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是二十厘米深_

微博同id!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伙伴!mua!

记者裁判球005号独家采访实录

*刷爆第八集的产物
*咸鱼可以继续躺坑底等太太们的粮投喂了
*私设一堆,祝各位看得开心^q^
——————
科技在发展,娱乐在进步,为保证娱乐圈每位演员得到公平公正的采访,记者裁判球——这类人工智能应运而生。
记者裁判球在采访演员时,尤其是那种为公众展示演员家居生活比较隐私的采访时,不会偷拍不会问故意为难的问题更不会来场火辣的脱衣秀。
毕竟记者裁判球——就是个圆滚滚的球嘛,短手短脚,头上顶着双疑似卖萌的兔耳朵。
“安迷修先生,您好,我是记者裁判球005号,感谢您选择裁判球娱乐公司,采访结束后请对我们的工作进行评价哦。”
安保顶级的天价小区的其中一栋别墅门前,记者裁判球拿着小本本对着来开门的男人说道,兔耳朵一抖,准时开启工作模式。
“欢迎,不愧是智能记者,时间分秒不差。”
男人正是处于演艺事业急遽上升期的当红一线小生安迷修,以英俊的外表、干净爽朗的造型俘虏了一大批粉丝,尤其露出招牌的安氏笑容时,更迷倒了一众少女心。
此刻安迷修正对记者裁判球露出这样的笑,可惜记者裁判球对此无动于衷,设定为可爱系的声线非常公事公办道,“此次私人独家采访,是为向大众展示关于安迷修先生的居家生活,同时也为澄清近日来针对安迷修性向的质疑,以及和影帝雷狮先生的关系。”
“我和雷狮没有任何关系。”安迷修跟在迈着小短腿走进来的记者裁判球后面,严肃强调。
“好的。”记者裁判球没有针对这个问题深入,“首先根据您粉丝们的问题统一归纳,排在第一个的是:想看卧室,这样就能幻想自己躺在安迷修的床上。”
“我的床很普通,不过躺下两个人正好。”
记者裁判球打开照相功能,拍下安迷修坐在床边,露出一个淡笑,而阳光暖暖落在他身体一侧的照片。
记者裁判球比了个ok手势,将小本本翻页,“第二个是:想看衣柜,好奇我们的安哥会穿什么样的私服?”
安哥是粉丝们对安迷修的昵称。
“我的衣服其实和剧里扮演的‘最后骑士’风格相似。”安迷修走到衣柜前,“大多是浅色的衬衫……喂,不可以进去……”
然而记者裁判球已经钻了进去,听到安迷修的声线它又滚了出来,小短手上挂着一条黑色的ck三角内裤。
轻薄弹性足。
性感裆部大。
记者裁判球:“……”
“啊啊啊雷狮那混蛋又乱丢!”安迷修捏住记者裁判球的兔耳朵,上下晃了晃,内裤落到地上,然后被安迷修踩住一脚踢到了床底。
“这段就不要拍了。”安迷修调整了下面部表情,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笑道,“我们可以进行下一个问题了。”
“……好的。”记者裁判球保持着被提到半空中的姿势道,“第三个是:想看安迷修在家的时候会干些什么呢,会不会看自己演过的剧集和电影?”
“当然,回顾自己的作品有助于找到自身的不足。在家的时候我也只是个普通人,爱好也很普通,读读书,养点盆栽,宠物的话因为没太多时间……”
安迷修叹了口气,转而拿起自己的手机,“我挺喜欢刷微博的,也算是云养宠了,比如……我特别喜欢艾比小姐家的猫。”
记者裁判球站在茶几上,看着安迷修把手机放在它旁边开始发微博。

安迷修v:新的一天,@艾比v 艾比小姐,你和你的猫还是那么可爱![爱你][爱你][爱你]

两秒后,显示发送失败。

“咦……”安迷修试着重新发送,得到的结果仍是失败,“O浪可能又出毛病了,我给其他人发下。”

安迷修v:日安,@凯莉v 凯莉小姐家的狗狗还是那么乖吗?[太阳]

发送失败。

安迷修v:@安洁莉v 安洁莉小姐的仓鼠什么时候换了笼子?弄成小别墅的外形真漂亮。[羞嗒嗒]

发送失败。

记者裁判球:“话说……O浪最近出了新功能,屏蔽用户以后会无法艾特对方……”
“不可能。”安迷修说,“估计是信号不太好,我去阳台再换个人发。”

安迷修v:@雷狮v 听说皮卡丘都说话了,你那个锤子也快有台词了吧[微笑]

发送成功。

安迷修:“你看,就是信号不好的原因,我再艾特下艾比小姐……”
记者裁判球:“时间有限,我们还是继续下一项吧……既然提到了微博,安迷修先生又是公认的爱护粉丝,想必一定有看每位喜欢你的粉丝的留言?”
“当然。”安迷修回到客厅的沙发,点开自己昨天转发《凹凸世界》第八集的微博,翻到下面评论。
热评第一:
@冷热流两重天:“顺手替你管教下。”安迷修说完这句,只见雷狮邪魅一笑,一把抓住安迷修的手,拽到自己的下半身危险地带,“宝贝,这里也要管教一下么?”
安迷修面红耳赤,在被拉着即将触碰到男人那里的瞬间,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一瓶风油精,倒了进去。

回复的画风是这样的:
哈哈哈哈哈sjbxswl
哈哈哈哈陈独秀奖颁给你
原来冠军已被你内定
……
安迷修:“哈哈哈干得好!”
记者裁判球:“……”

热评第二:
@今天也想艹安哥:@雷狮v 这样口嫌体正直的安哥你再不上,我可就要上了!

