举着手机让黄少天看,“黄少,除了喂秋葵还有什么能加你好感啊?”
黄少天一听,如数家珍般快速道,“荣耀奖杯,蓝雨图标徽章,狮子玩偶,喻文州的签字笔,喻文州的战术笔记,喻文州的西装……只要是队长的东西都能喂给我。”
徐景熙:“……黄少的胃口真好。”
郑轩:“……我怎么觉得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于锋:“你们就不关心女主怎么拿到队长东西的?细思恐极……”
“好了,还有十分钟就要刷新了。”喻文州提醒道,“少天,你跟我来这边。”
黄少天立即答应,众人也不再闲聊吐槽,眼都不眨地盯紧屏幕,只等野图boss刷出的那一秒。
“我去!”野图boss出现的瞬间,黄少天震惊,“这个boss送给老叶提升的好感度最高。”
众人:“……”
“不行不行不行,”黄少天连说了三遍,“绝对不能让兴欣的抢走!”
一听这话,卢瀚文顿时冲了上去,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勇士,拉住了野图boss的仇恨,周围蓝溪阁的人一看,赶紧过去帮忙。
其他公会一看,也赶紧过去抢boss。
屏幕上一时刀光剑影,各职业的技能光效乱飞。
黄少天操控着术士,不时瞅准时机放技能阴人,自打兴欣开启职业选手下海帮抢野图boss,这股风气再度盛行起来,大家有事没事就上线帮个忙,重新体验了一把当年网游的激情。
“百人组团,千人抢boss,是兄弟就来荣耀。”观此情此景,郑轩忍不住来了一句。
“还能近距离和职业选手合影哦亲。”于锋面无表情地说。
“我是黄少天,我在荣耀等你。”黄少天也跟着皮了一下,结果下一秒屏幕上的术士被人偷袭了。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偷袭蓝溪阁的人!”文字泡争先恐后地冒出,“看剑看剑看剑……不对,看杖看杖看杖!”
“擀面杖吗?”偷袭者是名神枪手,对黄少天的文字泡意外适应,还进行了反击。
“胡说八道,你知道偷袭我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黄少天飞快打字,神枪手的后方,喻文州操作着剑客号靠近。
“什么代价?”神枪手问。
“让你有去无回!”
几乎是文字泡亮起的一刹,黄少天开了术士大招,喻文州的剑客号用三段斩猛地接近,然而神枪手仿佛早有预料,直接开了乱射,同时用上飞枪迅速远离两人。
“这真是我见过最慢的剑客了。”神枪手直接开了近聊语音,“你们小两口玩什么情趣呢。”
“叶修!”一激动,黄少天也开了语音,“有种别跑!”
“这叫战略性撤退。”叶修边打字边跑远。
黄少天刚想去追,就听卢瀚文发出啊的一声,正操作的骑士号不知被谁打死了,野图boss仇恨转移,众人手忙脚乱,好不热闹。
不过万幸的是,野图boss最终还是被蓝溪阁收获,中途接走指挥权的喻文州在公会频道说了声谢谢大家,便关了麦。
再看黄少天,正对着手机打字。
【夜雨声烦】:在吗在吗在吗
【夜雨声烦】:你到底怎么看出我和队长的
【君莫笑】:也就你抽出喻文州这么高兴了
【夜雨声烦】:怎么说话的!
【夜雨声烦】:你想要还抽不到呢!
叶修不回话了。
黄少天发了几个拿刀的表情,随即一抬头,正巧和喻文州四目相对,立刻往后躲了下,脸有点红,“队长你靠过来倒是吱个声……都快有阴影了。”
“我很可怕吗?”喻文州的表情很无辜。
“哎……不是……就是……”难得黄少天有磕巴的时候,他纠结半天,最后胡说一通,“你的脸太帅了,靠太近我怕我自己把持不住!”
喻文州愣住了。
黄少天的脸已经变得通红,他腾地站起来,眼神乱转,瞄到桌上空了的零食袋子,立刻道,“我再去小卖铺买点吃的!”
说完,像是被狗撵似的跑出训练室。
喻文州喊了一声少天,起身时发现对方手机没带,顺手拿起追了上去。
训练室一下子变得格外安静,电脑后的几个人这才敢抬起头,心情那叫一个跌宕起伏。
郑轩:“……我靠。”
于锋:“……我靠。”
宋晓:“……别靠了。”
徐景熙:“……我好像在看那种八点档,你们快告诉我都是错觉。”
“错觉啦错觉。”卢瀚文好心地回答他,“这明明是黄少开了队长的恋爱剧情,好感度能大幅提高呢!”
众人:“……小卢你真的别玩这个游戏了!!”
话分两头,喻文州总算在蓝雨的大门口追上了黄少天,保安大叔一看他们俩,乐呵呵地把门打开,还调侃了一句,“压马路去啊?”
“去买点吃的……”黄少天说,“顺道给您带包烟?”
保安大叔高兴地应了一声。
两人走出一定距离后,黄少天才看向喻文州,有点别扭地说,“你怎么追出来了,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你忘拿手机了。”喻文州温和道,“而且坐了一晚上,出来走走也好。”
