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年年有喻

*生贺偶尔会迟到,但永不缺席
*恭喜喻队十八,可以做些成年人能做的事了【嘿嘿嘿】
*文中设定大家都在的某个赛季【。】
————————
蓝雨食堂的后厨房。
黄少天表情严肃,穿着印着喻文州Q版的蓝雨周边围裙,扫视一圈众人,问道:“都完成任务了吗?”
卢瀚文:“报告黄少,食堂大妈已清理!”
黄少天:“很好!”
于锋:“报告黄少,经理已清理!”
黄少天:“很好!”
宋晓:“报告黄少,徐景熙在去清理队长的路上。”
黄少天:“很好,随时保持联系!”
郑轩:“……停一下,什么清理,你们对大妈和经理还有队长都做了什么?!”
卢瀚文挠挠脑袋,“就是让大妈提前下班回家呀。”
郑轩感觉更不好了,“大妈走了谁做蛋糕?”
“我啊!”黄少天拿起案板上的菜刀,像是宣誓一样举在胸前,“哪种蛋糕最好吃,哪种蛋糕最有心意,哪种蛋糕最能让队长哽咽失语当场泪奔?”
郑轩被这直击灵魂的三连弄懵了。
“当然是咱们亲手做的!”黄少天亲自揭晓答案,紧接着开始分配下一轮任务,“小卢去打鸡蛋,于锋去切水果,宋晓去准备面粉白糖,郑轩你去杀鱼。”
郑轩一下子变结巴了,“杀杀杀鱼?”
还好抱有疑问的不仅郑轩一个人,卢瀚文惊讶道:“做蛋糕要杀鱼吗?”
于锋也说道:“不如红烧吧。”
宋晓说道:“还是清蒸吧。”
黄少天解释道:“队长的生日和除夕就隔了几天,正所谓双喜临门,年年有鱼,让你杀鱼呢,就是在庆祝队长生日的同时,又可以让大家提早感受过年的气氛。”
郑轩:“……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但问题是,”郑轩赶紧接上,“我没杀过鱼啊。”
于是黄少天问:“你们谁会杀鱼?”
后厨一时陷入安静。
卢瀚文敲碎鸡蛋的声音格外清脆。
发觉众人的目光,卢瀚文紧张道:“鱼那么可怜,真的要杀鱼吗?”
众人的目光随即投向水池,一条肥嘟嘟的大鲤鱼正躺在水池中,鱼眼闪烁着诡异的光,尾巴间或拍打一下,证明自己还活着。
于锋:“好丑的锦鲤。”
宋晓:“应该就是菜市场买的普通鲤鱼。”
“我是这样想的。”黄少天将菜刀对准鲤鱼的眼睛,“到时鲤鱼的尾巴在底下,头放在上面的奶油上,鱼肉直接混在蛋糕胚里,与整个蛋糕融为一体,即‘鱼就是蛋糕,蛋糕就是鱼’。”
众人不由自主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
于锋:“……黄少可以进军黑暗料理界了。”
宋晓:“……突然有点心疼队长。”
郑轩一锤定音:“这样的蛋糕是不会给人快乐的!!”
卢瀚文脆生生地说道:“那我们直接做个鱼形状的蛋糕不就成啦?”
“不行。”黄少天说:“太没有创意了。”
郑轩:“……用活鱼就很有创意了???”
黄少天义正严辞道:“不要转移话题,总之快来个人杀鱼。”
“宋……”没人说话,黄少天索性直接点人。
“我晕血。”宋晓秒答。
“于……”
“黄少,我不会使菜刀。”于锋连忙说。
黄少天恨铁不成钢道:“身为一个狂剑士居然不会使菜刀,太丢脸了,退群吧。”
于锋:“……”
卢瀚文扔掉鸡蛋壳,踊跃报名:“我会,黄少我会用菜刀。”
“不行。”黄少天再次否定了他,“未成年不能玩菜刀。”
黄少天握着菜刀,愣是营造出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感,他叹息一声,“算了,关键时刻还得我出马。”
于是众人顾不上手里的活,大气不敢喘地围观黄少天杀鱼。
蓝雨剑圣,在线杀鱼。
想想就很刺激。
只见黄少天站在水池前,高高举起手中的菜刀,刀刃反射着寒光,下一秒他猛地落下,停在距离鱼头的零点一厘米处,不动了。
鲤鱼动了动鱼鳍。
众人的心脏差点没蹦出嗓子眼。
“黄少……?”卢瀚文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
“那啥,单手不太方便。”黄少天边说边改为双手握刀柄,再度高举落下!
……然后依旧在零点一厘米的位置停住。
鲤鱼拍了下尾巴。
“黄少……你是不是也没杀过鱼?”郑轩试探着问道,语气明显是肯定句。
“当然……”黄少天嘴硬道:“杀过了!”
“我觉得要先把鱼弄到案板上,这样杀着比较方便。”他把菜刀放到一旁,挽起袖口,活动了一下双手,又做了个深呼吸,分别去抓鱼头和鱼尾。
然而谁也没想到,看着只剩一口气的鲤鱼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命运,竟然回光返照,疯狂挣动起来!
“我——靠!”
鱼身光滑,黄少天瞬间就脱手而出,鲤鱼啪地落到案板上,郑轩下意识去按,鲤鱼展示了一个真正的鲤鱼打挺,顺便打翻了装着面粉的碗,跟着一块掉到了地上。
面粉的白雾瞬间弥漫开来,离得近的全部中招,黄少天着急道:“刀呢,我的菜刀呢,我要砍死它!”
“咳咳……这里……哎哎哎!”脚被鲤鱼蹭了下,郑轩下意识往旁一躲,胳膊碰倒了装着打好的鸡蛋的碗。
咔嚓。
碗碎了。
鸡蛋液洒了一地。
卢瀚文惊叫一声:“我的蛋!”
黄少天总算找到菜刀,鲤鱼发出啪啪啪地拍打地面的声音,可能求生欲太强,居然一路狂奔到了厨房门口。
“你给我站住!”黄少天举着菜刀杀气腾腾冲了过去,眼看着要跳起来就是一刀,厨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黄少天和来人四目相对。
黄少天:“……”
喻文州:“……”
喻文州后面的徐景熙:“黄少,我实在找不出理由留队长……”当看到厨房里一片狼藉,他惊住了。
作为另一主角的鲤鱼彻底没力气跑了,正停在喻文州脚边喘气。
黄少天冷静道:“队长你听我解释。”
喻文州道:“先不说我,你想好怎么跟食堂大妈解释了吗?”
所有人:“……”

