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星辰予风(十二)

病房里安静得只剩下仪器滴滴的运作声,一目连坐在床边,为床上安睡的老奶奶掖了掖被角。
房门被人推开,眼睛通红的小姑娘放轻脚步走进来,看了看自己的奶奶然后坐到病床对面。
“麻烦你了……”她小声道。
“没事。”一目连冲她笑了笑,将床头柜上的抽纸递给她,指了指自己的眼角。
小姑娘忙从包里拿出镜子照照,不好意思地发现哭得眼线花了,抽出纸飞快擦拭起来。
“奶奶常去的东院那边开了不少花,明天早上我去摘两朵给奶奶看。”一目连轻声说道。
“医院不让摘花。”小姑娘意识到自己重点歪了,补救般地说道,“我去花店买就行了,万一被看到说你怎么办。”
“管园艺的阿姨人挺好的,我和她聊过几次。”一目连望着老人的睡脸,微笑着说,“而且阿姨认识奶奶,也许明天会跟我一起来。”
“那我就先替奶奶谢谢你啦。”小姑娘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伸出手非常温柔地摸了摸老人的头顶。
“以前小的时候睡觉,奶奶总是会摸我的脑袋,怕我做噩梦。”
“现在我陪着奶奶,她肯定也不会做噩梦了。”
似乎感觉到了孙女的抚摸,老人的面容柔和,嘴边隐约浮现着浅浅的笑意。
萦绕在心头的那些忧虑那些低落,因为眼前格外温馨的画面忽然一扫而空,一目连想起以前养父母虽然不会守着他睡觉,但每到关灯时都会给他一个晚安吻,即使他成年了也没改掉这个习惯。
不想打扰祖孙俩相处,很快一目连就先告别离开了,他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没有再去外面散步。
距离彼此心照不宣的那个见面时间点已经迟了很久,一目连有些懊恼至今忘了问联系方式,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等他。
一目连犹豫了半天,还是去了老地方,不出所料空无一人,不过一目连注意到长椅上放了一个纸袋。
袋子里有两杯饮料,一杯空的一杯还温着,温度正好的那杯杯盖贴着便利贴,写着一个荒字。
一目连打开盖子发现装的是牛奶,一边思考心脏病患者能不能喝牛奶,边提着袋子走了。
浑然不觉自己唇角上扬。
隔天一目连起地比平常早,他来到医院东边找到园艺阿姨,对方非常爽快地同意了他的请求,甚至剪了一枝开得最艳的花朵交给一目连,表示工作结束后会去看望老人。
一目连握着那朵犹带露水的花,非常感谢地和阿姨道别,然后回去的路走到一半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说来也奇怪,偏偏今天一目连记得装上手机,他接通后还没来得及打招呼,那边的人已泣不成声。
“……我一定会去的。”
通话时间不长,一目连听着挂断的盲音,如同刹那间失去了方向的旅人,他茫然地原地站了一会,差一点松开了手里的花。
最后一目连走到常去的那段小路,坐在长椅的一侧,对着花发呆。
叫醒他的是蓦地贴在脸颊上的热饮。
“原味的没有了,今天是香草味。”
荒这一次穿得很休闲,袖口随意挽着,愈发衬得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他漫不经心般又接了一句,“还有咖啡味。”
然而他没有再听到什么心脏病患者注意事项,甚至一目连依旧低着头,目光久久停留在手中的花朵上。
“我曾经提过的那个奶奶,很开朗很爱笑,总是爱喊我小哥哥……”
荒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什么,安静地听一目连说着。
“……刚才她的孙女说,奶奶她决定无偿捐赠角膜给我。”
“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根本不值得她这样……”
“连。”
微凉的指尖碰了碰自己的脸颊,一目连声音停住,终于抬起脸看向旁边的男人。
“这不是值不值得的事情。”
“她喜欢你,把你当成家人。”荒的手指轻轻抚过一目连被绷带裹住的右眼,像是毫无痕迹的微风,“这么漂亮的眼睛,只有一个的话太可惜了。”
有水滴掉在了花瓣上,整枝花朵为之极轻柔地颤了一下。
“医生说……不能太大情绪……”
一目连慌忙地用手背擦去脸上的泪水,可越是擦眼泪流得越多。
“你很久没哭过了吧。”
荒抓住一目连的手,阻止他不住擦泪的动作。
“不要管医生怎么说,现在就痛痛快快全部哭出来,连。”
荒手上稍微用了点力,一目连不得不顺着那道惯力前倾,随后被荒抱在了怀里。
“没有谁会看到的。”
衣服的质感很柔软,散发着洗涤后的清香,一目连的额头抵着荒的胸口,忽然间想笑,可嘴角刚提起一点泪水便愈发汹涌,及至最终打湿了那一小片衣服。
荒在某种时候有着惊人的敏锐,他说的没错,这是一目连从醒来到现在,第一次哭得如此放肆。
养父母的离去,老人的馈赠,从今往后或许永远的孤身一人……
不,至少此刻,他并不是一个人。
从温泉离开时,一目连腿脚还有些打颤,荒伸手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躲了一下,结果回到庭院的一路上荒都没有再表示出牵手的意思。
其实走到一半一目连已经有些后悔避开了荒的手,但转而想到对方把自己压在温泉边上那样……又那样……
甚至不知道树林里的那对走没走,若是被听到了……
乱七八糟的想法在脑子里打转,一目连抱着被子发呆了半天才意识到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自己好像……还没回应荒的告白?
荒说情话的声音犹在耳旁回响,一目连将脸埋在被子上,感觉有热气正源源不断从脸上身上冒出。
发生车祸的那一天起,他以为失去了所有美好珍贵的东西,却没想到右眼能重新获得光明,然后遇到荒这样的朋友……
朋友吗?
情绪冷静下来,一目连按亮手机,屏保是星空下闭着眼睛的荒,屏幕暗了,一目连又按了一次,这回变暗以后他直接放下手机,拿出包里的单反走出房间。
一目连做出了一个决定。
一个将影响未来很久很久的决定。
他站在荒的房间外,敲了敲门。
“我……想拍几张照片。”
面对很快来开门的荒,一目连头脑空白了一瞬,自然而然地说出来这么一句。
“好。”
没有问去哪里,荒迅速答应了一目连,直接穿着换好不久的睡衣陪对方来到庭院某处。
那正是白天他们拍摄许多次,绘制着巨型壁画“星辰之境”的房间。
“我不用换衣服吗,摄影师?”
荒站在壁画前,房间四处点着偏蓝色的宫灯,他看着正摆弄单反的一目连,轻声问了一句。
“不用。”一目连终于调整好相机,像是鼓足了全部勇气般说道,“荒……闭上眼睛就行了。”
想起阁楼上一目连也曾这么要求过,荒不疑有他闭上了双眼,然后他感觉领口被拽了一下。
一目连吻住了他。
非常温柔带着无比珍惜的一个吻。
荒睁开眼睛,然而一目连把脸贴在他的胸膛处,只能看到染着淡淡羞红色的耳廓。
“期望……不会总换来伤害。”
荒安静地听一目连小声说,目光略过不远处的屏风,唇边却是勾起一个格外柔和的弧度。

评论(8)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