类似这种的评论实际上数不胜数,这条能被顶上来纯粹是因为被艾特的正主回复了。

评论回复:@雷狮v:哦?

其他回复的画风变成了这样:
我的妈呀雷总好帅好冷酷好霸道!!!
明明只有一个字却胜过千言万语……呜呜呜雷总我爱您[抓狂][抓狂][抓狂]
和雷总抢安哥,太天真!
……
安迷修:“等等……这个时间……雷狮居然在宣传会上刷微博?!”
记者裁判球:“……”
记者裁判球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汗水,试图掰回岌岌可危的话题,“那么在关掉微博以后,安迷修先生都会做些什么呢?”
记者裁判球的兔耳朵摇晃了一下,“对了,您的个人资料里显示擅长烹饪,不知道安迷修先生最擅长做哪种料理呢?”
“烹饪的话我会的倒是蛮多的,中式西式……除了一般的做菜煮饭,像是烤面包,蒸蛋糕,烧烤之类的也会一些。”说着,安迷修走到厨房系上围裙,看样子是要大显身手。
记者裁判球一边跟着他走,一边翻小本本,“资料里显示雷狮先生也喜欢吃烧烤,请问你们……”
“我和雷狮没有任何关系。”这句话俨然成了经典座右铭,安迷修接着说道,“我告诉雷狮好多次,烧烤吃多了容易上火,他就是不听……你把这句记上,好告诉雷狮的粉丝他们喜欢的这个人性格有多恶劣。”
记者裁判球:“您确定……?”
“非常确定。”安迷修边做面包边说道。
“晚上十一点死活要吃烤串,把人从床上拽起来,完全不顾及他人感受。”
“家务活从来不做,还老在别人干活时捣乱。”
“衣服乱丢,天热的时候就穿着一条内裤在家里乱晃,伤风败俗,辣眼睛。”
记者裁判球:“……资料里显示,雷狮先生的身材被评为历年最性感……”
安迷修说,“你不要打岔,只不过有几块腹肌而已,我记得我也入选了?是被评为历年最结实可靠的身材吧?”
记者裁判球:“呃……不……您是历年最想被粉丝推倒的身材,根据调查,投票的男粉占了很大比例。”
……
大约一个小时后,安迷修的面包烤好了,为了欢迎记者裁判球的到来,他特意做成了裁判球的模样,酥黄焦脆,闻着香甜可口。
安迷修掰开裁判球面包,恰好是头和身体的中间,将里面塞的草莓果酱展示给记者裁判球看,“看着是不是很好吃?”
记者裁判球的兔耳朵嗖地绷直,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看起来还……还不错……”
记者裁判球战战兢兢道,“不过我们是不具备品尝食物功能的,请问您愿不愿意分享给您的粉丝们?”
“当然可以!”安迷修笑着说,“回头我再把怎么做的步骤也写下来。”
“好的,需不需要附上您刚才制作的视频?”记者裁判球问道。
安迷修说,“好啊,麻烦你了。”
“那么接下来……”
“你们在做什么?”厨房门口,长相出挑气势凌厉的男人肩膀靠住门,闻了闻空气里的面包香味,却道,“为什么不加烧烤酱?”
男人的突然出现明显让记者裁判球措手不及,“呃……采访……”
“正常人会面包配烧烤酱吗?”安迷修反应极快,不客气道,“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拍一天的吗?还有你的内裤又扔到我的衣柜里了!”
“你不是想我了么,就回来了。”男人正是刚才安迷修数落各项缺点的雷狮,他看向不知何时躲到安迷修右腿后的记者裁判球,笑了一下,“我想起来了,你说过今天有个采访。”
安迷修冷笑一声,“请问雷狮先生是从哪里看出我想你的,看不出您还有自恋狂的潜质。”
“一个小时前你那条艾特我的微博。”雷狮说,“皮卡丘说话,不就是你在暗示我么。”
“……我暗示你什么了?”
“你想我了,想到皮卡丘都说话了。”
“……关皮卡丘什么事?”
“那好吧,就是你想我了。”雷狮耸耸肩,站在料理台前拿了块裁判球面包吃。
安迷修一时竟找不到反驳的话语,转而揪住记者裁判球的兔耳朵,“他刚刚说的你都记下了吗?一定要把他的恶言恶行公之于众!”
记者裁判球很紧张,“那个……我负责的是娱乐板块……”
“真甜。”吃到面包里的草莓果酱,雷狮微微皱起眉,安迷修扔下记者裁判球,作势要把面包拿回来。
“嫌甜别吃……喂!”
记者裁判球摇摇脑袋,刚站好就被雷狮踢了一脚,咕噜咕噜滚出厨房外,然后厨房门砰地关上了。
“呜……”记者裁判球艰难地爬起来,去敲厨房门,里面的动静大到要拆房子,可是过了一会又只剩下含混不清的呜咽声。
“安迷修先生……雷狮先生……采访还没结束……还有我的五星好评……”记者裁判球又敲了两下,结果自然没人搭理它。
记者裁判球小短腿一滑,索性坐在了厨房门外,翻开小本本开始总结中途夭折的采访之旅。

今天采访的是知名演员安迷修先生,采访期间安迷修一直否认和影帝雷狮先生的关系,根据随后发生的事情,我对此持有很大疑问,同样还有有关于安迷修先生的性向问题,综合各方面来看,我觉得有必要打上一个问号。
记者裁判球005号
x月x日x时

评论(6)

热度(98)