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星辰予风(十九)

【下章完结0v0!】
平安京这期特辑《神明与恶鬼》,上市的第一天销量就狠狠打了那些唱衰的人的脸,尤其晴明当时加印三分之一的措施,更保证了随后一周的各地供应量。
对荒的爆料不仅没使销量下滑,而且这一期杂志大受读者好评,许多设计师摄影家也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声。
“……如此重要的拍摄听说晴明先生竟然请了新人模特,我一开始是抱着极大怀疑的,要知道其他邀请的模特都拥有顶级地位和实力,特别是荒大人,很少有人能完美应对他的气场,但是在看到他们的合照时我只想到,原来这个人真的存在。”——知名设计师花鸟卷。
“这次的主题故事感非常强,恶鬼桀骜不驯随心所欲,神明高高在上却仍挣不开名为情感的枷锁。”——著名自由摄影师青行灯。
“啊啊啊啊啊啊怎么能这么好看!!!”——各家的迷妹们。
而就在热度持续升高之际,处于讨论中心的其中两人已经飞向了罗马。
布莱奥尼,世界著名男装品牌向荒抛出了橄榄枝,希望他能代言最新出的一款西装,甚至为了增加合作成功几率,同意荒带上自己的专属摄影师。
于是一目连就被荒不由分说地打包带走,烟烟罗还在教训着那些胡说八道的小报刊,似乎那通电话刺激到了她哪里,一点都没手软。
不过烟烟罗虽然没来,却配了几个高级助理给他俩,工作行程衣食住宿全方面到位,翻译人员更由烟烟罗她居住在意大利的亲弟弟担任。
“叫人家小发就好啦,头发的那个发。”留着一头柔顺长发,打扮妖娆的男人掩唇一笑,“虽然遗憾晴明大人没来,但是……”
他双眼亮晶晶地盯着一目连,一目连被看得有点发毛,幸好荒走到中间隔开两人,面色冷淡的说了一句,“烟烟罗让我转告你,不规矩的话以后晴明的照片……”
“姐姐真讨厌!”男人忿忿不平地跺了下脚,“知道啦,我就看看,反正眼睛长在我身上。”
“荒……”一目连刚开口,荒就把他的墨镜戴到了一目连的脸上。
“很多人都在看你。”
视线一下变暗,一目连适应了几秒后才说道,“我觉得他们都在看你。”
头发染回黑色,发型依旧张扬,四月份的意大利温度还有些低,荒穿着深色的高定大衣,身材衬得愈发修长。
尤其那张没了墨镜遮挡的脸,与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相比,属于东方的那种独特英俊几乎吸引了附近所有人的目光。
“连,他们是在看你。”
坚定地认为别人都在窥视他的连,荒搂着人不多作停留地往外走,一目连的笑容里多了一分无奈,放弃了和这个毫无自觉变幼稚的男人争论到底看谁的问题。
烟烟罗的弟弟小步追上他们,同时向试图凑近的人抛出媚眼,成功吓退了好几个外国佬。
酒店是五星级酒店,套房是情侣套房,意大利人对于浪漫的营造无所不用其极,香薰蜡烛,调情精油,能滚三个人的大床撒了深红色的玫瑰花瓣,对比着纯黑色的被面显出几分旖旎意味。
一目连翻了翻工作行程表,“这上面说……我们住的好像是标准房?”
“标准房太小。”荒随口解释道,注意到浴室的落地玻璃是透明的,他又说道,“飞十个小时累了吧,洗个澡?”
“你先洗,我擦一下相机。”
荒给出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五星酒店的标准房只比情侣房小了十几平米,但总是无意识纵容着对方的一目连没再说什么,他提着相机包坐到靠窗摆放的小圆桌旁,示意荒先去洗。
由于要倒时差,合作方贴心地将拍摄放到明天,飞机上已经睡了一觉,一目连倒不怎么感到累,难得出国一次,他计划用空闲时间去拍拍罗马的风景。
拿出镜头笔仔细擦拭镜头,一目连听着浴室里传出的水声,侧头看了一眼,水流滑过荒的背后,瘦腰窄臀,一双长腿充满力量……
一目连急忙收回视线,看了几分钟窗外风景才平静下来,最后他在桌上留了一张便利贴,抓着单反离开了房间。
而就在一目连离开没几分钟,荒从浴室出来,因为玻璃从里面看不到外面,一目连关门声又轻,荒面对着只剩下自己的偌大情侣房,心道刚才应该一起洗。
罗马著名的景点以广场居多,一目连准备先拍些广场风景,不过人生地不熟,他便找了烟烟罗的弟弟充当向导。
毕竟对方住了意大利很久,神情举止虽夸张了些,但能感觉到善意友好。
当然一目连不知道,对方只会对美人释放天然无害的气场。
“能担任您的向导,我真是太荣幸了!”小发买了两杯热饮,递给一目连后突然害羞道,“那个……能不能拍张合照?”
“直接叫我一目连就好。”一目连朝他温和的笑笑。
合照的请求被同意,小发调出美颜相机,记着自家姐姐的三令五申,而且荒对待一目连就像在守着什么宝贝,所以他和一目连保持安全距离,忍痛拍下自己小半张脸。
下午的阳光和煦,一目连找角度等待最佳时机,直到天色渐黄昏才收工。
回到酒店,房间里意外的安静,一目连放下单反,桌上的便利贴多了一个简笔表情,胖胖的浣熊窝在墙角,头顶黑云密布,是那套微信表情的其中一个。
荒没有缩到墙角,一目连看着床上鼓出的一大团,走过去喊了一声荒。
没得到回应,他单膝压着床,身子前倾要去拉开被子,结果眼前一花,胳膊被人猛地拽住,再加上床垫太软,整个人顺着惯力扑到了荒的身上。
被子带着轻微的风声落下,盖住了一目连。
“荒……唔……等……唔……”
从上方看,被子不停翻动着,片刻后一目连的脑袋钻了出来,眼角湿润满脸红潮,似乎被碰到了什么要命的地方,他小声叫了一声,又轻又软还带了一点情动时的甜腻。
然后被子再度盖住了他。

评论(10)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