喻文州穿着印着黄少天Q版的蓝雨周边围裙,挽好袖子,一手按住案板上的鲤鱼,另一只手拿着菜刀,手指和菜刀的颜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所以,做蛋糕为什么要杀鱼?”
话音未落,喻文州手起刀落,只听沉闷的咚地一声,鱼头和鱼身瞬间分离。
众人光速一般退到最远处,黄少天站在原地,咽了咽口水,“这个……是因为……年年有鱼。”
喻文州眼神疑惑,黄少天努力保持镇定,“队长你不是姓喻么,喻鱼发音接近,所以做一个鱼肉蛋糕,象征着年年有鱼年年有喻……”
“也表达了我们……”黄少天简直是绞尽脑汁,“以后每年的生日都陪着你一起过的决心!”
喻文州刮鱼鳞的手一顿,他盯着黄少天看了几秒,有些无奈,“你啊……”
声音里却含着笑意。
“这种事情早说,万一切到手……”
“对哦!”黄少天忙凑了过去,担忧地看着喻文州还沾着鱼血的手,“队长你别弄了,咱们吃买的蛋糕好了。”
“没关系。”喻文州问道:“想吃红烧还是清蒸?”
“队长你真贤惠!”黄少天一点也没觉得这个形容词哪里不对,手臂撑在一旁尚且干净的料理台上,“都可以,反正看样子你做哪种都会很好吃。”
厨房的角落。
郑轩:“……黄少到底哪来的信心?”
于锋:“做红烧。”
宋晓:“清蒸才是王道好吗。”
徐景熙:“鱼肉蛋糕……我们是在见证新的黑暗料理的诞生吗?”
卢瀚文:“对了,蛋糕,我们到底还做不做蛋糕啊?”
答案当然是——
要做的。
只不过喻文州觉得厨房里人太多,只留下了黄少天和卢瀚文这两个话多手也快的,其他人认为鱼肉蛋糕杀伤力太大,干脆出去找蛋糕店买现成的。
但实际上等他们拎着蛋糕和一堆零食饮料回来,端到餐桌上的是一个卖相还不错的手工蛋糕。
而鲤鱼既没有被红烧也没有被清蒸,喻文州做成了一道糖醋鲤鱼,这种酸甜口特别适合卢瀚文这个年龄,以及过了这个年龄依然喜欢的不得了的黄少天。
“这个不能吃的,”黄少天护住那个手工蛋糕,“要留到十二点。”
众人惋惜,毕竟比起鱼肉蛋糕,这个看起来比较正常。
“蜡烛就不用了。”喻文州笑着说道:“许愿的话……”
“说出来就不灵了!”黄少天赶紧打断他,“蜡烛也是,等十二点再点。”
“都说生日可以许三个愿望,”喻文州倒不太在意灵不灵,在他心中,与其说是愿望,不如说是一直以来追求的目标,“希望下一届冠军是蓝雨。”
“希望每个人都能赢得属于自己的那份胜利。”
“希望……”喻文州停顿了一下,“这个暂时保密。”
众人一时没有说话,但此时此刻,他们脸上的表情就是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彼此心中相同的信念,就像美好的、旺盛的、永不熄灭的火焰,就像每个蓝雨拥有的夏天,过去和未来,从不曾改变过。
黄少天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肯定会实现的!”
他说道。


第三个愿望。
是喻文州只想送给一个人的愿望。
“希望今后的每个生日,我们都会在一起。”


End.

评论(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