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果味水成精了怎么破(10~12)

10
隔壁的阳台窗户再一次被打开了。
大白猫身手敏捷地一跃,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姿势满分地落在阳台地面上。
今天也要元气满满地巡视领土呢。
今天也要成功驯服那个蓝头发的人类。
大白猫溜进客厅,俨然对每一处摆设了然于心,它踩过茶几踩过沙发上的抱枕,觉得抱枕图案丑毙了,又倒回去把抱枕踹下了沙发。
猫耳朵动了动,它听到厨房有声音,便脚步越来越轻地靠近,最后谨慎地探出半张脸往里面一看。
又一个头发颜色奇怪的人类。
大白猫隐约觉得在哪里见过对方,恰在此时,那个捧着瓶果味水喝的人类转过头,一下子发现了它。
“你是……”
大白猫嗖地缩回去脑袋,一目连放下瓶子,走过去想摸摸这只曾经‘欺负’过自己的大白猫。
果味水精很少会记仇报复,而且昨天晚上一目连从电视里无意看到过一条关于猫的描述,说是这种生物最喜欢推下高处的东西。
大白猫跑到阳台,警惕地注视着一目连的一举一动,对方走到一半似乎想起什么折回厨房,然后拿着刚刚正在喝的果味水瓶接近它。
一目连喝了一口果味水,接着吐在瓶盖里,搁在大白猫的前方。
“请喝,这个叫果味水之佑,能让你心情变好喔。”一目连向它露出非常友善的笑容,有点小期待道,“如果你觉得好喝,作为回报我可以摸摸你吗?”
大白猫,“……”
一目连推推瓶盖,早上的时候由于自己没睡醒,电视里说这叫睡懒觉,错过了给荒早安吻的机会,同样地也不能检验果味水之佑和果味水之护了。
一目连不需要人类的食物,只需喝果味水就足够,所以荒留的便利贴写了厨房里堆了许多箱果味水,他可以挑自己喜欢的。
一目连本来要喝水荔枝味,但他看到旁边打开的水葡萄味那一箱,立刻记起之前做过的那个梦。
荒如果是果味水精的话,他好想尝一尝对方的味道啊。
11
荒第二次在上班时间摸鱼,第一次是为果味水精订购果味水,这次依旧为果味水精订购果味水,荒索性订购了一百箱,顺便又买了一些日常用品。
荒很心机地翻到以前自己买过的店,挑选情侣款。
下午荒向公司请了假,提前两个小时下班,计划带一目连去附近购物中心买几套衣服。
虽然穿着自己的衣服不失为一番情趣,但荒大部分衣服是暗色深色款,放在少年身上还是显得沉闷。
回家的一路荒都在想着穿衣搭配,开门的时候隔壁的王姓妹子听到声音跑出来喊住了荒,说自己家的宝贝可能又跑到荒家里了。
“欢迎回家。”
恰在此时荒已经推开了门,眼前迎接而来的就是一只会说话的大白猫。
“……”
一目连举着猫,脑袋一歪,从猫咪后面探出小脸,“欢迎回家,荒。”
大白猫软软地喵了一声,觉得对面那个冲它喊宝贝的人类有些眼熟。
“嗯,耳朵好灵。”荒捏捏一目连的耳朵,“这是邻居家的猫,乖,还给人家。”
一目连赶忙把大白猫放在地上,对莫名陷入巨大震惊的王姓妹子不好意思地笑笑,“你的猫很可爱,我和它已经成为朋友了。”
荒弯下身,拎起赖在自家门口不走的猫后颈送到妹子怀里,随即回身揽着一目连进屋了。
“我好像没跟她说我的名字。”
介绍姓名是人类社交的礼仪,然而荒将一目连直接领到卧室,对方身上还穿着荒的睡衣,“不用,我们待会出去买衣服。”
“出去玩吗?”一目连的眼睛亮起,瞬间把什么社交礼仪抛在脑后,拽着荒的袖子就要走。
“等等,先换下睡衣。”荒拦住激动的果味水精,心情似乎被他传染了,一贯冷淡的脸上透出淡淡笑意。
然后这份笑意几个小时后,在面对五光十色,音乐声轻快悠扬的旋转木马前,逐渐消失了。
12
九月份的夜晚总算退去夏季的闷热,或许是开学季到来后的周末,购物中心的孩子格外多,此刻几乎全集中在广场上建造的旋转木马周围。
家长们领着小孩排队,荒领着视线黏在旋转木马的果味水精排队。
身高腿长的荒犹如鹤立鸡群,离得近的女士们纷纷开始整理仪容,偷偷地不住打量着荒。
荒旁边的一目连也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约莫十六七的精致少年,白色上衣配着军绿色背带短裤,小腿又白又细,垂下的长长发尾染着淡粉色,浑身洋溢着青嫩鲜活的气息。
“荒,待会我们就坐那两个挨着的。”一目连指了指旋转木马,期待地看向荒。
荒目测了一下那些木马的高度,握住一目连的手指往右边移了移,“我们坐那个。”
白色的大马衔着缰绳,身后是造型华丽到刺眼睛的车座,一目连有点可惜道,“我想坐木马……”
“你去坐前边。”荒意识到对方理解错了意思,不由暗自思考一目连到底从哪里看出自己想坐那些看起来幼稚愚蠢的木马。
“那好吧,我坐在前面,会保护好坐在后边的荒。”一目连露出一个‘全交给我吧’的笑容。
荒突然觉得坐一次旋转木马也没什么。
等到小孩子从旋转木马们下来,一目连拉着荒走到木马台子上,中途还扶了一个差点摔倒的小孩。
小孩妈妈忙向他们道谢,一目连冲那对大人小孩挥挥手,随即跨上了白色大马,回头看着因为空间有限而坐姿别扭的荒。
一目连的表情中透出几分紧张,逛商场吃晚饭面对人流如织时眼里满是新奇有趣,如今坐在即将发动的旋转木马上,那些对陌生世界的畏惧情绪猛地冒出了头。
荒看了出来,心底没由来地一软,在木马缓缓开动中,他注视着一目连,嘴角勾出温柔的弧度。
像是在说别害怕。
下来的时候荒发现一目连的脸色有些不好,便删掉后续计划,带着一目连直接回家补充果味水。
“荒,谢谢你……”
一目连接过荒替自己打开的果味水瓶,正要再说些什么,门铃被按响,先前商场买的衣服店家给送了过来。
荒起身去签收,然而关上门的一刹那,荒听到了瓶子掉在地板上的声音。
“连?”

评论(13)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