“行的吧……”黄少天接过手机,倒没有之前来时的活泼劲,偶尔低头看下手机。
喻文州这回没有去看黄少天在干什么,只是不时提醒对方看路,随口聊了一些公会那边的事情。
黄少天一心二用,玩手机时还能和喻文州应答如流,不过等到了小卖铺他总算收起手机,兴致勃勃地和老板……砍价。
黄少天一副快吃安利的表情,“老板,你知道荣耀吗?”
老板一脸冷漠,“不知道。”
“我跟你讲,我们可是荣耀的职业选手,蓝雨战队,离这儿就隔了几条街!”黄少天丝毫不气馁,伸出手比划,“像我们这种人气选手,光出场费就这个数,想要我签名的人都排到了明年。”
黄少天露出自认非常帅气的笑容,“你看今天我都来了两趟,也是咱们有缘,我留个签名,打八折好不好?”
“真这么有名?”老板狐疑道。
黄少天一看有戏,“如假包换,童叟无欺!”
“付好了。”喻文州拿出自己手机扫了下柜台的二维码,给老板看了下,提着零食招呼黄少天走了。
“哎,队长!”黄少天颇有些恨铁不成钢,“老板马上就要松口了,能打八折呢!”
“少天。”喻文州站定,忽然认真喊了一声黄少天的名字,路灯照在他的身上,连衣服边角都无端显出几分温暖质感。
黄少天茫然,等回过神才发现嘴里被塞了颗糖。
是大白兔奶糖。
“甜吗?”喻文州问。
黄少天含糊地嗯了几声。
“大概是我亲手喂的,尝起来肯定会更甜一点。”喻文州微笑着说。
黄少天觉得自己被甜齁了。
心情激荡下,黄少天走路似乎都是飘着的,再度返回的路上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明明聊的都是日常内容,偏生比小情侣还黏糊,也是奇了。
抢野图boss耗费的精力也不少,喻文州让众人分了零食算作夜宵,到十点便关了训练室,回各自房间早点休息。
把烟送给保安大叔,黄少天在训练室又打了几盘荣耀,拖到倒数第二个走,被喻文州特别关心了几句,还被摸了下脑袋。
……他五岁起就不让人摸脑袋了!
心底的小人跳脚,黄少天眨眨眼睛,一口答应下来。
但是当躺在床上时,黄少天捧着手机打开了《恋与荣耀》,氪了一发648开始抽卡,前面全是一堆没用的R卡和几张SR卡,搞得他不禁怀疑,“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情场得意,抽卡失意?”
以至于最后的十连,黄少天都不忍心看了。
叮——
突然想起的系统音是如此清脆动听,黄少天点开一看,腾的从床上坐起,甚至还没完,后面又是一张。
恋爱手游多年,黄少天终于见识到欧皇必备技能——双蛋黄!
两张SSR卡连出,一张是喻文州,一张是他自己。
这代表了什么?!
这代表老天都让他们(的卡)在一起!
黄少天大爆手速,给蓝雨每个人都私聊了抽卡截图,其中郑轩没及时回复,他干脆打了电话过去。
郑轩估计是睡了,接电话的语气很懵,“……怎么了?”
“没事,就刚才我又抽到队长的SSR了!还有我自己的,连出!”说完,黄少天美滋滋地挂了电话。
黄少天随即打开职业选手群,先假模假样地说了句晚上好,然后贴上了抽卡截图。
至今没抽到SSR的部分非洲选手们怒了,表情包满天飞,黄少天意外发现周泽楷竟然浑水摸鱼,也跟风发表情包,直接艾特对方。
结果没想到,叶修带头艾特起了喻文州。
……
【夜雨声烦】:你们兴欣的人太过分了!!
【索克萨尔】:打人是不对的
【夜雨声烦】:队长!!!我就知道你是站在我这边的!!!
【索克萨尔】:但我记得有人保证会早点休息?
黄少天瞬间打了个激灵,正要回复,房间门被敲响了。
黄少天磨磨蹭蹭过去开门,门外果然是喻文州,眼里带着几分无奈,语气却并不严肃,“几点了,嗯?”
“十一点……”黄少天小声说,“半。”
“再说队长你也没睡。”转念一想,黄少天的底气稍微足了一点。
喻文州盯着他看了一会,忽然问,“就这么高兴?”
黄少天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兴奋,抽卡截图也发给了喻文州。
见黄少天后悔不迭的样子,喻文州似乎叹了口气,他往里走了一步,顺手关上了门。
“队、队长?!”
黄少天下意识往旁边躲了下,下一刻喻文州的手蹭过他的耳际,落在冰凉的房门门板上。
黄少天整个人game over,直愣愣看着喻文州凑近,吻住他的那双唇柔软温热,好像还残留着大白兔奶糖的甜味。
“喻文州的吻……”两人的呼吸交融,喻文州轻声问,“好感度够了吗?”
黄少天张了张嘴,最终选择抬起手,搂住了喻文州的腰。

【求助,喻文州「诅咒术士」这张卡的好感攻略】
……
【求助,我不仅想攻略卡,还想攻略人怎么办】
……
【感谢各位,楼主心愿已达成,此帖终结!】

End.

评论(9)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